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中学生活

取自gokaki.net

开学不久,老大说“小胖”今年来他的学校念中一。小胖演过几部本地制作的电影,被戴敏非导演发掘,一开始就演男主角。DVD在新山卖得不错,一来到学校,当然有很多同学认识,争着唤他小胖。

可他老气横秋,跟大家说他的名字不是小胖,是XXX。有些人就讲他“好练”(高傲)。我想了一下,提醒老大:“嘿,你也是被同学讲过“好练”呀!下课画三国漫画的时候。”我记得教过他姿势放低点,不要跟同学计较。

一个星期后老大回来又说,小胖也加入戏剧研究社,做他社里新生。我的反应很蠢,问道:“那你不就没有机会当男主角了?”老大的回答也很蠢:“我才不当男主角,我只喜欢演二线的角色。”其实至今老大在社里只有帮忙做道具背景的份,上不了舞台。背台词可是他的致命点,教练不可能会选上他。不过能选上当路人甲也比没机会上舞台好。

本来的太阳系里,已有巨大的太阳,现在多一颗比太阳还要大上数倍的天狼星进来,这太阳系突然变得十分拥挤。因为本来就小,众卫星等没差,反而是木星、土星等会吃味。

来了圆滚滚的小胖,老大社里第一胖的宝座正好拱手让出。

::::::::::::::::::::::::

老大今年的音乐老师又是去年的杨老师。杨老师是已故陈徽崇老师的弟子,从总校换到分校教乐理,教很多年了。老大没什么音感,谈不上特出,带回的故事是杨老师授课的情形。杨老师给他们观看音乐剧、音乐电影、听古典乐、讲激励故事、还有自己年少的故事。

一开学,他对学生说:“对自己期许,一定要顺利升上初三。”

初二升初三,值得费事一提吗?统考在初三呢。

要的,去年他们这一组,有几人留级、不少人试升,半年过后再决定,能不能继续留在初二。他们不是前面班,争的是甲或乙,而是及格或不,或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老大的好朋友就有两人试升、一人留级。老大也是花很大力气才升级的,去年我不知死了多少细胞,脑的、心脏的、肝脏的都有。他也经过几轮的蒸馏,被挑掉好几勺的杂质。去日苦多,但苦仍是没完的。

杨老师时时这样给同学打气,我很佩服他。幸而有这样的老师会关注这些落后的学生。

::::::::::::::::::::::

因为他不爱整齐,我进老大的房常念叨。衣服从衣柜倾泻到 地板上,像难民营。我猜班上女生一定很讨厌他。

老大说,男生之中,女生最爱找他说话,他很有女人缘的。

我半信半疑,不知他是否在斗嘴。

他跟表哥表姐们一起去冬季营,脱离了爸妈的掌控,说话行动率性而为。姑姑是带队老师,回馈说,老大说话礼貌欠缺,跟老师没大没小,省掉阶级差异,女老师们觉得突兀。

我听了姑姑的列举,觉得那是老大这年龄的男孩子说话的样子,平时在校他们讲话玩笑,更百无禁忌。表哥表姐们说话喜欢压着喉咙,放软腔调,听在粗鲁的男生耳里反而滑稽。

不过至少老大跟大人可以交谈,不会避而远之。我跟他表哥们说话,不是由他们的母亲代答,就是省略的答复,一两个字即刻结束。虽然我们是熟人,相处了十几年,中间竖立的冰块,阔得像尼加拉瓜瀑布。大人找这些孩子说话,说说就很丧气,像用手指叩大铜门。

等等,也许是我的问题,他们见我骂老大老幺的模样太可怕了。

:::::::::::::::::::::::::::

开学不久好几个老师离职,换来很多台湾毕业的年轻人。

我说台湾毕业的男生讲华语很好听,我喜欢听他们的口音。咖啡店里吃饭时,邻桌常听见几把这样的腔调聊天,听在耳里舒服。老大居然说,如果爸爸是台湾毕业的,我那么爱听爸爸的说话,那他就会多一个妹妹了。

这句话的逻辑很有问题。可不知从哪里反驳,我们俩的脑筋都有问题。

::::::::::::::::::::::::::::
取自当当网

华文课教《桃花源记》,老师问班上谁看过台湾电影《暗恋桃花源》,只有老大举手。再教到《论语》时,老师又问谁看过电影《孔子》,几乎全班举手,除了老大。

去年《孔子》上映的时候,碰到《Avatar》,我们看了洋片几回,却没腾出时间看周润发。倒是下载后让给祖父母看。忘了错过的原因,我自己兴趣不大。

碰到老师教《论语》,正好把之前买的漫画论语取出来介绍给老大。那是每年一度友谊书店来小学参展时搜到的,打三折,不到十元。韩国漫画界出版很多这类的益智漫画,冒险、地理、历史、文学、科学等,不胜枚举,中国出版社拿来翻译成简体华文。内容生动有趣,比口解更吸引人。
取自当当网

当然读古文直接死背课文和笔记翻译,比较简单,足够应战了。只是死背从来就不是老大的长项,所以要曲折一点。念美国独立历史时,他爸把下载过的纪录片播给他看,让一颗颗文字跳跃成一张张画面,他爸很用心,老大却心不在焉,要用押的。
















Comments

  1. 我有看小胖流浪记,我侄女还看到会被里面的对话。
    跟明星一起读书,不知什么感觉。

    ReplyDelete
  2. 小桥,老实说,这里的独中曾产过好几位大明星。资深老师们应该见怪不怪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