Thursday, July 15, 2010

爱露的是别人,干卿何事?


薇,


期考完后你们要去海南岛,你一定很兴奋吧。这次带外公外婆同行,记得注意外公有独自乱走,甚至有走失的危险,在台湾时他就走丢过。外婆呢糊涂了,老怀疑自己丢三丢四,也得注意她的多疑。更重要的,他们俩只要在一起没几下子就会抬扛,接着吵架,坏了大家的兴致,你们习惯就好。还有,外公不能吃太多,他的肠胃不好。


阿姨今早寄张外婆的老照片给星洲广场(星期天副刊),他们接受了,只是要排期很久才会登。你们留意一下,不懂外婆读到阿姨写的照片故事时,会不会跳起来想打我?哈。


最近阿姨心神不定,烦躁得很。不懂为何。难道是世界足球杯吗?


每天在报章看到关于足球还好,幸而家里没人追电视到三更半夜,只是那些时不时冒出眼前的足球宝贝,波大好世界的女郎,和蓄意乘机博取出镜的女生,叫我憋不住气。再一届世界杯,你可以想象那些博成名的女郎们会倍数增加,而且手段变本加厉,以更扭曲的价值观挑战大家的神经。


四年前的世界杯可没有那么嚣张。之前之前阿姨陪大舅看巴西正风头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现在连隐型眼镜公司推出新款药水,也要让身材妙曼的模特儿捧着药水走T舞台,有点牛头不对马嘴。姨丈最近去电脑展,会场挤满了豪不吝啬展露身体的少女,被电脑公司聘请做“展示柜”,多问一点关于电脑的授点她们马上顾左右而言他。


我知道世界变了,我年轻时的价值观已经可以收进博物院,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告诉你,十六岁的女生,你不需与狼共舞。


虽然当你上大专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额外收入途径。


很早之前,我就很想跟你说这些,可是一直不知如何整理脑中的思绪,到今天可是真提笔给你写,因为刚读了南方朔写的《从钢管、槟榔女郎到台大辣妹》(见星洲日报,七月十三日,正版封底)。南方朔是台湾著名时事评论人,我觉得对目前这种辣妹现象,有很好的说法。


从前我们认为只有书念不下去的女生才投入娱乐圈,基本上她们貌美可爱,但是身世可怜,无法之下被推进娱乐圈,常在圈子里受尽欺凌,有苦独吞。可是现在很多很多女生书念得好也罢,都想一步登天,挤进荧幕舞台,在激光灯前扬名立万,因为----成名了,钱就容易来了。为了走捷径,网际网络、裸露尺度和勇气就是钥匙。


结果大势所趋,女人的乳房罩杯和性经验、曝露性史,本来应该是私密的东西,变成迎合群众所渴求的兴奋剂。连要出书的作家,也得追潮流乘新书推介时,露一露或制造话题给媒体炒作,以满足群众的偷窥癖。


干嘛我情绪那样波动?人家喜欢让别人欣赏天生的好条件关我什么事?


因为当你大表弟已经长到阿姨的额头了,他天天接触到我们在谈的这些符号啊。你认为他会不会认为只有凹凸身材、扮幼齿无辜的脸蛋才是最正确的女生呢?你可知道日本玩具商卖的女玩偶都是这种形象?你呢?会不会认为提出抗议的是心胸狭窄大势已去落伍的老安蒂?


已经不是遥远的,别人喜欢管他呢的事,这个变迁已经来到我们家里了。而且这些女孩何不是某人家中的女儿呢?

6 comments:

  1. 我们有一首诗歌的歌词是这样的:“we do what is right in our own eyes,our children will now pay the price."
    有人会说这是思想开放,文明进步的现象;我会说这是道德沦落的代价。
    我记得佳礼有人说过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女生都得穿超低胸超短热裤才甘愿出门,结果马上被一堆人炮轰老古董,思想封建,最好进回教算了等等的语言攻击。
    孝经有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我觉得如此的暴露招摇纵然不是肉体上的毁伤,也已经让身体蒙羞。
    这些女生并不能责怪男生用色迷迷的眼光来看他们,然后说男生不尊重女生。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毕竟是她们自己先不尊重自己的身体。

    ReplyDelete
  2. 我从普普那儿转到这儿来了。网上相遇;文章有新意。

    ReplyDelete
  3. 嗨,Janet,你好,谢谢。希望你不嫌弃我连接。

    ReplyDelete
  4. 玫瑰,我不敢站在道德至高处对看不顺眼的别人指指点点。我担心的是俗艳文化横流,大家似乎乐在其中,后果会不会降临到我们自己家里的孩子。那天薇觉得裸露来吸引注意力,甚至用身体来换取爱情金钱没什么不对;或是我家儿子硬要一个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的媳妇,甚至不惜砸很多金钱来维持她的虚荣,那时我们该怎么后悔?

    我觉得胴体没有错,错在哪里?是手段。利用胴体表示声音--如在斗牛场外抗议、如乳癌宣传、如舞台上嘲讽肤浅的娱乐界、如显示脱胎换骨,艺术家们用裸体来达到震撼的效果。这些给我的孩子们看,我不觉得有问题。但是那些宝贝们裸露的手段目的,则是不敢苟同。

    ReplyDelete
  5. 浮躁的人太多,荒谬的事不穷。那些飞上天空的野心,“如何让它降下来”?

    ReplyDelete
  6. 画家果然尖锐。下一展示的是“不知如何降下”。
    那是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刚好碰上蔡国强:农民达芬奇---机械人、交通工具展览。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