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光流口水的份

漫游中间的冰块---上层是食油,下层是水。温习科学考试一半,硬硬离桌去弄的。

当老幺期末考考得不怎么样,特别是他最擅长的科学,低空掠过,他爸爸修理他的时候,张玉云在英国五年级的儿子上的课是这样的:最后一堂课

跟我了解台湾教育界提倡的一样,跨学科、人本、人道、从现实社会课题出发、泛区域、批判思维、实用。没有硬性答案,很乱,但主权交付给学生。低年级或许很难实行此教法,中高年级却已适合。

老幺平时最爱动手做实验,不管是从科学教科书学到的,或是大人买给他的课外书翻到的,他宁可花时间在水槽弄得浑身湿漉漉、或系绳子吊这吊那、或恳求弄火、或研究乒乓球滚动、或水里放汤匙结冰,一大堆完了不舍得收拾,让我生气的玩意。细细看来,都是有条有理的科学。

级任老师也提过他的科学理解不错,常带发明品到班上去分享。他带过自制的转鸡蛋机器、自动提款机、制雪盆、智慧日历、绿豆芽、活毛虫,一堆说不清的热情,娱乐了班上的同学。

可是这次考科学,老师改得严格,标准答案就让他扑街了。一来是老幺不改轻忽的本性,没有仔细读考题,犯了粗心大意的罪过。我们制度中的考题很喜欢设陷阱引诱学生犯错,大有谁叫你不小心的意思。

二来是B项填充题,老幺失很多分。因为错别字、没有写出标准的字眼。考卷上那些问变化形式、假设、推论、解释、原因、结论、目的、观察结果都有回答的方式,老师会分一张影印纸,让同学回家背问什么应如何措辞回答。

其实有些教科学的老师自己有时也混乱到底假设啦、结论啦、推论啦该怎么分别。但期考是统一制,老师不能这个答案可以接受,那个字眼不行,家长会投诉不公平,干脆大家都必须答一样的,脱离了就错,由学生来适应标准。

比如:问:当行星与太阳的距离越远时,行星表面的温度的变化形式是怎么样的?
老幺答:越来越冷(错)
应该是:下降

所以你知道老幺已经捉到了那课的概念,但是拘泥于回答方式,都是错的。我当然知道重复给孩子做模拟试题,不断对照书后的答案,可以改善这个问题。老大四年级时的科学也是卡在这个窟窿,后来高年级的老师不断灌输、鏽模,庆幸会考拿了甲。可我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只想苦笑。从来华小学生至少数学及科学一定考甲的。

我不知道这次之后,老幺还会喜欢科学吗?闹小六作文改卷方式时,在大报言路版读到一位老师写,教书数十年观察,越来越不喜欢上课的学生,越来越没有热情的老师,是趋向。

我们的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你只有配合的份。所以我读张玉云的儿子上课,口水湿满襟,尝尝是----咸的。
停电时灵机一动,自制的light saber
笔芯可以导电,导热至出烟,甚至火化。

10 comments:

  1. 满地都是口水了!:)

    我们的那套,不但没胃口,看了都要吐~~~~:(

    ReplyDelete
  2. 普普,看来我的孩子们是来不及幸福了,只能等到孙子,想来都不甘心。教育部干啥的啊?

    ReplyDelete
  3. 教育部啊……一边说提倡个人潜力发展,可是一转回头,成绩差的学校却要活受罪,阿结果呢……学校不就拼命教学生考试咯……之前不是说成绩好的学校会给予奖励。哗~~~校长和老师还不拼命咩!

    看看现在补习中心如雨后芦笋,哪一间不教学生应付考试的?阿结果呢……家长还不是把补习中心当成是神庙来拜,不贵不去!个人潜力发展,靠边站去吧!

    曾经有位朋友说:学生和家长要什么,老师就给他们什么!就这样简单。

    可怜可惜可悲!

    maileng姨,我看你不用等了,直接移民比较好。

    ReplyDelete
  4. 温度下降不等于越来越冷的意思吗?

    这统一的答案到底是谁给的呀?

    ReplyDelete
  5. meiling姐,我认识的銮中美社科生有这两位:

    http://howming0320.blogspot.com/
    http://qxojoxp.wordpress.com/

    ReplyDelete
  6. 现在的考试制度着重于学生必须根据标准答案作答,根本不容许思维上的创意,这如何能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很悲哀的教育制度!

    ReplyDelete
  7. 颜色叔叔,谢谢你。这拜五打算去拜访銮中,有绘画展。

    阿结果呢夫人,原来你那么有趣的。移民不是我的茶,我那么爱榴莲和人字拖,很难适应外国生活了。老幺粗心大意,也是该教训一下的。

    薰衣草夫人,我一直在想,标准答案的很大成因是方便批改,不容太多质疑或抗议。学生们临考前总是受促上重点提醒班,教你如何在考卷上写得分的答案,学生臣服于批改制度,制度驯化统一学生,我如是作想。

    ReplyDelete
  8. 忘了谁讲过,教育不能媚俗,如果“学生和家长要什么,老师就给他们什么。”
    老师们自然选简单的路走,那么谁来做领导的工作?

    ReplyDelete
  9. “老师们自然选简单的路走,那么谁来做领导的工作? ”

    不听话的老师?
    :-P

    我有不少朋友在小学教书,有时候听他们的故事听傻眼,有些家长很喜欢比较,会比较就会计较,答案不统一,我不知道家长会怎样想。

    现在的老师,的确有不争气的一部分,为什么以前的老师很受人尊敬,现在却恰恰相反?

    其实说来说去,又会回归先有鸡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

    ReplyDelete
  10. 小桥,芬兰的老师很有guts,她分给班上的孩子不同水准、分量的功课。如果有家长质疑,她说我知道我的学生,不可能每个人起步都一样,我知道如何handle我的学生。

    早掌握的学生迎接比较深的功课,迟开窍的则先打好底。

    我国的家长那么紧张公不公平,到底也是资源太缺乏,竞争太激烈的后果。这又回到政府有没有尽职,把教育放在什么地位。硬是要用政治手法干涉、解决、扭曲,让教育服务于政治。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