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 2010

大半生就那么蹉跎掉


再来一碗隔夜杂菜大碗煮。这次用asam,酸味。


别人的恋事() :大半生就那么蹉跎掉 2008年11月17日

在一般人的眼里,她可算是坏女人,因为她是别人婚姻里的第三者。可是她为自己辩护,说是先“看到”这男人的,只是基于种种无奈的原因,男人被逼娶家里安排的妻子,何况他们是异族情侣,所以只好委屈她,让她当情妇,一当就是二十年。

当初她从护理学校毕业,到吉隆坡的一间医院工作,那男人是该医院的医生,锡克族,高大帅气,和她的身高相配。爱情这 东西很奇怪,她连英语也说得不太好,一副细眼华人女孩的脸孔,可是两人就谈起恋爱来。花前月下被一连串的阻碍打击,男人家里反对,自己的父亲也是;姐姐已 经跟一个马来警员私奔,父亲不可能再接受锡克女婿。当然她也想学姐姐那样,漏夜离家,可是姐姐不得父亲的谅解,想家的时候,只能偷偷回来,在门口远处望一 望就离去。这太苦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男方家里另安排了一个锡克族媳妇,和他不够坚决。

她离开了吉隆坡,到新山来工作,然而男人还是跟她藕断丝连,找到她住的地方,即使曾经被男人妻子捉奸在床过,她还是无法跟他分开。她带这男人回去家乡,希望父亲见见。岂知父母亲早已知道他们的事,根本不让男人踏进家门。尴尬的男人回去妻儿处,他俩也只好继续暗地里交往。

为什么没有快刀乱麻斩?任谁也不明白,情形已经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她还期待什么?开始的几年,她是等待的心情,不断的勉励自己挨下去。甚至有位外国人喜欢她,想带她到澳洲,她没跟去。过了十年,是不是仍然等待,她自己也说不清,青春慢慢逝去,她守住自己的心房,不让别人来入驻。她知道自己的脾气很倔强,这样子封住自己,为的是让男人内疚,或对抗不支持自己的父亲?

所 幸的是,工作上的成就不错,没有家庭累赘,她全天候埋头苦干,顾客一招就到,什么都可以协助,帮他们成立新的办公室,帮他们找生意,结果她成了业里赫赫有 名的促销员,行里都给她几分面子。没有显赫的学历,她靠的是结结实实的服务。虽然在情事上她有污点,工作是她名声的修改液。

她 的男人和妻子生了几个孩子,还是抽空来找她。一年要见一次面,像牛郎织女,有时是她到吉隆坡去,有时是男人来新山。年华老去,现在她拿什么跟他的妻争?她 也想为他生一个他们的孩子,她曾经那么渴望过。可是老天亏待她,让她患上子宫血瘤,密密麻麻好几颗,动手术剪了再生,没完没了。医生劝她把子宫去掉,一劳 永逸。她不肯,她要这个子宫,她隐隐地依赖它,把希望寄在血淋淋的肌肉上。为此她甘愿没日没月地流血,苍白着脸单独为生存奋斗。

男人曾经陪她到新加坡去,找相识的妇科,用电激处理她的子宫瘤,最后那儿的医生对他们说,没法子,太糟了。既然如此,她还是等到真的倒下时才去把子宫割出来。动了手术没多久,父亲去世。哀悼自己的子宫的同时,她也要哀悼父亲。

那么何时轮到哀悼这个男人的时刻?总有一天他会离开,她比谁都清楚,不管是到生命的尾声或生涯的某一段,哪个时候她想用自己所剩的青春,即使寥寥无几,来作祭品。然而已经来不及,织女已老,她的大半生就是那样的蹉跎掉。

3 comments:

  1. 故事像《玻璃之称》。
    这样的爱倒非常经得起考验,抑或得不到的永远都是美丽的?

    ReplyDelete
  2. 是玻璃之城吗?我忘了它的故事。
    到最后我怀疑到底她还爱多少?那男人从来没有对她负责过。她一直坚强自立。

    ReplyDelete
  3. 啊……打错字了。是《玻璃之城》。
    女人有时候很好笑,又希望男人负责,又往往故作潇洒说不需要他们负责。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