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巴黎夜太长天太短

巴黎圣母院,类似的教堂欧洲很多,然而它的美由大文学家雨果加持。
圣母院教堂里---承载希望的烛光。
玻璃窗花。
凝固住的祈祷。
我没有去蒙马特看红磨坊,露天步行很冷,也不够时间。
塞纳河旁有很多摊子,卖画和书,做旅客生意。
名店老佛爷,美丽的铁雕。
近凯旋门的广场,名牌旗舰店林立。
塞纳河,巴黎人的抒情。河畔佳景无限好。
从奥赛博物院出来,鸽子知道我在吃饼,丢一点碎片,它们马上过来了。龙应台说其实欧洲鸽子像城里的老鼠(在大马是乌鸦当道),是散播细菌的传媒。它们长得又大又胖。飞来飞去的是鸽子,至少比乌鸦养目些。我们也长白鸽眼。
宽柔九五周年庆发售的柔柔锁匙圈,歇息在塞纳河岸。

从凯旋门顶鸟瞰巴黎,建筑规划是从凯旋门三角形辐射,拿破仑的手笔。
这些铁围栏被疾风吹得发抖,我还以为眼花,或驶过的大卡车抖动了凯旋门。我爬了近两百个阶梯才抵达,喘得发抖,冷得发抖。样样东西都在抖。
香榭丽舍大街边的小摊位,卖各色货物。
协和广场的夜晚。曾经是砍头示众的地方。泰晤士河有伦敦眼,塞纳河也有巴黎眼,为什么马六甲河不能有马六甲眼?

今年天气冷得很快,雪降得早,早上太阳九点才露脸,好运气的话下午四点就下山了。否则,有太阳也有雪,然后下午一点开始像傍晚。耳朵冻得快变树胶,脚趾手指麻得刺痛。

1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