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6, 2011

雏菊的凋零

昨日郑丁贤先生的马荷加尼写了关于近日大马社会接二连三,发生发育还不全的女孩,一一为爱情失身、滥交、私奔、被拐带、离家出走、童婚的现象。这些新闻早已如一根卡在喉咙的鸡骨,叫我吐不出、吞不下、反而越涨越大,郁闷得想揍人。

郑叔叔简明解释这现象的名堂,谓之“罗丽塔情意结(罗丽控)。郑叔叔的一篇文字,倒让我眉毛暂时松一松,因为正好讲到我心里去。这种处女情意结,如娈童症,是一种病态癖好,算心理疾病。

几年前看过两部韩国导演金基德的戏《雏妓》和《弓》。《雏妓》描写的是少年妓女,应征到一个小渔村的民宿工作,服务投宿的客人,连带也服务了男主人及其儿子;另一部是一个老渔夫捡了人家的女婴,抚养成少女后,要跟她成亲,死了也要先替她破处女膜。实在难忘那两个女主角眉眼之间的稚嫩。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94424/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296206/ (来源皆是豆瓣)

金基德的电影从来就叫人看了不舒服,这两个题材还真够搞翻胃酸的。大把老男人迷恋比他们年轻几个年代的女人,比如七老八十,因为有“才气”,能获得年轻女子垂青,谈起惊天动地的“爱情”。两人握起手来,背影看来更像爷孙或老爷女佣。

这些名流千古的“爱情”,含金量有多重,暂不去管了,因为双方都已是成人,都熟透了,她他很清楚各自的目标是什么。

我不是太懂爱情是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庸俗的人,依照社会刻板的时间表,青年时恋爱、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组织家庭、一到中年没有勇气再生育。很不能明白九十岁的阿公生孩子的喜悦,或十二岁女孩一字一字竭力激喊:“我爱XXX一生一世!”的坚定。

那些“罗丽控”的叔叔们,宁可称之为咸湿阿叔或阿伯,不管伦理道德上或法律上,都属于罪犯,别用爱情的借口来逃脱。

而这些罗丽塔,不过刚来了初经,荷尔蒙还没完全成熟,她的感知却迫不及待地要熟了。这艘船甭说油漆还没干,连船桂还没竖好呢,还没来得及下水礼呢,却以为已经找到安稳的港湾,不出海航行了。哪知道幸福的港湾原来是黑市切车厂,把她肢解了好卖出去。

我们是不是对罗丽控太宽容了,所以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年龄的差距不该是爱情的阻力,很多声音在喊----即使超凡脱俗的,也该等等,当她好好长大之后吧?十二岁的娃娃,怎能等同二十岁?她懂什么是爱吗?是男人懂很容易摆弄她吧?童真是可爱的,但怎么可以爱到让她枯萎呢?

这些狗屎的男人。

4 comments:

  1. 那些狗屎的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ReplyDelete
  2. 小桥,你也是狠角色。哈哈。

    ReplyDelete
  3. 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這句話的確是一針見血。哈哈。。

    ReplyDelete
  4. 海角,欢迎来访。
    如果男人空出脑子让女人来掌控,留下下半身自己管,会不会出事嗯?
    想想一下蛮有趣的。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