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曾有的青春记事

宽柔中学97周年校庆,古来分校。用图说话。



认真,自己来。家里也有动手吗?
什么东东?--原来是迷宫。“不可乱打人”一句笑死我。
女童军的杰作,热情邀请并打保证票,她们扎的桌椅不会坍塌。
耀眼的青春,飞扬的颜色。
晴空万里,天气出奇地美好。
各有特色的广告。
很酷的气球推销员。
全是男生,扎头巾的那位最用心?
一开始十分神气的蔬菜,到下午全垂头丧气,只好大喊倾销。
惨不忍目睹的小蛋糕,带有稚气,可爱的女生嗲声叫卖。
这档有水准。
热心的亲属出动,当场表演包饺子。
看起来不错吃,弄的是男生。热门的玩意,当靶的同学好sporting。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也无不用善后的宴席。那个用水喉喷射脏锅的点子很不错,经验丰富下。
the moment。
快结束了,心中不舍吗?
这样的学生,老师疼死了。
这样的中学生涯 很容易让人倾心。加油。

Comments

  1. 不是,我是国中生。家里穷不能上独中,上完小学就分配到国民中学去。如果没记错,我们是第一批转到国中念预备班的华校生。在国中只有单科华文,其他的都是马来语,当然还有英语。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