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8, 2010

后段班的学生

赶着潮流,应景把从前写关于教育的帖子重放出来。


后段班的学生 2009年四月二十二日

连续几天在报上读到关于后段班的上课情形,网上也时有所闻老师的表述,情况十分难搞,令人束手无策。特别是上了中学之后,跟不上正规学习的学生,贬到放牛班去,差不多自生自灭,反正中三直上中四,不会被刷下。挨完中五就出来社会打拼,早日面对现实世界。当中辍学的孩子更不计其数。


我中六考完之后,给校长抓回学校当临教,她以为我的华文好,分配我教中二后段班的华文,还有当预备班的级任和教中一的科学。预备班的老师还好,学生未脱乳臭,把我当母亲那样粘住,还算听话。我离开的时候,许多学生送我大头照,写上友谊永存之类的话。


头疼的是中二那班,都是华裔生,男学生顽劣女学生也不简单。有个带眼镜的女学生,总是笑颜相迎,坐最后一排。常见她埋头苦读,不是课本,而是言情小说,是小开本的芩凯伦,摊在膝上偷偷读。后来中五没念完,就奉子成婚。比我当时二十岁的年纪还早见识到爱情的实际魔力。


至今我还记得班上有位十分坏的男生古灵精怪的眼神。他们会在二楼的走廊某个地点俯视教师厕所门上的网窗,可以透视厕所风光,当然仅是洗手处。他们倒是十分渴望跟老师再近一步了解。


这些学生惹我生气的时候,用藤鞭总没有用,而且我没经过什么训练就被拉回来当老师,实际上也只不过顶个人数照看那些问题班。我就罚男学生课室前金鸡独立,或是劈腿伸臂,挨上半小时。把自己练功的招术用在他们身上。有些他班的学生经过,看到他们歪歪斜斜罚着站,暗呼残忍。然而其他年长老师或校长粒声不出,也没有哪位学生懂得去投诉。那个时代的中学生基本上还是服从指令的,不过对当时的老师而言,当然还是头疼。


如今后段班的学生变得如此令人发指,寒心,心痛。


而我的孩子也是无法适应目前正规教育的男孩,学校考试除了一年级的时候,至今没有超过平均水平。我只能自我安慰总是要有人做叠底的吧,否则拿甲的学生如何高高在上?他上了中学,就会排到后段班。如果校风不严谨,没有碰到好的老师扶一把,青春期时班上其他的同侪很容易就把他带到太保山去。


大家的眼光总是停留在优异生上,光宗耀祖,社会栋梁。他们这些落后的学生有没有足够的资源一起发展?我的朋友常常说,她的小孩如果从优秀班落下,就完蛋了。所以从幼儿园,她就细心安排如何先上英语氛围的,幼稚园再转重华语的,以便衔接华小。上了优秀班,当然还有不断的补习加强,时时警告孩子不能从排名落下。家长那么害怕孩子落后,当然有实际出现的问题作考量。


当然很多这些精英父母的孩子都很优秀,小六刷完全A,进入特选国中,中五又是八个A以上,然后送去念医科,工程,律师,药剂,会计,企管等,跟父母的职业如出一辙。有的孩子倔强去念艺术的,当医生的父亲讲起时还有点不好意思。


市面很多教授如何改善学生学习状况的收费课程,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掷千金面不改色。教授的讲师信誓旦旦他的课程是救命仙丹,一定可以使到孩子考得更好,人生就会“成功”。我无助的时候也曾经花钱寻求安慰过。那么经济能力不逊的家长,就只好靠边站了吗?跟收费补习课程一样,更加拉远不同家庭环境学生的表现。从前老师留校给落后的学生义务补习的情形已不多见。


跟一位普通班孩子的妈妈谈,她总是满怀苦水,学的东西跟优秀班不一样,为什么有不平等现象,然后只好拼命找出名的补习学院恶补,希望屑尖了头考进优秀班。这也难怪,她亲身经验自了解学历不高的困难。而我们的应试教育制度就是那样,升学为重,功利为上。堆叠起来的A是开步向前的地砖块,少了地砖块,只好忍受凹凸不平的路途。


无论什么样的教育制度也好,总有落后的差班生,他们是实际存在的现象,以后是社会的一份子。人是多面相的,有的对逻辑和文字容易上手,有的不,即使有人觉得是活该不用功的后果,但是总不能就这样放弃,那叫他们插入社会的那一阶层?极端的话就作奸犯科了。


总而言之,对于后段班的学生,问题重重,可是不能放弃。讲是容易,行却难,然而拨给他们的社会资源应该更多更好。我曾经出席永乐多斯的一个座谈会,她说过很有意义的话:“当我们卯足全力辅助自家孩子的时候,也该扶一扶其他落后的孩子,一起向上,社会才会和谐”。毕竟社会不仅是由单一阶层组成的。我们顾着把眼光锁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也该多留意其他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