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牵我过马路

你说弄丢了几百块钱的电话,我还会有好脸色给他看吗?何况是之前已经警告过的。

才刚不见了皮夹子,损了三十元现钞和身份证件,几个星期不到,又来不见了电话。居然是自己的愚笨造成的----他把手提电话留在校车里的寒衣口袋,一放学上车再搜就没了。无凭无据,找谁要去?从司机到每位车友,没有人“看见”。

年头买电话的时候,老大还挑三选四,要这个款那个功能,要炫要inupto date,你说我能不气吗?他懂个什么功能?跟同学瞎拼车大炮,就以为很了解。在这个狗屁年纪,给他用支电话,像还没学会游泳就丢他进去太平洋,第一个月费用就超额了----他去网络下载youtube。我只好时常用游泳圈套着他,不要乱来。

平时我不厌其烦,叮咛到我出口成章变自动化:“在路边讲电话注意别让人抢去,电话收好在裤袋别握手中,坐着时注意扒手。。。。”岂知是这样子弄丢的,提醒了那么多不是很冤枉?

别提他的同学传给他奇奇怪怪的影片和歌曲,黄明志啦谁啦,脑袋还混沌不清,只懂得暗笑暗爽。气得我。他爸一买回来比我的款式还炫的,我已经火三四天了,知子莫若母,甭那么信任儿子吧。结果,寿命不到一年就在他手中演嫦娥奔月。我的手机至今还是唯一的第一支。

这个少年郎噢,以为钱很容易赚啊。脑袋草做的啊?

然后在龙应台的《目送》读到她儿子跟爸爸的冲突:十八岁的儿子倒车的时候,撞到路旁的一辆车,爸爸赔了几千块。因此爸爸就对儿子开车很不放心,每次爸爸坐儿子旁边看他开车,两只眼睛盯着儿子每个动作,没有一个动作是他满意的。

她儿子说:“难道爸爸没经历过这个阶段吗?他年轻时甚至翻过车。他没有年轻过吗?。。。。成年人不记得年轻时怎么回事,他们太自以为是了。”

哼哼,强词。

没错,很小的时候,我拿整篮的鸡蛋顶在头上扮牛奶女郎,结果一个不留,通通在地上开花。那是我们家一星期的晚餐菜色。大学时候乘长途巴士,潇洒地把背包丢上头顶的置物箱,抵达时候没有检查,隔天才知道眼镜从没扣好的背包口滑出去,一去不复返。那眼镜两百元,而大学时我没有兼职赚钱。

好吧,如果年轻总是要从挫折中长大,那把老人言留心听好,趋吉避凶不是更好么?至少甭老妈子夜半惊醒,忧患跟夜尿一样成习惯。

才十三岁,长路还漫漫啊。我的长夜更是。

岂知,现在一起要过马路时,他已经自动伸手来拉我,想领我穿过车水马龙。他认为自己过路的技术比我厉害。

我不好意思让他握手心,只让他拉手腕。因为没两分钟,可能忍不住又要数落他的。

我不是故意的。

5 comments:

  1. haha~我现在都已经一直在唠叨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男孩都那么粗心的呢?

    biyun

    ReplyDelete
  2. 我都选择性的唠叨。。。。

    ReplyDelete
  3. 我儿子常常丢三落四,很多东西也用不久。。。我的夜还长!也许来得太容易,不懂得珍惜。

    ReplyDelete
  4. 他肯牵你的手,是因为爱护你,就让他牵吧,这跟他老不见东西是两码子事.孩子粗心,我们当然会气,其实我们骂过之后,他们也会愧疚的.只是他们仍会重犯,我们仍会气得半死.奇怪的是,为什么我们做妈妈的比做爸爸的火气更大?

    ReplyDelete
  5. 楼上的妈妈们(oop,普普排外)咱们小声讲---男生脑里少掉的筋啊,就因为移到胯下去了。细胞不够用之故。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