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3, 2010

住海边的日子

板屋的后面就是沙滩。小宝宝是母亲和邻家妈妈替人照顾的孩子。

我一出生就住海边,直到十二岁。海边的风景和海浪的变化紧紧的扣住我的童年日子。虽说是住在海边,但不像现在富豪人家,独栋别墅,一条狼狗,闲时在海滩绘画 。我们住的是跟马来人租的小板屋,前面是小小店面,后面是住处, 最重要的是屋主肯赊帐。爸爸把后墙打通,搭建延长,才有了厨房和厕所。后门一开就是海边的防水堤,下去是绵绵的洁白沙滩,白天海风拌着水气吹进屋里,虽然屋顶是锌板,有了海风还不至于闷热难熬。屋子靠的是南中国海,是有大风浪的大海,气势磅礴,无边无际,不像这里南马看到的是海峡的海,平平无奇。每当同学要特地长途跋涉去看海,我心里总庆幸的说:“我一开门就看到了”。


我们住的地方算是市中心,屋前有泊油路,大卡车和巴士来来往往。平民很少汽车,出门用脚踏车或三轮车。因为屋前相对危险,所以我们放学后的时间多在屋后溜达,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开爸妈的视线。家里五个小毛头等吃,爸妈整天为五斗米折腰,忙不过来,我们是自己找乐子。幸运的邻家也是多子辈,不难找同龄的玩伴。因为都是穷苦人家,左邻右舍都很互助,包括管教小孩,所以父母很放心我们到处玩,邻家父母看到危险会阻止。


就是因为全部家长都面命耳提,我没有在海里学会游泳,长大了才在泳池学会的。有时候会看到一群大人慌张的聚集一起,从海里抬一个孩子上岸,多是马来人。一回是我校华人同学,由马来渔父拉上来的,但已经回魂无术。每次碰到类似案件,妈妈都会绘声绘色地唬吓我们,所以我们会下水玩,但不会去太远,还好这海滩的斜度缓慢,相对安全。再说玩水湿了一身,得换多件衣服,给妈妈发现一定挨顿骂。


屋边屋后有几棵树,树身不高,是我们的天堂。大人在树杆绑上秋千,让小孩荡。另外有棵矮树,树桠很多,我们常爬上去玩。有人在树枝间搭个简陋小舍,有屋板可以躺,下午风凉,叶子把阳光筛掉,是偷懒的好地方。有时我们在树下起火来玩,煮叶子和沙。大家的屋子都是板做的,我们玩火给大人们骂不是新鲜事。如果傍晚时分在沙滩,大人起煹火烧垃圾,小孩一定不缺席。火起得很大,烧到五六尺高,我们忙着加垃圾和树枝。大人常常在沙上起火烧东西,没事也起个火,慰籍无聊又压抑的心情。


那时的海边相当干净,爸爸可以在海边捉到大螃蟹,为晚餐加料。哥哥也在海里捉了很多美丽的大蚌类,收集一级的贝壳。哥哥是男孩,大胆得多,海是他玩得淋漓尽致的地方。他游泳潜水的本领都是小时候自然学会的,现在当上潜水教练,拜儿时环境的熏陶。


我们一排屋子的附近有条大水沟,把废水排到海边。那儿是寻找宝藏的地方,我记得曾找到几个颜色鲜艳的塑料玩具,质地比较好的,爸爸不会买给我们的那种,当时开心得不得了,珍藏了数年。每年年底季候风走了之后,海滩上会留下许多垃圾,由海浪带来的,也是寻找意外惊喜的时光。那个时间的垃圾没有这么多塑料带,动物尸体之类的。然而沙上的“黄金”,甚是常见,因为渔夫的习惯是就大地方便,纱龙布一提就可,痛快豪爽。


妈妈为政府部门工作的年轻王老五洗熨衣服帮辅家用。这些王老五,互相介绍,为妈妈招客。他们穿上班的衬衣和西裤,对我们来说不是负担得起的。所以当妈妈把衣服晒在屋后的沙滩上,我们的职责就是留神看守免被附近的马来小孩偷去。我们年龄小的,不太懂事,玩得忘记,结果让妈妈难堪的给顾客道歉不下几回。还好这些年轻人都很厚道,不责怪妈妈。当年这几个皮肤白晰的男人,口吐洋话,代表着高教育,家境不错的阶级,可是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们白眼看。现在我所知道的两个人,一个在我家乡当开业医生,妈妈去看病时他还记得。另一个在这里是个非常成功的发展商,也是地方领袖。


海边也住着马来人,不过在另一处。平时井水不犯河水。有时他们的小孩会过来我们屋后的海滩,路过。也有特地来,偷一点东西,或来吓吓人,因为狗会大吠。那些不怕狗的会结群来欺负我们,我们通常是跑回家,父母叮咛过不要和他们硬碰。碰上了,站在家后门口,用力的瞪,瞪到他们走远。记得只有哥哥和他们打过架,打得厉害了,大人去找甘邦里的领袖说话。


有次我和一位同学踏脚车到远一点的沙滩去聊天,来几个马来人,与我们差不多年纪。同学发育早,他们占人多摸了她胸部一下。我吓死了,没料到我同学一个转身飞脚踢出去,然后我们才跑。从此对她刮目相看。


沙滩上长一种植物,蔓延很快,绿油油的叶子把大片沙地遮住,好象是猪农喂猪的食料。我们习惯赤脚乱跑,在沙上要行动方便,穿鞋可不行。所以被藏在叶子下的玻璃片和铁片割伤的事也不少。自己处理的方法是,用人字拖鞋底拍打伤处,把血逼出来,伤口浅的,继续玩;伤口深的,流血不止,只好回家找爸妈,挨骂了,再由他们处理。爸妈用的是“六九三”药粉,什么伤口都行,包括靡烂的蚊虫咬伤。大病才找医生,因为没时间,也没那么多钱。我们整天在屋外活动,饿的很快,吃得很乖,基本上很少病痛。或许寄生虫除外。


中学时候,几次随团海边露营。到海边野餐露营是当红节目,因为方便,整条海岸线就在市里。那种兴奋,还真难形容。月亮下,海浪声,微风熏,煹火暖,臭味相投的同伴,聊到星星隐去。年少轻狂的日子,我们有我们的快乐。

3 comments:

  1. 你写得好仔细!让我不禁也想起我的童年啊。
    老家也靠海,常常步行或踩单车去吹海风呢...

    ReplyDelete
  2. 您文字透露出来的情感真的很细腻

    ReplyDelete
  3. 范老师也是吹海风长大的哦?身带咸鱼味。。。有人知道我的出生地居然这样讲我。

    颜叔叔过奖。是2008年写的东西,为下一篇启幕。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