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男孩的十岁

婴儿姿。




今天早上我推开房门,见他以婴儿姿躺在床褥上,双手双脚卷缩在身躯下。我贴近他的背,用胸膛感受他缓缓的呼吸,一上一下,轻轻浅浅。我把嘴唇印在他的右脸庞,滑嫩的脸没有发炎的痘痘、粗大的毛孔、短短的须渣。还没有。

我嗅了嗅,用鼻尖摩挲,如狗儿在搜寻熟悉的印记。他回我一个轻轻的打鼾声:“嗯~~~”。

这是我的男孩。今天满十岁了,再多几个日子,如同他之前的哥哥,我知道,我没有多少这种亲昵的机会,这些余额正随着日出日落,咻咻化为闪光射向暗夜。常常我凌晨惊醒,发觉我们之间的联系日渐模糊。他终究要从我怀里立起,越走越远。

不会很久就是了,一年至多两年,我有经验。他毕竟需要寻找一个自己的心灵洞穴安顿心和身的变化。他会拒绝一切娘娘腔,包括与我保持肢体的距离,连牵手也不让。他将从母鸡的腋翼下探出头,一步一步迈开去寻找自己所爱。

届时,我将把他推给他爸爸,请他贴住一个成熟的男人,学习其担当、自信、磊落的好榜样。

他得到他的生日礼物,喜不自胜。我没期望他UPSR得七个A、PMR得八个A、SPM得九个A,反正他也办不到。我只希望物质上的愉快之后,他不要丧失内在的乐观,即使即将步入更复杂、要求更高的日子;即使打击来自我、他爸、家人、学校、朋友、环境或他人的眼光,都不要埋起那种Naruto式的笑容。
笑开了双颊就会出现条纹如鸟鸣人Naruto.
属于他的任意门已开,从今伸出脚实践未来。请记得保持正直的品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