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送你一辆车吗?


玫瑰在我家乡上课和上班,现在那里有没有足够的公交穿行,我倒不太清楚。小学低年级时我是跟随姐姐搭公共巴士上学的,印象深刻因为被笨重的车窗夹破过拇指。很久以前我姐夫的家族就是经营公交的,后来出让给土族公司。每次回到那里,倒没什么见过市内巴士在街上奔跑,三轮车就常见,我有个学姐,是踩脚车去医院上班。玫瑰如果没有一部车子,看来寸步难行。另外玫瑰生财有道,除了高教部贷款还有副业收入。

最近儿子看到表姐领到姑姑的旧车,我找个机会,私下跟他明说:“以后你离家去念学院也好,开始工作也好,甭期望我给你买车子房子信用卡。”他已经听过数回,不耐烦地说:“是啦是啦,我自己买!”哼,少年不知愁滋味,以为赚钱像弹指般容易。

再过个七八年,那时的油价是多少啊?还没有收入,他维持得起车子吗?

他表姐住宿舍,宿舍在学院内,学院在总巴士站旁边,交通很方便,实在不太需要用车子。开部车得花油钱、路税保险、停车费、拉拉杂杂的,教育部给的津贴不够用的,家里得腾出来。但是她父母心疼女儿,也当驾驶复习,免得女儿四年后提不起勇气驾车。

我有个亲戚,是单身母亲,前年送儿子到墨尔本念大学,买栋公寓给儿子安身,在牢靠的屋瓦下睡好觉。去年应儿子的要求,换另一栋更大的房子。亲戚赚的是辛苦钱,长年累月给贵夫人搔头弄发,阿谀奉承得来的。在澳洲投资,从银行腾出的数目,嗯嗯,像切了一片肝那么痛。亲戚倒是很阿Q,跟大家说要是到墨尔本旅行,不用住旅店,住她房子行了。

她也是好疼孩子,儿子学成之后,若不回来发展,可别让妈妈在这里孤单地终老。

几年前我工作的地方来两个UCSI工读生,为科系学分来训练。一个是这里的独中生,英语实在很烂,不过性情开朗,统考之后,就去过新加坡做短工。短短一个月半,他们和全部长辈相处愉快,工作勤快,挥之即来,吃亏也不计较。

隔年有段日子公司很忙碌,我找了那位独中生回来做兼职。他也是碰巧休假在家,假期没有再去做工读生,因为他考砸了,留级的原因是失恋。一把他招来,先教训一顿,干嘛为了爱情这样的事留级呢?我乘过他父亲的计程车去机场,知道他父亲很看重他,对他期望很大。在私人学院要多念一年,他爸可得再驾多久的计程车啊?那时的独中生好像不能高教贷款,只靠家里积蓄。

年轻人也没有反驳,老老实实的听话,接下来还是规规矩矩地工作,发扬独中生的优点。而且每天跟众长辈一起午休开饭,分享菜肴,有教诲就听,长辈问就老实答话。在吉隆坡的学生屋,为了省钱,他在客厅睡了一年。

在人家的脚下躺,私人家当摊在大家眼皮下,不能说他矜贵了。觉得这个小朋友不错的。虽然懵懂岁月经过一些打击,家里条件也有待他自己来提升,未来不管他是在实验室里夙夜匪懈,或追着客户翻山越岭,我相信他会靠自己过得很好。













4 comments:

  1. 這裡的公交系統還是差得一塌糊塗,甭說巴士,就連計程車也沒看到幾輛。
    我是沒有電單車執照,要不以後工作應該會乘殿單車上班,油价一直拼命起,靠我那一丁點的零用錢實在是撐不久。我的車花的錢比我還要兇,除了汽油還有維修費等等的要還,實在是令人透不過氣。

    ReplyDelete
  2. 玫瑰,驾摩多好啊,餐风宿雨,浪漫得很。载女生也比较容易心心相印,背贴心哪。

    ReplyDelete
  3. 楼上的M姨,你应该教楼上的楼上玫瑰,爽爽就来一招 Bahaya Brake,尽管会被撞得两垛暗伤,却也喜上眉头呐~~~~~

    阿包

    ReplyDelete
  4. 亲爱的阿包,我知道这是你打从中学就干过的事。坐你摩多后座,甭煞车已经挤得透不过气了,差点就从座位掉下。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