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梦幻圣诞变噩梦




对计划年终到欧洲过白皑皑圣诞的大马人,不晓得要说什么好。

同学盘算着下一次的旅行,发愿一定要经历雪花飘。我想起大白天经过伦敦西敏寺,云朵下起雨,落近地面冻成雪花,飘到我眼里、化在我脸上。本该转身从背包取出雨伞,但穿得太臃肿,懒得大幅度动作。只是拉起头兜扣紧,用围巾实实的蒙住口鼻,朝住宿走回去,早晨十点。回房除下一身累赘,泡碗槟城辣沙杯面,回甘赤道。

幸而我只是路过的游人,随时可以掉回头,不是仍需天天爬起身,挣扎着出门上班的当地人。

我问同学:“你们去年到北京长城不是碰到雪了吗?”同学说是已经积好的雪,没碰到天空飘下的。老大也问我们这次没有堆雪人、打雪战吗----是迪斯尼卡通的遗毒。从别人的相片里看冬天的摄影只觉白茫茫煞是浪漫,身历其境才知道其痛苦。

去瑞士的时候,导游担心第一次见到雪的大马旅客太冲动,警告说曾经他团里的一位女士,见到雪兴奋过度,一把抓起往脸上揉。结果冻伤一块皮,发黑掉。

这次欧洲大雪灾,交通停摆,机场瘫痪,我们擦身而过,想来也是幸运。临动身巴黎、伦敦闹工潮及学潮。飞抵伦敦的拜六,地铁还正常操作,隔天却是计划中的罢工。不过还是可以乘地铁从机场到伦敦,只是要转不同路线。所以说伦敦的抗议行动还真给通勤的人留余地,只是大包小包的,拖着行李辗转更多地铁站,很多时候没有斜坡,要练手胍提过梯级。

罢工是事先沟通过,所以有其他解决方法,搭快车也可以,车费贵几倍,地铁只两镑四。在巴黎无惊无险,只是刺寒入骨。顺利飞回吉隆坡之后,伦敦就发生更大的示威,年轻人窜进西敏寺公园,小解在伟大的丘吉尔身上。西敏寺公园塑像丛立,示威标语长期架在围栏上。

雪继续下,不久就发生西特罗机场瘫痪,数万乘客滞留,痴等机位,从垃圾桶翻找御寒的材料。我在巴黎的火车站等欧洲之星回伦敦的时候,没料到巴黎的车站没有伦敦那么舒适,没有暖气!到车站的时候太早,还有三个小时,躲进购票办公室假假看资料也不能假太久,只好偶尔走出去随便逛再进去解冻一会。

咖啡喝了,东西吃了,天早就黑了,还是太早。坐在餐馆外冷冰冰的铁椅上等,当椅子被体温暖够的时候,我们去排队等入闸。站了一小时,被告知火车延迟,想骂人了。幸亏先去挨冷罚站排前面,可以挪进前一趟的火车,否则就要错过伦敦最后的地铁回旅社。

我们就是从西特罗机场飞回吉隆坡的。雪下了几天,刚好回程当天阳光普照,真是运气好。否则在机场无尽的等待,睡地板,随便吃,用光钱,愉快的旅行恐怖的结束,那真不好玩的。

丈夫的同学S本该从西特罗机场飞去德国,上了德航之后,十小时过了,步出机舱还是白茫茫的原地。飞机没有动,食物饮料也没有提供,雪太大危险,机场员工根本不肯工作,困在狭隘的机位高压锅,那种情绪可以杀死一条街的人了。S走出飞机后,不再回头,干脆不飞了。

这种气候,当飞机也结冰,铁路马路打滑的情况,执意通勤,安不安全?从赤道飞十二小时钻进白雪里,想过个梦幻圣诞,却变成睡冷地板的噩梦。真的不晓得说什么好。

首次见雪也兴奋。数年前了,那时年轻。

4 comments:

  1. 对丫 没见过雪的人都充满了憧憬 事实往往是另一翻景象

    ReplyDelete
  2. 当雪景变雪灾,就要危害人的性命,诗意也就陡然消失了。

    我那年在北京初见白雪,也够杵的,一人兴奋地在街上行走,走了很久才肯回家,呵呵。

    ReplyDelete
  3. 被你说中了心声……不管,我还是希望有机会过白色圣诞。
    不经一番寒刺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对不?

    ReplyDelete
  4. 小桥,欧美冬天只有越来越冷,要乘早噢。地球暖化的后续。

    有梦就飞吧,欢迎留言。你也经过寒刺骨了吧?

    颜色叔叔,大男人在外头淋了雪,回去痛快地灌上几尊烧酒,寒意也就去了几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