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9, 2010

还是国中或独中?

我丈夫小学每年第一名,毕业后他父亲见他资质不错,替他在国中和独中都报名。所以他早上去独中上课,数次演讲比赛未等到宣布成绩,全体同学目送他施施然提早离开,好赶国中下午班的课,次晨周会时才回来领第一名的荣幸。可是缺课时数太多,独中只把他归为旁听生。

我家公对教育很注重,对民族文化更注重。左拥右抱独中国中一年后,丈夫的成绩很好,但是他疲于奔命,腰酸脚软,第二年只好放弃一间。权舆之下,放弃了独中。

今年某天,家公的一位民族主义的朋友怪他没有把儿子留在独中,他说像丈夫这样的人才(?哼哼)更应该念独中,放弃国中。我想当初的考量包含家境,当时独中后要继续深造,只有出国一途,家公知道家庭收入无法满足这个愿望。

后来丈夫国中的学习也很好,到中六居然滑一跤,结果我们才有机会碰面,做大学同学并结成怨家。哈。

某次我们陪儿子到他校园观赏戏剧表演,丈夫巡视四周,感觉良好。他说如果当年留在独中,不懂现今会是什么情况?我呛声,像他这种风骚的学生,在独中一定少不了轰轰烈烈一番,壁上留名。不过事后孔明还是无济于事,不是何国忠部长的命怎奈何。

从前的独中专门收留超龄生或落第生,现在风水轮流转,柔佛的独中有入学考试,考不够分数不能进,因为学位不够,老师、硬体设备都不够。儿子成绩那么“乏善可陈”,属于分分钟钟挤出局的那种,幸而他还是有个位子。许多在这个境界的学生可不打算报读,干脆去国中算了。

考上考不上或没报考的学生,没去私人中学的话,都去教育局编派的国中,国中是自动升级,中三不及格也能上高中,不闹事至少可以呆到毕业。某些家长的算盘确实如此,因为在独中有留级制度,连留两次以上必须退学。已经发生几次不同的国中校长骂华裔学生,考烂了独中才来的,把国中当收留所。

其实独中转学离开的学生不少,成绩不好的,纪律问题被惩罚的,时常有部分学生学期末就离开。儿子讲述的例子有对纪律老师比中指后,转身走出校园不再回来的也有。

之前我写过后进生进到学校里面对弱肉强食,后段班的朋党影响,优异生的家长总觉得是风马牛的事。优异生总有师长,特别是校长捧在手心疼爱,如当年我那批转到国中念中六的理科生,为了靠我们提高升学率,校长礼待我们如国内的外国人,相敬如冰。后进生却是野放的牛群,因为挤不出什么可获奖的好奶水,跟他们讲话又像对牛弹琴,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也是如冰,透明的。

儿子本被派到的国中就在我办事处附近,每回我驾车经过,放学时分各种肤色的学生站在校门口,穿同一种服装,华人旁边站巫裔,印度男生跟马来男生走,女生跟男生一起说话,乍看多么感人。

但是学校对面有一间网咖,另一边是联盟补习中心,两边都是陷阱。中午时分经过网咖门前,下了课的学生穿着校服在里面厮杀,座无虚席,华人、马来人、男生、女生,连马来女生都专心地玩,几乎是从学校延续出来的联谊厅。

站在网咖外面的男学生,吞云吐雾,用挑衅的神情迎接路人的眼光。有些比较注重隐私的,到店屋后巷里抽,手势纯熟。烟是不是特别加料,由网咖里熟人提供的呢?

那位网咖的老板,皮肤白皙,肥肥壮壮,满脸油光。如果是私会党员,也未免太斯文---败类了。学校的校长是个锡克女人,就那么近的距离,她校里的同学放浪形骸,形同在她家门前大解,她没有感觉的吗?

最近一个马来西亚基金会以“什么是大马团结的阻力与助力”为题的工作坊上,亚航执行员(基金信托人)安东尼费南达斯提出,“如果国民学校好,家长自然会送孩子就读,但我国的国民学校表现并不出色。”

这当然是排除寥寥数间优异的国民学校在外,特别是国中。我甚不明白为什么换个年代,我念书时候的中学素质,会下降得如此厉害。或许一窥公务员的泛惯例,大约是最明显的变化。官方记录中我的母校,尽管还保持华文名字,但不知何时已经从国民型变成国中,难怪外甥女说很多学生已不报考华文了。

如果知道孩子大概在学术上不会有标清的表现,很可能他一毕业就忘光从课本上学的知识,我们能不能至少要求像样一点的学习环境、老师的素质、正直的领航人?我们的要求实在卑微得佷了,不关种族主义的事。

当然也可以去收费昂贵的私校,那儿孩子学到的,怎知会不会是虚荣攀比更加功利?私中突出的不仅是阶级问题,我的某位亲戚的女儿,为了获得同侪平等的眼光,不惜偷同学的名牌文具,事情闹大了,结果亲戚不得不把她转去平民化的国中。我们如何教一个乳臭或黄毛,单独与环境对抗,坚持洁身自爱呢?有孩子的家长,都知道是说易行难的事。

这个连学巴大叔都很清楚,他说:“书读不到的,去国中的几多被抓去巴西古当革戒所戒烟啊,还是去独中吧。”

8 comments:

  1. 国中素质下降,独中亦岌岌可危了(个人意见)。毕竟独中教师的薪金问题一天不解决,也难吸引到,或留住高素质的年轻教师。这也是近年来私立学校越来越盛行的原因吧。

    ReplyDelete
  2. 說實在話,我也一直對沒有去念獨中感到遺憾呢。

    ReplyDelete
  3. 我……国民型,很幸福……=)

    ReplyDelete
  4. shuying和玫瑰,新山这里没有国民型中学呢。我们少了选择。然而相较于国中,国民型面对的也是数不尽的辛酸,管理层的压力一点也不少。
    老实说,我觉得玫瑰会在华仁独中艳压群众。然而过去的事甭提了。

    ReplyDelete
  5. 范老师,我不知道你的规划是什么,考获硕士之后,继续教书的话,独中能够付给的回馈实在太委屈了。我有一个姑姑曾是中华独中老师,我多少了解的。她不畏言懂事部的僵化和剥削。
    杨邦尼老师也曾三番四次公开呼吁过的。我们家长也晓得,并同情。面对庞大的班级和工作量,独中老师们还可以一一关心同学,我们已经十分感激了。

    然而,换去那几间私中教华文的话,会不会如新加坡学生那样让人气馁呢?毕竟他们还是轻视华文。

    历史是流动的,独中得不断自尊自重,怎知,内忧外患之下,现在的优势或许会改变的。管理层真的应该好好检视。

    ReplyDelete
  6. 就读国中或独中,优或劣都不能盖棺论定,这也得视掌校者的能力与学生的素质.送不送独中,学费也是家长必须考量的问题,至于孩子能否成材,说真的,还得靠孩子自己了.

    ReplyDelete
  7. maileng姨太擡舉小弟了。
    話説,華仁中學的素質似乎一直在下跌。
    同意薰衣草夫人,我無法成才,沒有人能怨,只能怨自己罷了。

    ReplyDelete
  8. 夫人,就是害怕孩子不长进,连带习得一身坏脾性。

    玫瑰,你的日子长着呢,别那么悲观OK?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