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痛苦的便袐





九十年代时,在新加坡念书的同学开始装互联网,当时技术刚开始,他下载一个软件要等到清晨。现在当然往事不堪回首。

可是,当仪器坏掉的时候,你拿它奈何啊,只有被它整得七孔生烟的份。然后你就清楚地了解便袐的痛苦了。看着那个条状,一届一届地慢慢爬,一个不明状况,忽地又收缩回去,你还来不及结束,马上替你截断,恨得眼珠都翻白了。

广告上的甜言蜜语,全是骗人的。至少大马的电讯本事真的非常有限。

还是,我被宠坏了。

另注:雕塑是法国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的作品,在华盛顿Smithsonian博物院展时拍的。为抒情也好,为意表也好,随意诠释。



9 comments:

  1. 对对对。。。当年的速度只有28k, 56k 而已, 都不懂以前是怎样“挨”过来的。。。。XD 。。。而且当年的网络不便宜哦。。。。一个小时 RM1.50 唉。。。。。。。

    ReplyDelete
  2. 琢磨M姨在第一张照片里,秀出了内在美? ----阿包

    ReplyDelete
  3. 这个ruyi是那个佳礼的如意阿姨吗?

    第二张重重叠叠的大肚皮,像阿包呢。阿包的祖先是不是槟岛的发展重臣?

    ReplyDelete
  4. 我昨夜肚子疼,想出点什么来,却又出不来,就想起你这篇文来。精准唷,你的形容

    ReplyDelete
  5. 颜叔叔当时的心情一定像第三幅照片一样。嘿。

    ReplyDelete
  6. maileng姨,你害我把那些藝術品都看成是一坨坨的……尤其那個顔色又一樣。

    ReplyDelete
  7. 小桥,好心啦。人家的艺术品值很多很多钱的呢。

    ReplyDelete
  8. 这我当然知道,不然为什么每次当你要踩上那一坨坨东西的时候人家会提醒你说:“小心啊!那边有黄金,别踩着了!” :-P

    ReplyDelete
  9. 小桥,哈哈,踩着这个黄金和那个黄金,感受特别不同啊。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