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7, 2010

伦敦很美(2)

大英博物馆出展的世界古文明,埃及部分很吸引人,有好多真木乃伊尸体。
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典雅的铁雕展示。
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精致的古典锁头展览。旧世纪的工匠智慧十分令人惊叹。
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坟墓群。
有单葬也有夫妻和葬的。即使死了,他们还是深情款款地对望。
今年的伦敦名店Harrods圣诞橱窗主题是彼得潘。

这地方叫Gardens Museum, 破败的老建筑,里面经营一间酒吧和餐馆。荒废的院子里还有几个老坟,不知里面的尸骨还在没?
经过好像是某医院人员的宿舍楼,忙也要美丽。
战争博物馆,印沙旦胡先脸孔的厕纸,啼笑皆非。如果你很讨厌某人,这是好点子。
战争博物馆,丢给小孩的问题:“什么是战争?”小孩们的答案。
战争博物馆,等待救援的日记。“Watching all day, but nothing seen.”
伦敦街边竖立很多关于战争的纪念雕塑,有身份高尚的将军领导,也有无名氏,摆了很多鲜花或花圈。玉云写过有关献花的博文。英国要他的国民记住什么?
我在TATE美术馆看到熟口熟面的照片,研究了三四张后,惊呼:“这是我们新村屋子的客厅!”真的,还有印度人的、马来人的、原住民的、城市、乡镇的客厅照片,通通是熟悉的画面。那么遥远大都会里的一级美术馆中,跟其他希腊塑像、美国装置艺术,还有无数的名画并列馆中,让源源不尽的世界各地人潮观赏,你能不感动吗?满满的三面墙都是大马人的家居。摄影师是新加坡长大的洋人,忘了他的名字。作品叫“马来西亚的客厅”。
有几个拴在伦敦塔桥的锁头,他们的爱情要挑战塔桥的岁数---或锁头的质地?
伦敦塔,从前皇亲国戚的住所。窄小的窗户看出去的风景。塔里腥风血雨,某一间房、某个楼梯转角都可能有砍头、谋杀发生。
经过伦敦学院大学,这是生物化学系的地下室实验室。

放上来给小桥的,她想看圣诞节装设。哈哈。
伦敦红巴士,那么经典,是伦敦地标之一。
法学专书贩卖店,在老伦敦街边。
咖啡,在冬天很好卖。西敏寺地铁站。
这厚重的铁门后是皇宫,有个女子明年四月就领到大门钥匙了,她会嫁给威廉王子。她的未来会像戴安娜?莎拉?
十一点赶去上班的卫军,老兄加油!今早很冷啊。
圣詹姆士公园,在皇宫前面,湖里有天鹅。
唐人街理发店的小间隔卖拜神用品,很好奇伦敦华人拜神的方式是怎样的?
雪景。
花儿都冻坏了。
丘吉尔先生,塑像真是神来之笔。

科学博物院,用毛线编成的染色体,可爱得不得了。
科学博物院,未来---细菌酶培育成的衣服。
地理博物院。地球的未来是什么?
几乎每天的早餐是这样的。食品从便利店购得,带把瑞士刀,很好用的。
仅仅一次午餐我们上意大利餐馆,那时饥寒交迫,饥不择食。每客七镑,至少吃到新鲜菜蔬,而且是热食。饮料另计。
还有露天公园长椅上的午餐,美好的阳光中,我们掏出一条法国短面包,撕小块熬牛油吃,还吃了葡萄(葡萄解渴又有糖分供能量)。鸽子很快就飞来,有只是坡脚的,像是挣脱铁圈,把脚掌扯断了。丈夫一直喂它,把十分之一的面包都丢出去了。
在伦敦街头最后的晚餐,典型英国--当日的汤和面包,每客三镑。因为冻着了,所以热汤还真是不小的安慰。
福尔摩斯馆与老油条华生医生合照。他问我们哪儿来?告诉他是马来西亚,他又问哪里?反射性的我们给标准的答案:“新加坡之上。。。”他打岔道:“我知道,我收集邮票。我问你是哪个城市?”我们说新山。他马上静了,显然不懂。他不肯与我握手合照,拍完了才伸手握。
德士屁股上的街景。
被车碾过的落叶形成深浅不同的印痕,美丽。
即使是一根灯柱,也显出伦敦的悠久。
到处是裸体,如果回教党长老Nik Aziz来,他会如何自处?其实自小大大方方看惯了,是不是更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更懂得分辨美与诱惑?
那么多免费报纸,报馆不用干了。
我们在这里看剧场《歌剧魅影》,折扣票48镑。老实说,我打瞌睡了三四次。尖着嗓子唱啥真听不懂。该选比较多劲舞的如《Cats》、《Flashdance》、《Chicago》等。
让我想起家门前的路牌,也贴满大耳隆广告,呵呵。
珍在西敏寺桥等到太阳下山,詹姆士没有出现,他忘了。珍回到酒店把捏皱的信翻出来,准备哭泣。泪眼婆娑中,读到詹姆士信上清清楚楚写着“亲爱的,2016年冬天我们再见,不见不散。”。喔shit,珍暗骂,已经需要去配老花眼镜了。

9 comments:

  1. 最后一个笑话凄美得来又后现代一下,是大亮点。看到庐山真面目了,你的儿子很像你啊!

    ReplyDelete
  2. 谢谢你那张献给我的照片,还真不漂亮。哈!
    好喜欢圣詹姆士公园那张照片,好漂亮!
    太棒的地方了!

    ReplyDelete
  3. 颜叔叔,是呀,老幺很像我。表示以后他会是帅哥吗?呵呵。

    小桥,伦敦好多公园,距离都很近,塑像林立,都很美。

    ReplyDelete
  4. 飘过~~~伦敦真的很美,最重要没有错过庐山真面目!:)

    ReplyDelete
  5. 普普,死咯,请问之前你有没有在哪见过我?我们有没有共同的哪一位姨妈姑姐之类的亲戚?

    ReplyDelete
  6. 会吧,我想,况且夹带不错的基因。男人要帅比女人要美来得容易。

    ReplyDelete
  7. 颜色叔叔,哎,“男人要帅比女人要美来得容易” 颜叔叔这句话有讥讽的味道,像对众女生开战。
    女生贴上假睫毛不就可以美了吗?

    好彩我老了,不跟颜叔叔争红绿。哈哈哈。

    ReplyDelete
  8. 马上向众女生道歉,自认过于武断。

    心里只是基于男生即使满脸疤痕,或挺着浑圆的大肚腩,也可以帅得有狠劲这点,才脱口而出。

    ReplyDelete
  9. 颜色叔叔,话由艺术(观察)家口中说出,分量就是重些啊!
    哈哈哈。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