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5, 2010

订做孩子(续篇)


上一篇讲到藉外人捐精的人工受孕,在还没有发展ICSI(卵细胞质内单精虫注射)之前,精子捐献在市场上求才若渴。ICSI的技术更厉害,索性选只精子,用针把它扎进摘出来的卵细胞里去,省下精虫长途跋涉和凿破卵细胞壁的辛劳。受精卵成熟后才如之前所述,搬进子宫着床。那么即使丈夫的精子惨不忍目睹,还是有机会生自己的孩子,因为需要的精虫少很多。

ICSI采自:http://www.layyous.com/

说回捐精的人工受孕,早期的精子没有适合的储藏条件,而精子如其他体液,体外不能久藏,所以需要新鲜的样本。那么在助孕医院或诊所那样的条件,如何获得精子呢?最早的个案是在1884年,Dr William Pancoast外科医生奉一个商人朋友的请求,协助他妻子检查为何无法怀孕。发现原来是商人的精液完全没有精子后,威廉医生用哥罗芳麻醉了商人太太,再选出他最好看的学生,把这学生的新鲜精液用橡胶注射器注射进这位太太的身体里。

后来医师才告知商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商人听后相当高兴。兴奋地发现自己怀孕了的太太,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

后来的生殖专科到哪里取得精子呢?说出来令人惊奇,有百分二的例子是医师自己的,另外小部分是就地方便,跟医院的医学生要的,当然更大部分是募捐而来。现在当然没有那么草率地用医师自己的了,伦理道德上是错误的。

我们都心知肚明,有些输血的情况我们必须付费来获得鲜血,有一群身份干净的定期捐血人,固定到私人医院去献血,并领取津贴,不少是军人和警察。即使前卫生部长宣布不能买卖血液,病人只能付极低的费用做手续费,但实情是,有些其他的钱,是付给捐献人的,否则我们实在无法依赖公众的热心,保证长期充足的血液来源。所以当前卫生部长宣布最高收费在二十元之后,还引起一番争执。

那么献精的情况又如何?我听说,听说而已啊,有位生殖专科呼吁过五百元。那么好的回馈,缺钱的医科生岂不是可以多多益善,益人利己?(呵呵,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种事从来就无法高调上桌,所以只有熟悉门道的才知晓一二。开始的时候,捐献精子的门槛只注重在健康、强壮,并且是黑箱作业的,被治疗的人一概没有任何选择权。

当低温储藏设备齐全的时候,精子银行的服务业就出现了。有了液化氮,精子可以长期储存,也在捐献及治疗之间有个冲缓。之后的发展,显露了人类对未来的支配欲望。

好吧,平心而论,当父母的,你是不是尽其所能,雄心壮志的把蕴育孩子和教养孩子当做一个全面关照的运动?胎教、营养、健康、认知、容貌、身高体重,从来没有一刻稍微停歇,父母涉入孩子的生活比例十分惊人,几乎要服用利他能;在孩子睡着时,又为了他们的未来太过伤神而须服抗忧郁药物,不择手段要他们入好班、让他们被足球校队选上,尊守竞争教条---尽一切所能给孩子可能的资源!

从前我们透过药物、营养、各种加强课程、请家教,好让自己的更具优势,但很快的我们会尽可能利用基因来达到目的

有那么多紧张的父母,费很大劲才生一两个人工助孕的孩子,所以他们希望孩子具优秀的基因,我们不难理解其不能输的心态。就像有些领养孩子的父母,未答应之前,会带孩子去验血体检排除疾病一样。

结果应市场需求,出现了基因崇拜现象。买精子的父母,除了健康无传染病的要求之外,还希望得到智商、体格、成就出众的产品。继而出现献者的血缘、家世、IQ成绩、奖项、外表等等资料,成为附加价值。如果你本身是某某百万富翁或获奖科学家或小时了了,十八班武艺具备,精子就十分抢手。当然银行能不能求得精英的精子又是另一个心理层面的问题。

其实很多精子银行的办公室就设在世界顶尖的大学附近。相同的,也有很多求子心切的富有家长,带着大笔钞票到哈佛校园征求女学生捐赠卵子。有能有力的家庭,一心就希望生下个神童。

我们很熟悉的一句谚语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然而这些获得精英之基因的儿童,结果都成龙成风吗?到底是基因还是环境塑造一个人的成就?儿童发展科有不少研究激烈地辩论。但你也见过那些聪明的父亲和聪明的孩子的现象,而且俩人的天赋才华还一样。远距离的生理父亲,对人工受孕的儿童有多少的长波短波微波无线之影响?

实在很有趣,读这本据实追踪记述吧,《天才工厂》。David Plotz

国内的几间低温银行会不会开拓精子银行?他们从收集脐带血起家,有的已经开始收集成人骨髓。因为设施都是用液化氮,会不会已经有低调募捐精子了呢?何况本地的助孕产业正蓬勃成展,需求一定存在。

如果存在,那么他们提供给顾客的目录是怎么样的?种族、智商、职业、身高体重、信仰、成就、肤色、视力、塌鼻高鼻、单语多语、吃不吃榴莲、吃不吃budu、会弹钢琴拉提琴、马拉松选手、SPM几粒A、那家的医科生---马大、国外还是UCSI?。。。。倒不会像美国精子银行那么pro吧。

滑稽又严肃---这种商业模式要是成立,要管吗?谁来管?

2 comments:

  1. 如今馬大的醫生不過爾爾,UCSI的……更不用説了,貼墻都嫌侮辱牆壁。
    往後也許諾丁漢、monash或是 john hopkins畢業的才算好料。

    其實啊,基因固然重要,後天的栽培和時機的重要性也不可忽視。maileng姨可以有空可以看看麥爾坎·葛拉威爾寫的《異數》,他從統計學的角度探討許多成功人士除了後天的努力之外,時機在他們成功的路上扮演了一個怎樣的角色。
    也許人們過於迷信基因,基因也許只不過扮演了決定膚色和容貌的角色而已。

    ReplyDelete
  2. 哎哟,UCSI的自我揶揄。
    成功的定义已是各自表述,所以怎么统一其原因?
    只是现代人不择手段,想用最省力的方法,创造最大效果,所以才有基因迷信这回事。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