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不虔诚”与民主》

再来一篇我弟的栏文。阿包可瞧明白了,他这颗脑袋,怎可能吃现在的官家饭?


以目前的形势来说,除了零星的精英,我们有哪些宗教团体有足够力量可以抗衡的?有所“醒觉”的?

==============================================

苏格拉底因“不虔诚”而被判处死刑,可说是宗教迫害了他么?我觉得不尽然。其实,古希腊并非宗教极端社会,虽因类似指控而遭难的哲学家,据知还包括普罗塔哥拉和阿那克萨哥拉,然整体而言,古希腊的宗教文化可说是相当开放且包容的。

实际上,与其说宗教迫害苏氏,不如说宗教是被利用了。不管苏氏虔不虔诚,在得罪了权势者的情况下,任何罪名——只要是方便搬弄的——都可能被套在他身上。无论如何,不能否认的是:“不虔诚”之罪名能够如此轻易被挪用,而且如此具杀伤力,宗教界也不是没有责任的。

如果某个宗教于思维上一味强调“唯我独尊”,死照经典上的说法而“自我感觉正确”,拒绝以理性、宽容、谦和的态度参与宗教交流,多了解其他宗教,学 习接纳多元性的话,那么其所背负的责任,就是催生了一种偏狭的集体意识,或说文化氛围。如此意识和氛围,往往正是培养宗教极端份子的温床,同时也易于被权 势者滥用来营造恐怖、排除异己。

对于自私自利的权势者来说,社会的理性、平等、自由、开放、宽容等风气,恐怕都是最为扫兴的,因这会导致他们无法搬弄种种宗教之“正当性”、“合法 性”,乃至“真理”所高举的独家权威来打击异议。换言之,宗教如果不偏狭、独断、封闭的话,权势者就少了一把能折损敌人的“尚方宝剑”。

之所以,如何期待欠缺政治良知的权势者真心诚意地为宗教对话,以及平等、宽容、和谐的宗教关系护航呢?只要其不动辄乱喊“渎教”、“叛教”、“冒犯”、“阴谋”等,就谢天谢地了!

实际上,宗教甘心为权势服务的例子,并不稀罕。宗教向权势靠拢,自然有利于本身的发展,毕竟这有助于建立安全保障,垄断更多资源,握有更大的话语 权。尤其于欠民主社会,民权不彰,加上因单元、僵化、封闭的文化和教育政策所导致的民智水平偏低,许多人就是甘于典当理智和自主性,在政权和教权的合作之 下,沦为听话的“顺民”。

质言之,所谓的民主化,不能仅顾及政治,而忽略了宗教。如果不解构宗教的非民主权威,权势者总是有机会滥用宗教来渲染矛盾、威吓人民,乃至因此拖延了整体上的民主化进程。惟有当“不虔诚”的指控不足以影响个人的基本权益之时,一个社会才会有充分实现民主化的希望。





Comments

  1. 真不好意思,M姨。
    我这几天真的抽不出时间来认认真真回复你对你老弟文章的读后感。我原本要写的是,“法”的目的是什么。从连续剧里,我们看到的是,“法”是正义获得伸张的机制,但是法律人都知道不尽然。阅读“法的哲学”,我们知道“法”和宗教有其共同属性,在特定时空里是为权势所服务。然而,为权势所服务就是恶法吗?这也不尽然!

    阿包引述几个名句。。。

    If there were no bad people, there would be no good lawyers.

    The more laws, the more offenders.

    No poet interpreted nature as freely as a lawyer interprets truth.

    This case proves that our justice system works - if you have the money and influence
    to go all the way.


    阿包明天一早就要出差到上海卖笑了,8天后才返马。


    阿包 匆匆

    ReplyDelete
  2. 阿包不要走~~~~
    琢磨匆匆,上海金子比较大条哦。
    法或宗教为权势服务难以避免,法或宗教的本质、目标为何?协助权势稳定社会民心首当其冲,如果为权势欺凌弱势,那就是恶法,也失去宗教之“大”气了。
    祝顺风,无滞留。

    ReplyDelete
  3. 阿包不要走~~~~也已经走到了香港机场,阿包会一路好走的,头七时,阿包会回来的。。。。嘿~~~嘿~~~嘿~~~

    4点就要踏足凄风凄雨的十里洋场廖。。。下星期会到复旦大学,跟那些道冒岸然的学者打屁。。。

    “大”也未必是好咧~~~P姐不就不遗余力朝向“小而弥坚”的状态吗?

    ReplyDelete
  4. 有甘快?乘火箭了这次。阿包喜欢什么味道的香,我去找来孝敬。会不会送我几个红字让我发横财叻?

    ReplyDelete
  5. M姨啊,M姨!你真神哪!!!!!

    你祝阿包“祝顺风,无滞留”,结果,阿包真的滞留香港了。昨天清晨六点钟,阿包就从上海徐汇区乘塔TAXI到浦东机场,一路上白雪纷飞,雪景好看极了,就像浪漫爱情故事的幕景,思绪回到了20年前阿包在美国念书的,唯独不再有触动心坎的感动。

    由于相当的雪和雾,班机延误了近4小时才起飞,抵达香港后,从香港转返槟城的班机早就“驾鹤南归”。阿包就这样滞留一天,住在国泰航空提供旺角地铁站附近的酒店,还有300港币现金。旺角那边好多公开色情玩意咧。。。

    阿包现在在香港机场,要上机了。。。

    ReplyDelete
  6. 真对不起阿包,乌鸦嘴原来正反都会实现,本来不就希望不会碰到滞留吗?近日看到上海也大雪的消息,心都寒了。还好滞留在香港,可以去逛阿包心头好。

    以后我是该祝你被空姐翻白眼还是被空姐吻啊?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