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墨汁般的幽默


墨汁般的幽默

许裕全的文笔是不容置疑的,他写《从大丽花到兰花-----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6874?tid=3

“有时我倚栏遐想,这么多年来,父母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碰撞生活的各个层面元素,我像是他们的药,三分毒七分补,龃龉难免,摩擦难免,断裂疏离更是难免,但横竖看这都是必要的过程。

我没有过强的能力,只像菩萨低眉不语,人子一场,劫难来了不逃离。

关于这点,我想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我们都讷言,选择了不说。”

想起了几天前撤手归天的丈夫的大姨,生命的最后一年,多灾多难,年中方因子宫癌化疗,加上之前的种种宿疾,她受不了了。开斋节时去国家心脏中心探她,她的生命正一点一滴地撤离。老来生病,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的都是长媳妇,虽然两人龃龉不断,但也不离不弃数十年。那种龃龉,是我们到她家中也明明白白看到的,没有遮掩。

这些感受,没有在老者身边守候的人,岂可动动嘴皮就表演大义凛然?几车子的钞票也不如日复一日的喂食净身。

许裕全的文笔总是笑中带泪,泪中带笑。不是由于他自认猪头,出版过《猪头看过来》和《宝贝,猪头一下》那种很平旦漫画似的文字模式,不,应该更高档一些。近年来他写了很多很出色的文章,连连获国内外大奖,灵感泉源是否来自家中被病魔折磨的父母?那些真实挫折引发的抒情,反倒太叫人心酸。

散文写得好,特别又是写我们附近的环境,大丽花兰花新山中央医院的病楼,从一叠吉隆坡的文字中读来特别眼前一亮。他的文字很中生代,不是那些脆啵啵带着晨雾的椰菜花可以了解的,是那些浸在腌菜瓮里皱巴巴的大头菜,因为岁月洗练、从咸到苦,从苦到甘,才能产生共鸣,即使是悲从中来,腹中酸水咕噜作响。

好好经营一下,期望许裕全可以出新的散文结集。

2 comments:

  1. 很想对许裕全说;加油!!
    他对生活的态度,对情绪的化解,对父母的孝心,都是我们要学习的!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