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的初衷

好多成绩顶瓜瓜的学生发愿要当医师,大约都说梦想是帮助别人;可是很多医师下班后在饭桌上不断地埋怨病人,谈起很多负面的病医关系。

我最后读到哭的书是《自由写手的故事》,Erin Gruwell,不能制止的,泪湿半粒枕头,读到凌晨放不下来。这本书会带给当老师的人很多压力。

后来再读到泪水涓涓而流的是《小镇医师的生命课题》,William E. Hablitzel。虽然很多篇幅作者罗里啰嗦,悲天悯人讲善良宽恕,因为作者本来文笔就很好,有文学性,所以有些段落嫌腻。

不过,里面讲的几篇病人的故事,摊开心不设限地读,眼泪不由自主就落下,找回你最初的感动。像我们这种活了那么多年,几乎变老妖精的人,要重新让泪泉变软可真不易。说明白我可不是医生,不过工作上常跟他们打交道。老实说,很少有人会喜欢自己的顾客,包括我本身。有这么几个特别难搞的,几乎是我胃痛、变肥、脱发、生青春痘。。。的起因。

当医生的初衷是什么?

如果年轻医师学医的初衷是关怀,学完医之后,追崇专业技术反而胜于全人关怀。当然我国的现象好像还未及谈这些的地步,大家几乎都被传闻吓怕了,那些年轻的医生们如何如何地生嫩,基本上连“不要伤害病人”的守则都还办不到。再当然,不能一根竹竿打翻全船人,只是有些实习医生犯的错,实在太恐怖了,掩盖了其他默默努力的人。

威廉是美国俄亥俄州的内科医生,没有开业之前在教学医院爬到副教授的位置,由于他对偏远地区医疗的卓越贡献(设立义诊诊所),曾获州参、众议院的表扬。

我想他这一套信念,特别是常提磁场、能量、祈祷、聆听、奇迹,再三地重申他最伟大的老师是病人,有些是谦卑的贫苦人士、有些是脾气特别坏难相处的老人,很难获得主流的认同。不过如果看过《Patch Adams》这套戏,讲的大约是类似的道理。

书里摘录了几个他印象深刻,感受非常深的个案,每个个案都给他触及灵魂的悸动和领悟。这个排第三的《我原谅了他们》,讲一个半身不遂黑人的故事,给我的感受最深。

记得前些日子,警察开枪击毙一位未足龄偷开车的少年的事件吧?这篇的主角也是一样被警察开三枪,击中背部,害他半身瘫痪,一夕之间从自由行动换成依赖轮椅。他是贫民区无父的黒裔青年,家穷,他当天是从杂货店偷了一罐止痛药,后来警察尾及,因为不知被拦需要停车,结果挨枪。为了一罐止痛药,他付出太大的代价。失控的车子还撞倒一名妇人和小孩,另外还有受伤的警员。

这件事造成市区很大的冲突,黑白对立,警民对抗。示威谴责辩驳数年不停歇,不过没人报导他的伤势。几年后黑人辗转来到威廉的诊所复诊,一开始威廉医生看到病人的目的是开止痛药,加上过去病人的事件所引起的冲突,威廉医生直觉不喜欢这病人。

好像被安排替黑人做复建的技术员,本来也是预设立场拒绝替他治疗,但是她的上司用“每次看他痛苦的进行疗程,就好像他应得的惩罚。”来说服她接下任务。然而跟黑人相处之后,她不由自主地投入感情,总想给他做多一点。这样的病人,提醒你伟大的人,不是从身份背景来标签的。

黑人半身瘫痪,不仅长期疼痛,也容易感染。虽然积极照料,脊椎骨还是感染了最难搞的金黄葡萄球菌,药越用越强,细菌还是慢慢地吞噬他的躯体,最后连早期手术置入的金属螺丝帽也从背后掉出来----伤口太大了,病人后来的身躯跟医学生解剖课用了一半的死尸差不多。

黑人不恨吗?开始是的,中枪后,他躺在病床上为电视中的暴乱和掠夺喝彩,当他的侄子说要加入私会党替他报仇时,他却不能教导孩子仇恨,他的愤怒消失了,所以宽恕了全部人,也没有了遗憾。他变成一位彬彬有礼,谦逊坚韧的人。就是这样的态度使到接近他的每个人软化,不由自主要替他服务。

最后威廉医生的病人当然抵不过顽固葡萄菌的侵袭,成为早逝的生命。最可怖的是他创后的生活品质,从两只脚变成两个轮子,然后带着发臭深邃见骨的伤口。

威廉的病人教了他什么?

不是别标签和歧视病人。而是一个宽厚的病人可以如何影响他周遭的人:物理治疗师、贫民区的小孩、疲倦的医生。。。。

疲倦造成麻木和冷酷,追逐效率,哪来的时间去聆听病人?哪来的精力去关怀他人为什么这样难搞?哪来的心情去理解为什么学生会叛逆?

不过,放眼四周,很多地方的医生和老师也是超重的工作量,不单我们这儿。有些职业的需要就这么一回事。

Comments

  1. 前两天星洲副刊登了许裕全写关于他爸在新山寻医的经验。提及一位X医生的傲慢,我想许那么勇敢地在众人眼前剖露该医生的姓氏和地点,是因为太生气了。其实我不得不同意许的见解,关于该医生的行径,早有传闻。
    而副刊编辑选择刊登出来,应是有心理准备。
    只是有的人就是财大气粗,希望许不会惹上麻烦。

    ReplyDelete
  2. HO得工作轻松了很多,
    只是MO得工作量增加而已⋯⋯

    ReplyDelete
  3. leng姨说的是那位骨科医生吧?

    ReplyDelete
  4. 玫瑰,幹嘛你又來唉唉聲?不要含糊不清。

    愛萍妹妹,你讀了那兩篇文章嗎?寫得很好。

    麥兜,原來你沒變叉燒?那麼多HO,你們是有史以來最輕鬆的HO生涯,也是損失最多的。

    ReplyDelete
  5. 书在哪里可以买到哦?
    最近很有兴趣读类似的书籍

    ReplyDelete
  6. liam医生在亚罗士打?试试去槟城的大众翻。要不上网订。我是在这里大众大减价时买的,三折。

    ReplyDelete
  7. M姨,不会是有史以来,因为还会越来越多⋯⋯

    ReplyDelete
  8. 麦兜,若是叫你乘体力不错又没女友,多花时间和心在医院帮忙学习,你会听吗?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