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0, 2010

气氛还在

那个气氛对了,他硬是要坐到我腿上,来做他的作业。


做作业是很讨厌的事,常常惹得我怒号,纸上的问题又是笨得要命,科学应该是用手弄的,然而他们需背好作答的要点才能考试。目标写“为了比较。。。。”,变化形式写“越来越。。。。”,还有那个固定性操从性变数什么的,四年级的科学,像块砖。


他不仅坐上我的腿了,还伸手把我的头按下,让我脸靠在他的脸颊。我嗅了嗅头发,念叨:“臭!”。


他头也不回,应道:“我都还没冲凉,谁叫你嗅?”颇有我自作自受的意思。


我的颈项酸了,抬起没一阵,他又伸手把我头按下,非靠着他的不可。我盘着的腿痹了,他善意地让我打开腿,他直接坐到椅上,可我还是得贴紧他的背,脸还是得互相黏住。


他投诉:“为什么你们大人每天要睡一起,为什么我不能跟妈咪睡了?”

“你们很久没有抱我久久了。。。。”

是的,大人要反省。


他比哥哥悍些。哥哥在外面被攻击的事,他画了一些漫画,可见他放在心里。他也跟班级任讲了,老师回头来报告说,他眼眶闪着泪光。

几年前哥哥也曾经如此爱着我啊,同样的年纪。接着没多久,突然,曲线玲珑的娃娃占据了他所有的脑袋空间,我就变退到帘后的慈禧跟他角力。


时光荏苒。

。。。。。。。。。。。。。。。。。。。。。。。


你的承诺算数吗? 2008年八月十三日


我坐在电脑前,他走过来站一旁看着。好久没有和他肌肤相亲了,我伸手刚好环住他的腰,歪头依在他厚实的胸膛。他静立了一分钟,轻轻的把脸颊靠到我发上。我们互相依偎,没有说话。半响,他抬起头,转身离开。我来得及在他消失在门口之前问他一句话:“我以后可以投靠你吗?”


他的回答拌着下楼的脚步声“当然可以。”


毫无疑义,轻松爽快。


笑了笑,我这是向许愿井投钱币吗?未来他真的会对我好吗?


一个十一岁,喜欢发愣,像妈妈一样爱吃巧克力的男孩随口的回答,未经风霜的一句话,算是承诺吗?



从前我在左手食指上戴只金戒子,很软的纯金,是母亲的,我从她的抽屉里搜出来。母亲没什么存款,有点小钱就买小件的金饰来存,当然也有些是上代传下来的。我的这只戒子,开始戴的时候,刚过完中学,入大学的时候。用意是提醒自己,这是和母亲还有家庭的联系。几年来,戒子让我戴得不成圆型,常割破我的皮肤。回到家里,总要麻烦大哥用铁槌子敲回圆形。我养成时常用右手指转这个戒子的习惯。


结了婚,左手无名指多戴一个金戒子。原本也是纯金,因为太容易变形,我特地另买了一对新的916黄金,换掉我的婚戒。开始时左手共戴两只,食指和无名指。右手指比较粗,戴不下。


工作的缘故,婚后我和丈夫没有住一起,我留在老家和母亲日夜相对。慢慢的觉得老年的母亲怎地唠叨,无理取闹,天天总有事和父亲吵。我把食指上的戒子退下了,习惯变成转动无名指上的戒子。


搬离老家,到新山来和丈夫相处,建立我们自己的新家庭,我忘了还回母亲的纯金戒子,到现在,虽没戴在手上,可是也不想还了。



再多十年二十年,我变得和母亲一样不可理议,无理取闹的时候,儿子他会对我好吗?我只能再次笑自己。

3 comments:

  1. 未经风霜的承诺,将来真不能兑现,也只能当作发了一场春梦。

    ReplyDelete
  2. 我发现天下妈妈都是一样的。我常常对妻说:“不要期望孩子长大后会留在你身边,那时你才知道只有我对你好!”:)

    ReplyDelete
  3. 颜叔叔,因为从前到现在一直作噩梦,还不知将作到几时,将来还要当着发春梦,实在是。。。

    普普,反过来说,妻子也对如此说的时候,请用行动鼓励她。老到没有牙不方便接吻,就继续牵手吧。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