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代理孕母和试管婴儿

代理孕母和试管婴儿 29-9-2009

二十八日的报章报导一篇医院疏忽的新闻。美国俄亥俄有两对夫妇去该家医院做试管婴儿疗程,结果一方的受精卵错置在另一个妈妈子宫里。试管婴儿的手续是把不孕妇女的几个卵子取出,在实验室里跟丈夫的精子受精,然后再放回妇女的子宫里去。就是应用科技帮忙一把,因为许多不孕的妇女的问题出在输卵管堵塞,受精卵无法顺利跌入子宫内着床。

现在人为疏忽,该妇女怀了别人家的孩子,虽然由她的血水抚育九个月,但孩子基因不是她家的。她无端端做了“代理孕母”。自从试管婴儿技术推出,甚至还没面世,社会上闹出极端争执,其一就是“代理孕母”。意思是,试管婴儿会鼓励社会下阶层的女人出租子宫,为上层社会家庭怀胎,难免涉及商业交换,对道德伦理造成反冲。

尽管成功怀孕(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不太高,大约三次里有一次)后第十天就知道摆乌龙,该妇女坚持继续保存胎儿,用她自己的身体培育别人的胚胎。后来孩子健康出生,代理孕母立即交付给他的血缘父母。此举当然立身扬名,别说孩子的血缘父母感激涕零,社会人士也是对她肃然起敬,推崇备至。

这位成功受孕的母亲年纪不小,已经四十,想来遗憾十分。事件其中的赔偿合约协定什么的,没有具体说明。情感上她做了一个很伟大的决定,然而还要自己的孩子的话,她和丈夫得再接再厉,成功会不会重临是艰难的未知。

试管婴儿的发展势如破竹,从七十年代初期在欧洲美国开始,不过三十年的光阴,俯拾即是,连新山也有数间助孕中心,许多妇科医生更是兴致勃勃的埋首其中。因为需求供应原理,迫切的市场主导了助孕中心的崛起和强大。原因莫非是不孕的女人或男人逐步增加中,而为何增加?牵涉的因素有社会变迁、环境污染、文化改变、食物生活习惯等等,无法细述,也太复杂了。

身为旁观者(即单身或已有孩子的人们),有没有曾经纳闷过?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功夫和金钱去做试管婴儿,那种很techno的宝宝?在这里,每次尝试少不了马币三万以上,而且未必成功受孕。接受疗程的妇女需频繁施打荷尔蒙针,有很大的副作用,又影响她的日常生活,对一部分的女人也有危险性。

而且世界各地的医学报告陆续揭露某些试管婴儿带有先天缺陷的可能性,尤其是染色体及骨骼肌肉异常。毕竟助孕科技缩短了精子从阴道至输卵管漫长的道路,将天择过程摒弃,使到不一定是最强壮的精子才能游及卵子,她根本就近在眼前与精子们混一起。

我也是旁观者的身份,心中一直盘旋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不领养他人孩子、孤儿?”

之前的年代常发生的冲突是,小孩长大之后登报寻血缘父母。然而生母还是不如养母,被领养的人虽然不是亲生,养育之恩还是重如山。我同年代的领养儿还相当多的,那时候的母亲几乎都非常大爱,视别人的孩子如己出。这现象也有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助孕的技术,无子女的夫妻不作他想,当然也有另娶二房的。当孩子小的时候,养父母或不敢透露详情,孩子长大后发现或被告知,再去找血缘父母,如果他自小受善待,不过只是圆一个嫌疑。

父爱母爱,其实是很伸缩性。

我为旁观者的想法,最近才明白为什么试管受精变成众人的救命之星。回到最根本,是延续基因这回事。自己的一部分基因,跟选择的最好配偶基因混合,继承到亲生的孩子身上。某种程度上,自己的某一部分就得到永生。生育是生物的最伟大活动,为的就是延续其基因,让“自己”长生不老。

这么说来,试管婴儿科技算是造福人群了。尽管开始时,它面对了十分激烈的异议,大家十分害怕它会造成不堪设想的畸形儿;时过境迁,看到健康的试管宝宝出生,大家反而乐于接受了,而且迎合市场需求,越来越普遍。

只是,试管婴儿的科技,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如从培养皿制造复制细胞、进而复制人体组织和,婴儿。未成熟的胚胎,可以生产干细胞,用做种种退化性疾病医疗,是“仙丹”。为此,科学家可以以胚胎农场的方式生产。移植前基因诊断(PGD)甚至可以选择怀什么样的婴儿,包括男或女。未来如果需要,还可以改造胚胎的基因,如崁入其他物种的一点基因,让婴儿更强壮。

当先进国家在纷争不休有关医学伦理和技术的界限的时候,这些初步的技术已经默默地在我国打好基础,现在已经壮志凌云。数年前我曾经在台下观看国内赫赫有名的助孕先锋发表他的心得,台上的踌躇满志锋芒毕露,对照台下众生懵懵懂懂,纵横三大民族不同文化和宗教的专科医师,没几人起身提问深刻的问题。

也许现在情况不同了,连与我同年的医科旧识步入妇科后,即使他自己生的三个全是女儿,在自家诊所做助孕,协助病人怀孕之余,当然也筛选男或女胚胎---为了迎合市场。

那么把责任推到商业走向,是不是就行了呢?

1 comment:

  1. 懂了!原来是延续基因,让“自己”得以永生!和中国人强调的“传宗接代”观念不谋而合!:)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