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天之后

来源


当然是去看了《天天好天》这部本地电影。制作比《大日子》更好,《大日子》是弟弟叫我看的,他说不错。由于《大日子》,朋友特地去米昔拉度假,以为拍得出类似的渔港照片。近来报上大肆报道《天天好天》,所以也去看了。原以为画期不会久,过了数天去看仍旧在上映,而且散场走出戏院,人潮是拥挤的。

戏是感人肺腑的,是圆满结束的,不过还是有遗憾吧。

那个兔娃娃的阿公回去老人院之后,她回复过去的生活模式,妈妈没空理她,女佣会确定她温饱,但电脑网球是独个儿玩的,秋千旁边的位子是空的,文化作业没人帮,长幼有序没人教。

为什么阿公不要留下来?自家亲人比不上蓝天白云、绿田地大树荫,还有一众臭屁老家伙的调侃。为什么阿公不要留下来?转为单亲妈妈的女儿成天扑上扑下,为生计操劳,对主任老师说,不是不想多关心女儿,而是无法,因为糊口是燃眉的。剥削人性的工作,城市的正常规律。

妈妈远远看着台上的女儿与阿公的合奏,哭得稀里哗啦,百感交聚,接着抹泪吸气变脸,带着笑容上车向客人介绍下一个行程。由不得她矫揉造作,全家由她扛起。阿公如果留下来,多好。
来源
从戏院回来的周末,看了《第四张画》。同样是由许多美丽的画面组成的电影,《第四张画》的导演是摄影师出身的钟孟宏。戏的主轴是社会底层,破碎家庭的小孩。这样的小孩,比兔娃娃更惨上百倍,爸爸妈妈都不能保护他,也没有长者帮他一把,他只有靠自己。

这套戏看到最后真要骂导演,怎么没让警察破案?怎么没让戴立忍就地正法?怎么没交代小孩以后安全幸福地生活下去?至少让毕小海的妈妈带他离开继父嘛!怎么样的妈妈和熟人嘛?交代他自己小心,就把他丢回去跟杀他哥哥的继父相处。

这些大人都是鸟蛋。

然而导演的目的不是讲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而是一个仍然发生中的故事,在台湾低层社会不断上演的故事。他没有让小主角给我们美好的期许,他会好好的活下去,努力奋斗,安全健康,学有所成,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彩带从天而降。没有。

他让我们看见,如此的环境,生存着这些小孩,如果不要变成报上的负面社会新闻,变成激斗死亡的统计数字,观众们能做什么?该做一点什么?

当我们拥着爱儿,对他的前程充满似锦的幻想之时,我们看到那些兔宝宝和小海同时存在吗?












Comments

  1. 很多时候,看看就好,如果很多的为什么,就不好玩了。

    ReplyDelete
  2. meiling姐也开始骂起那些不负责任的‘大人’来了。为什么小孩总得被小心翼翼地保护,需要相信洁白无垠的世界,才能正常的成长?

    是不是根部一旦不扶植,日后肯定长成歪瓜劣枣的样?

    ReplyDelete
  3. 那些大人当初是不是也没有人教呢?他们当初是不是也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呢?
    而兔宝宝的妈妈,不是很无奈吗?
    看走眼的就不说了,那些因为另一半突然逝世的单亲家庭能够怎么样呢?

    ReplyDelete
  4. tamiya,有时候啊,看戏就会投入多了一点。你别急,不会跟你募捐给世界宣明会啦。

    颜叔叔,先得骂大人,不对吗?若生之,尽最大能力养之。生而不理,就别生下了。我们常说小孩是老灵魂,何来之?他们简单的认知逻辑,干嘛要美化浪漫之?毕竟现实没多少个如绝代双娇的小鱼儿那样能出污泥而不染。

    小桥,恶性循环,环环相扣恐怕是多数的。你看看我们大城市里的低收入印裔村。
    世事难料,出意外,如何走下去,个人想方设法。有家人亲戚的支持,总是恩典。

    ReplyDelete
  5. 就像我那位昏迷的同事,幸好也是有家人亲戚的帮忙。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