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2, 2010

《我来自华小》

睡意重重的早晨,等待校车当儿,争取时间延续睡眠。
胸前一个袋、背后一个袋、手中再一个。超负的最佳诠释。这是华小学生。

上个星期日AEC播放椰楼映画制作《我来自华小》,刚好访问的是新山宽柔五间小学。在荧幕里见到好几位认识的小朋友,有些跟孩子共同参与过活动,不过受访的小朋友当然很优秀,不仅是巡察员、校队,代表学校、社团参加比赛,出国参赛的也有。

老大得知去年跟他同台演戏的“Aini女佣”被采访,颇吃味为何没有找他。我说她是扯铃校队哩,也穿着巡察员的制服,比较有故事不是吗?他跟弟弟俩在学校完全无法如鱼得水,怎么会因特出而被选上呢?

除了小孩,也采访了城里出名的校友,如幼儿园时孩子的绘画老师、陈清水舞蹈老师、宽柔老校长等。有一位我留意他好几年了,之前就想提一提。他的教练说他天生有缺陷,是扁平脚,要在武术界脱颖而出不简单,他就是蛮练而成。再看到他在黑板上用左手绘画,我心里就踏实了。

是的,这两个天生的别致,在我老大和老幺身上出现。天知道他们排在主流外吃了多少亏。有时候甚至是屈辱。

李劲松十八岁就成立武术馆,中学刚毕业罢了。我想他心里很清楚不能走大家通常会奋斗的路途,念大专找工作朝九晚五,在领带和电脑之间茫茫度日。或许他的书念得不很好,但是他感激华小给予他的熏陶与栽培。
照片来源www.wushuart.com
我在他身上看到巨大的毅力推动的力量,也看到他的企图心。有多少人会在成立武馆中看到前途和理想呢?多是业余作业,单靠教武维生,简直是抱石头跳河。然而李劲松走了漫漫十多年,没有退缩,甚至更上一层楼。

几年前我在宽中的舞台看他的团体表演武术和舞蹈,虽然武员一洗我国舞蹈员一向以来力气不足的颓况,但是太硬邦邦的肢体,看来些许滑稽。对于李劲松想涉猎舞蹈的野心,我觉得吃力不讨好。对一群习惯使力道的武术高手要求身体柔媚收劲,是不容易的事。

结果他还是坚定地走来,继续结合武术和舞蹈,从外头寻求师源,不断呈现更好的表演。我想他个人一定心系传统舞蹈,喜爱华族表演艺术,所以才大胆走出自我局限。

如果只是李劲松自己一人搞武馆,盈亏单独承担,大概压力也不会太重。不过团体壮大之后,难免需要足够的教练,那么师资和薪水就是一个固定的负担了。在大马搞文艺团体常常陷入这个深坑,非土族的艺文团体基本上得不到国家的辅助。

可见得李劲松一如国内许多持续吞下苦水的艺文工作者,脚下步步是披荆斩棘。

为了保持观众及开拓学生来源,李劲松不得不一直思考创新。最近报章上读到他连市区活动也搞起来了,真正对他钦佩。三十岁的男生而已呢,做着的事,已胜过你我太多。

回到华小,教育氛围有褒有贬,对我们的孩子是善或恶?我还是认为,华小虽难能可贵,但是改革还是迫在眉睫。

8 comments:

  1. 的确,每次看到我小四的弟弟拖着就快和他等重的书包,我心里就很沉重。话说回来,上星期的《我来自华小》我也有看呢!虽然我本身不是出自宽柔小学,但曾在宽中任教的经历也让我心系宽柔。

    题外话:我亦是左撇子,略有扁平足,呵呵。

    ReplyDelete
  2. 还请忽略那么多的“我”字,post得太快忘了修改。 XD

    ReplyDelete
  3. 我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辦法想象當年竟然能夠背負每天至少十樣功課的壓力。
    可是我很慶幸自己是華小生,在華小的歲月為我以後的路鋪下了堅實的根基,不是在功課上,而是待人處世方面。

    ps:左撇子都很聰明的好不好!我多希望自己是左撇子!你看范老師用左手抓滑鼠畫的東西比我用右手抓筆畫的垃圾好不知道有多少呢!

    ReplyDelete
  4. 我就说嘛……教育应该是要能够带领学生发展自己的潜能的……可惜现在的学生只会应付考试。

    ps.很多伟人都是左撇子的不是吗?

    ReplyDelete
  5. 我忘记当年的书包多重了,倒是记得有次去到学校门口,才发现




    忘记带书包…… >.<

    ReplyDelete
  6. 楼上的爱丽丝,你自小就那么糊涂的吗?

    范老师,这次你惨了,老大铁把你当偶像;快快发奋图强,祝你早日扬名立万。你的中华民族领袖篇的点子非常好,再接再厉啊。

    玫瑰,我们就把筹码押在范老师身上好不好?

    小桥,等你爬上教育部长的位置来大刀阔斧吧!加油!(╯3╰)

    ReplyDelete
  7. 没错,我也很庆幸自己是华小生。
    可是今非昔比,现在华小归华小,老师却大不如前。
    怎么说呢?教师这门工作,早已变质。
    老师以前能够很专心,全心全意,尽心尽力的教书,并细心的在学生们的人品与学业方面多家栽培与塑造;如今却要为这许许多多无谓,琐碎的事而烦恼,根本无法专心教书。他们的工作早已不只限于教书,更多的是paper work。。。很多很多的内幕。。。恶性循环,学生的素质也跟着下跌。
    现在的教师,好听的话我们还称他们为“老师”;但是许多老师自己都称自己为“打杂书记”。
    现在的华小,或许已不如从前了。。。

    ReplyDelete
  8. 爱萍妹妹总于开金口。欢迎留言。

    阿姨很怀念很怀念自己小时的老师,当我们还称呼男老师作先生的时代。当然比爱萍的小学更早很多。当我们在踮怀过去的时候,显示对现实的不满,则也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态度。

    当今多数机构的管理都免不了向科学管理看齐,代表每一步骤都需要细细记录评估。这造就老师们庞大的文书工作。你看医院里何不是一样的情景?

    我想这像见树不见林。宗旨是良善的,为减少误差并方便于追究,但其间牵涉的重重作业,却让大家烦不胜烦。教育局却又是个老态龙钟的超大制度,终其所以,改善管理是必行之道。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