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弟弟的部落格

弟弟定时在某报写专栏,因为编辑有时会动刀删改他的文章,结果他开了一个部落格,把原汁原味的文字贴出来。像他这种级别,文章被删改,是相当难受的。

有次我在吉隆坡见他,皱眉说他的专栏文字写得很硬,一大堆学术名称,看不懂。他斜眼糗我:“难道要写得像某某一样吗?”我噤了一噤,心想那个专栏我可看得顶开心的。写得通俗,大家容易消化,会心一笑之余,心领神会不好吗?

既然他抛那么一个大白眼,我就不好意思再提了。岂有此理,他可不记得他念博士班时,他老姐我救济过他一点点的零用钱。那可别怪我跟他小眉小眼。

不过听他讲课真的很舒服。卫塞节他去新加坡玩,住我家,谁叫他还保持单身,几十岁的人了,他姐夫还要审问去新加坡见谁?到哪里去?---单身就脱不了乳臭。感觉上,兄长潜意识想确保他的安全。

我们边喝白咖啡边听他讲一神教的起源,如痴如醉。自己的专长学得精,又懂得清楚分享,真好。

弟弟今年才问我怎么开部落格,虽然他在报章写了多年,但不玩部落格,直到现在才想开一个,但是他的格子没有人留言。或许还很新,而且他又时时像老学究一样,特别是动不动拉出一些学术语来晒,多数人没什么兴趣,看了第一段马上卷到最后一行。

每次偷他的文章我都没有告诉他,以前是他自己寄给我的,既然他志在分享,我读得有趣的就贴出来,现在是从他的部落格抄来。没有放他的链接好像很没礼貌,但是我想让他自己发现他老姐居然写了几年部落格,目前还不想到衙门自首。

还有,要提防阿包先生,他不知会不会去弟弟的格子那儿搞乱。瞧阿包唯恐不乱的性子,好像会----阿包别多事。
咱们还不想上前自首(~ o ~)

5 comments:

  1. 阿包一脸委屈,弱弱地问:“M姨,阿包的性子真的是唯恐不乱吗?”

    没等到M姨的回答,阿包已经哇的一声,眼泪决堤,转过头抽泣地作出控诉,“太座,有人欺负你老公。。。”

    太座哄着阿包说:“你很丑,可是你很温柔。。。”


    +++++++++++++++++++++++++++++++++++++++++++

    我开始涉及哲学时,大约是8年前,是因为要骗政府的7位数研发辅助金,当年是硬生生吞下了亚里斯多德的《形上学/本体论》。几年后,巧遇一韩姓教授,启蒙我对“结构主义”的认识,提供我另一思维途径。我生性懒惰,除了对“结构主义”有较深度认识外,其他哲学理论只能滥竽充数、东鳞西爪一番,不敢在你老弟面前耍大斧。。。。不果,我不介意以一个狐媚的“阿玲”身份去诱惑他。





    阿包

    ReplyDelete
  2. 不罗嗦,你弟弟的部落格在哪儿?是新山老弟么?

    ReplyDelete
  3. 阿包,丑也可以很坏蛋。比干的后代多不是好人,例子名言“鱼从头部开始臭”的那位。
    弟弟校园多得是有脑有貌的女生,犯得着你诱惑他吗?

    颜叔叔,不是那人,那个本名就叫老弟,在新山做回收生意。
    我弟弟是频临绝种动物,只驾得起myvi,下班回家穿的T裇像抹脚布。这样的动物应该受保护。

    我还是怕你们去他那儿把我供出来,那就不好玩了。

    ReplyDelete
  4. 你弟弟学的是什么呀,和宗教有关。。。一神教,没听过,是不是指回教基督教的一神教呀?

    ReplyDelete
  5. 是的,还有犹太教。他的博士位修宗教比较,属于哲学系。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