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9, 2011

纵身一跳前刻


其实我怀疑自己到底认真听过他的心声吗?

若不是去年看过他的华文作文,我不会知道他很在乎爸爸跟他相处不够。我把他的作文放在他爸爸的桌上,希望他亲眼读儿子的心事。加上后来陆续发生的一些事,造成后来他爸爸下决心,提早下班,每天晚上与儿子比邻而坐。然后我们就看到他的改变。

孩子不能只丢给妈妈管、照顾。男孩或女孩都有对同性、异性长辈亲近和模仿的需求。老大甚至曾经问我,会担心爸爸出轨吗?

老大昨天讲一个回忆。他说五年级的时候,校车上有个同学,父母离异分居了,校车司机常常接到电话,孩子的父亲恐吓司机一定得把孩子送到他的家,不能让孩子的妈妈带走,不然他一定会闹。

老大说,看到同学的母亲骑着脚车,车前的篮里坐着同学的小弟弟,吃力地追赶校车。司机喃喃地说,没办法停车啦,不把孩子送去他爸爸那儿,待会准被骂。

老大描绘他所见后,说觉得很难过。我看着他的脸,觉得感动,原来我的儿子早有恻隐之心。可是他对我说,这件事从前就跟我说过了,我却完全没有印象。或许当时他无法把话讲得具体,我不明白,就没当回事。又或许我常恼他做功课慢吞吞,一听他岔开话题,马上不耐烦。

当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只想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一个想自杀的优秀生说。

她的日程表是:“我在网球季打网球;作为社区服务社团的社长,我要领导整个社团;我在社区大学上如何帮助残疾人士的课;在社区当志工,我的工作是做礼拜堂的儿童看护助手;上六门难度很高的课(为了上大学时能有额外学分),我还是非常好的朋友人选,会为我的同伴出对策,我从不会拒绝我的朋友或其他人。

“我是一个特别焦虑的人,”她病倒了,让她很害怕,如果恢复不了,无法重新按照她的计划进行怎么办?“我想到了自杀。当时我真的不在乎我自己,我宁愿伤害我自己也不愿意伤害我的父母和朋友。我是那么痛苦,他们不会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的弱点、我的失败,还有我当时对世界的憎恨。”(失去山林的孩子,理查。洛夫)

接二连三中学少年跳楼案还没过去,新山医院又有一个二十岁的少女饮毒自杀未遂再跳楼。

徐达人医生觉得现在的少年不像过去一样惯于受责骂或冤枉,太受呵护,所以承受能力很差。

是吗?难道一切只因纵身一跳前刻的冤枉?

6 comments:

  1. 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沟通没有方程式,其实如何沟通还是得学习.有时候父母愿意聆听,孩子未必领情,待孩子出事了,伤得最多的却是父母,只是孩子都不会知道.

    ReplyDelete
  2. 又一击棍棒被你打醒。。。

    “当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只想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

    仿佛听到家里孩子的心里,在发出这样的呼喊,不只一次,很多很多次,因为我们只想从他们身上看到,我们认为的标准。

    ReplyDelete
  3. 夫人,
    是呀,我们不懂孩子,孩子也不懂我们,常态,却会致命。

    普普,
    打从孩子上学,好像大家都陷入这样的煎熬。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的学习环境?矛盾死了。

    ReplyDelete
  4. 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吗?
    还是已经变成是一种“潮流”—— you jump i jump?
    跳下来,需要多大的勇气!

    ReplyDelete
  5. 小桥,
    还是没有勇气?没有勇气面对接下来的种种。

    ReplyDelete
  6. 或者是一时之气!
    一时冲动!
    不懂他们跃身而下的那一刻有没有后悔,毕竟高楼跳下来需要好几秒!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