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7, 2010

劳力换礼物

认真的脸孔,用地拖抹窗。刚从射击场抽身的敢死队,防弹衣仍穿着。


每逢年底,老幺的生理闹钟就会响,成天在我和他爸耳边吵。我们没有庆祝圣诞节,但他偏偏就要两个礼物,一是圣诞礼物,二是生日礼物。他的生日迟圣诞几天,早知道他那么烦,提早把他生出来不就省事。

当他越长越大,自晓得要求怎么样的礼物,七早八早就从玩具店的传单、互联网的广告、YouTube的短片磋磨他的心头好。这些东西上得了网络打广告,自然就不会便宜。

小时候还可以给他惊喜,甭考虑他的愿望,现在他可精了,没有达到心头的水准,绝不罢休。所以我是情势所逼,越来越凶。老幺很坚持,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心里可不情愿,小小年纪就花那么大钱,欲望养大了,以后还得了。所以我们天天在家里上演汤姆猫和杰力鼠,杰力老是来汤姆耳边烦,有时认真有时耍赖,互斗耐力。

我带儿子们去Giant大卖场,让他俩研究那里卖的那种玩具品牌,最贵是六十元的款式,看起来不错。老幺摸摸,兴奋地研究,对哥哥讲解半天,后来居然没有带走。他很有城府,不是他要的款,他不选,我也就没强迫。

后来不知是哥哥或他自己的主意,放软态度跟我建议,他拿出一张纸和我讨论,做什么家务,我可以付他多少钱。校假里时间多,他俩闲得发慌,自动想做事,我自然庆幸但不动声色。经过漫长的讨价还价,我答应了几项工作,他同意我开的价钱。有很多小小的事,如折被之类,属于分内的事,不能领钱。讨论当中,抓破头皮,他想不出觉得轻松我又肯付费的工作,甚至涎着脸建议:“我一天不玩电脑,付我一元?”。

我皱起鼻子,露出獠牙给他看。这个原则一定要把好。

立了契约,天黑了,隔天他自动去洗我车子,十元。给狗冲凉,十元。洗狗还可以,洗好车我要检查,第一次还满意,隔几天洗第二次,他敷衍了事交差,我不收货。他只好拎起抹布再扭干抹过,我狠心的吩咐每一寸车身都要抹,水要扭干,不能留脏的痕迹。老幺觉得辛苦了,吵着提高酬劳。没门,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专业洗车才不过十元。
工作做好就可以领钱。

洗好了我爽快地付真金白银,不拖不欠,不假惺惺替他存进银行之类的。两天后,累积的钱不是太多,因为有时老幺兴起抹了两幅窗,碰到哥哥看卡通,他假借到客厅抹,结果是两人粘在沙发上嘻嘻哈哈到天黑。圣诞节当天早上,他爸爸让他洗车,洗得马虎,简直不过关。正午太阳下,用水管和抹布凑合写几个大草书十分钟交差,爸爸还是付了二十元。

接着整个下午老幺围住他爸爸磨,结果父子三人出发去玩具反斗城,带回一个很大的机关枪,该价钱不提了,我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老幺忙说:“我还爸爸六十元,用我赚的钱!”蛮带成就感的。

新枪装配好了,当我在摇椅上缝老幺校服的学号,三个男孩在一旁玩枪,客厅变成战壕。没错,是三个。

小心真那个别再次闪到腰~(又来乌鸦嘴)。










4 comments:

  1. 真聪明/狡诘的小孩,跟我哥小孩一个样。他老妈也不简单,知道怎么治他。

    ReplyDelete
  2. 呵呵,我也同意。可这个妈妈当得我喘死了。

    ReplyDelete
  3. 昨天带侄女买礼物,她还告诉我买礼物不能带当事人,要包美美藏好,然后生日当天拿出来给surprise才算。

    ReplyDelete
  4. 小桥,还是女孩心思细密。男孩是自己选,连包装也省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