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男性

取自双响炮,朱德庸


男人


前两天在副刊读到荷田田写的《跟我说爱我》,提及她丈夫坐在驾驶盘前像僵尸,触及我的笑神经,几乎窒息。有时候,冷战中或意见不合之后,男人碍着面子,眼光不肯落在你的身上,直挺挺地办他的事,真的像具僵尸。这种微妙,没有经历一段结实的相处,还真不会描绘。


男孩


忍不住的时候我要骂人,骂他懒惰,作文怎么草草了事,七八十个字交差。他瞪大眼睛,义正言辞地说:“这不是懒惰,懒惰是不肯做;这是能力问题!”触及能力,你不能大声了,虽然在我看来,能力或懒惰,不思上进,还不是一样。巧言令色。


还不是男人的动物


总是跟我吵架,吵完后反脸,不肯和谐,跟我说话的语气像敌人。早晨他赖床,我躺倒在他的背上,还真舒服,身长已经跟我一样,宽度阔很多,有很多cushioning。每次我挑他的缺点结果闹起来,他爸提醒我曾经也犯过,让我冷静一点。

我急啊。叛逆怎么选我做对象,喜吃软怕吃硬,他敢对爸爸如法炮制?

Comments

  1. 别怪男人像僵尸,女人被动起来像蜡像,很真,但一点反应也没有。男人之所以被动,是因为长期过于主动,有点倦了!

    别怪男孩对你叛逆,是因为你心太软,爸爸只好委屈扮臭人!

    呵呵。。。。。:)

    ReplyDelete
  2. 跟三个男性亲密地活在一起,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ReplyDelete
  3. 普普,讲起男人女人,十多年的婚姻生活,我懂的没你少吧?呵呵。女人倦的时候,就默不出声,男人想怎办就怎办,吃亏了才来数落他。

    颜叔叔,可不是?家里除了那条母狗,就我一个雌的。哈哈。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