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 2011

年终礼物

我买一块巧克力给自己做礼物,在Carrefour搜的,不贵,大约五元罢了。绿色那款啊,味道很好,比起吉隆坡国际机场买的几十元一盒外国牌子好。我喜欢吃带苦味的巧克力,甜味不要多,偷偷带点就好。最好含栗子、杏仁、坚果、榛子等,一口咬到香脆、粗糙的口感,配上滑滑的巧克力,那才好吃。

翻到盒子背后一看,原产国居然是马来西亚,嘿。

从前的从前,连青春痘还没来之前,巧克力是连同武侠小说一起的,是深夜在床上,腿上盖着被,靠枕半卧,嘴里啃糖,眼里啃侠客玉女的爱恨情仇。说来居然也吃了数十年,从家附近咖啡店的货色到机场的贵货,椰糖到牛奶,甜腻到苦涩,也算阅尽美色,还有一口坏牙。

近年已不在机场搜罗巧克力带回家,偶尔朋友送一点,也曾碰到惊为天人的味道,跟孩子抢着,不得已采取新村禁宵政策,百方匿藏,只为延长幸福的口感。可惜,吃完了随手一丢,没有记下品牌。以后若运气好,有缘自会再相见。

这年五味杂陈(哪一年不是呢?),最后用苦中带甜作总结是最恰当的了。其中曾经沮丧得要命,幸而老公下定决心突破困境,脱掉鞋子跟着下污水,一起堵住洪涝,我才没有濒临崩溃再进一步。

围绕着的通通属于一个难题,费尽思量不见曙光,所以才折腾。有些事,真的很难勉强。期望他好,结果却不一定。然而没有像往年一样,自己再上医院甚至开刀,算是不错啦(摸着木板讲)。叶友娣唱“你要小心保护你的心~~”,其他器官也一样啊,再减些磅吧!

许鞍华对年老的体会三部曲《女人。四十》、《男人四十》和《姨妈的后现代生活》,我还没看中间那部,很想看演中年老师的张学友,但还没遇上机会。那两部拍女性的年长故事,演的人非常好,戏也导得好。


读过马家辉的评写,才懂得许鞍华的心思。曾经我也这么认为,以为经过实践残酷严苛的训诫之后,已经可以从容面对任何对决,但总有那么一刻,你还是如此软弱无力,发现自己不得不低头。

不关你是否够老够镇定够处惊不变,只是你终究如孩子般,恐惧着天真着愚昧着,依然找不着全知全能的立足点。你唯一学到的,只是故作冷淡沉默的脸孔,那脸孔是你在抵御所有迎面冲来的坏结果时所能摆出的最佳状态。


真的很像在说我叻。





7 comments:

  1. 许导演拍女人还是比较深刻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也是不一般的好看,拍男人就弱了些,但《男人四十》里的梅艳芳,反见立体。

    保重身子啊,一家三个雄性动物都等待你去照顾

    ReplyDelete
  2. 人生起伏几乎已成必然,我总会阿Q:会过去的!愿2011是美好的一年,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ReplyDelete
  3. 颜色叔叔,其实家里雄性动物有四条,老的俩还简单,就被熟不透的气坏了。阿弥陀佛。

    夫人,谁说不是呢?人生苦或甜,总是会过去的。何况,该苦该甜,背后总有道理。

    ReplyDelete
  4. M姨:

    “洪涝”?有酱严重?跟人民解放军一起堵着洪涝?温家宝有米有送温情给你和姨丈?

    上医院开刀是指KK的手术吗?是脊背的问题吗?

    阿包的机场从不买巧克力,只买酒。。。介绍M姨,去买日本的“梅酒”,超级好喝。

    阿包

    ReplyDelete
  5. 亲爱的阿包,一开年就给我吹凉风,你有够讨厌的。
    梅酒是女人喝的喂,知道了阿包顶疼老婆。今年中我来去日本看看,阿包要不要带家人同行?

    ReplyDelete
  6. 阿包惹人厌,不敢同行。再加上阿包没姨丈酱多水,可以遨游天下任我行咧~~~~~不过如果M姨愿意来槟城,在大叔和麦窦眼前曝光,阿包就。。。嗯。。。唔。。。唉。。。哦。。。

    不过,有打算带太座和小包去西安,一方面满足小包对秦皇陵的考古热心,另一方面是“2010看上海世博2011游西安世园”。

    ReplyDelete
  7. 亲爱的阿包,都说了阿包若貌似潘安,我肯定马不停蹄,提早给你派新年红包去。阿包喜美色,阿姨也不逞多让。
    小包喜欢古式的浪漫,长大了准气宇非凡。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