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6, 2010

何宇恒会捞过界去香港吗?

何宇恒(照片来自互联网)



大马独立电影导演何宇恒,长得很好笑,我的意思是,一见他的样子你就打从心里发笑。不是因为歧视他的模样怪,而是因为他平时的谈吐及作品,总是充满滑稽感。另一个见了也是要笑的导演,就是Lau Seng TatLau的成就也是很好的,不过他的脸孔跟何宇恒一样,懵懵的,但看轻的话,是你走宝了。


跟阿牛陈庆祥在《初恋红豆冰》里表现的懵是不一样的。


何宇恒接受《保罗的东方电影》的访问,有没有到香港导戏的计划?何宇恒会不会学吴宇森过界到一个更宽阔的世界去成就他的理想?那边有更好的演员、资金、环境、善意的制度、开放的观念,将使他的前途更加平步轻盈。像蔡明亮、何慰庭。


何宇恒回答保罗说目前还没有计划。


如果何导真的要去香港拍戏了,将是我们的大损失。我想何导心中也舍不得,他们这些独立电影发迹的题材,都是很大马的,是从大马的社会采取的材料,虽然基于六十巴仙国语的局限,FINAS不承认为我国本土电影。


如果你常有机会到国外去溜,旅行也好、工作也好、念书也好、蜜月也好、探望孩子也好,我想大部分的我们心底总是在别人的国家里特别地想家,特别毫无疑惑地肯定了自己是马来西亚人。虽然在家里的客厅里看电视新闻读报章的时候,总是愤而想移民,到了国外却想念家门前的臭水沟。


也许人到中年才体会这种感触,落叶归根嘛。年轻的还是想飞得远远的,总想当地球人,国界对他们来说算是什么东西,乡土不能成为翱翔的牵绊。


对于艺文工作者,(电影算吗?市场因素不得不占很大的比率呀。)在本土的环境汲取养分,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至少在打稳基础的阶段。还没有成为地球文化人之前,你先得是个实在的kampung child吧。家乡能够给你殷实的地基,或许很久以后仍然是灵感的泉源。


八九十年代很出色的舞者罗碧芳,跟伴侣去国到英国成立碧马舞团,在马来西亚时的作品十分的西化,她是大马现代舞的启蒙之一,到了欧洲却十分马来西亚化起来,表现的是大马舞蹈文化的种种。或许在当地竞争之下不得不激发创作的特色,如露丝。圣。丹尼斯(1879-1968)崛起靠的是异国情调,她的学

来源:wikipedia

校培养出最重要的学生之一就是玛莎。葛兰姆。

来源:wikipedia

在我们的社会要成就一个有作为的导演不容易,有成就的他们离开咱们真是要痛哭的。我们有那么多的故事,谁来替我们真实地讲出来啊?


还有椰楼映画也是。我们要珍惜。

来源:椰楼映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