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2, 2011

酒鬼的人格特质

我母亲恼我父亲爱喝酒,骂他酒鬼骂了几十年。从前家穷,交不出房租的时候,父亲还是忍不住花钱买醉,大约只有醉了,才能挣开现实的枷锁。

然而我们兄弟姐妹没一个爱喝酒。大家活了几十年,总有尝试的机会,但不太会欣赏。即使品酒是高阶身份代表,但也无法否认病态喝酒花钱又伤身。

在欧美国家,酗酒是社会的大问题。我在伦敦的周日早晨步行,街边总有一滩滩糊状呕吐物。酗酒的少年往往演变成脱离社会安全网的弱势,跟纵欲、嗜毒、嗑药、脱序行为有密切的关联。

我们这边低收入阶层酗酒,也是大问题。白天的路边总有昨夜落下的空酒瓶子、啤酒罐、廉价酒瓶。原住民不节制的饮酒,影响了正常生活,也是恶性循环的社经问题。

如果不是主动拿起酒来喝,一个人会变成酒鬼吗?染上酒瘾是意志薄弱的缘故?可是有些人一拿起酒喝,似乎很难踩刹车,轻易就变成酒精中毒者。

本世纪初,美国的优生运动中,把酒鬼和妓女、男娼、罪犯与意志薄弱者并列,归入不适应社会生活的人,建议他们应该被隔离及绝孕,避免不良基因代代相传。

后来科学家对酒鬼会不会把酒瘾的基因遗传下去,有翻来覆去的辩论,到七十年代,科学家又认为可能还是有遗传的基底。

1980年,柯罗宁格(C. Robert Cloninger)和鲍曼(Michael Bohman)分析瑞典的领养儿童的酒瘾模式,发现这些没有跟原生家庭一起的男孩,亲生父母为酒鬼的人,百分之二十二会成为酒鬼。亲生父母不纵酒的被领养儿,只有百分之十四成为酒鬼。

中度到重度的酒鬼,百分之十八是由酗酒非常严重、有前科的父亲生下来的。而且,这些男孩跟他们的亲生父亲一样,青少年时期就开始酗酒。他们喝酒非常任性、无节制、酒后好斗、容易犯下罪行。研究人员把这类早发型酒鬼称为第二型酒鬼,占所有纵酒领养儿的四分之一。

剩下的四分之三,酒精中毒情况较轻,称为第一型酒鬼。他们也可能会在少年时期开始喝酒,渐进地陷入酒瘾之中。有些人的酒瘾虽然非常严重,但通常没有暴力问题。这群的亲生父母是不是酒鬼,对他们没什么大影响。反而是收养家庭有没有时常接触酒精,影响更大。

由此说来,酒瘾是不是和不同的人格有关?

第一型酒鬼症状较轻,缺乏自制力、常怀罪恶感、容易被外界环境左右。他们酗酒通常是始于朋友的鼓励。一般上,他们情感依赖性高、做事僵化、追求完美、性格内省、很焦虑、渴望帮助别人、有同情心、轻易察觉别人发出的暗示、怕惹麻烦、不会胆大妄为。

第二型酒鬼(柯罗宁格认为遗传负很大的责任),是个性冲动、反社会的冒险家、喜欢寻找新鲜感、容易冲动、不守规矩、不太会躲避伤害、不受拘束、精力充沛、胆大妄为。

看来我父亲是第一类型,属于环境因子,然而具体来说,他也不算是真正的酒鬼。

1987年,柯罗宁格冒着前途受损的危险,发表一项宏观的酒瘾遗传学理论。他认为共有三种人格特质,每一种人格都有一种不同的可遗传生物基础。所以还是跟基因有关。

第一项人格喜欢‘追求新鲜感’、喜欢探险、对新奇事物或食物的刺激反应极为兴奋。这是因为多巴胺(dopamine)的作用。当多巴胺活性升高时,个体会感觉痛快。酒鬼儿子的神经系统对多巴胺反应激烈,自酒精容易获得满足感,远超过神经系统对多巴胺反应较弱的人。

第二项人格特质是‘躲避伤害’,他们的血清素(serotonin)系统非常活跃。血清素有阻断作用,如煞车系统,活跃时让人产生厌恶感,也是协助我们避开处罚及陌生事情的系统。遗传到这个活跃系统的人,胆小、自制、害羞,酒精正好可以阻断这种约束力,使他们减少焦虑,因此他们很容易对酒精发生依赖。血清素系统迟钝的人,则像第二类酒鬼,不受管制。

第三项人格特质为‘报酬依赖度’,相关的神经传导物质是正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它提醒神经系统记住刚收到的报酬,并避开处罚。天生对正肾上腺素敏感的人,对报酬的讯号反应强烈,会一直表现寻求报酬的行为举止。如果做了某件事,得到周围的赞赏,他们就会重复,所以他们对社会暗示很敏感(第一类酒鬼特征)。反之,对正肾上腺素不敏感的人,则冷酷、独立并固执己见(第二类酒鬼特征)。

总结:酒瘾基因决定神经系统如何对外界起反应。第一类酒鬼是受环境影响,具有高‘报酬依赖度’(正肾上腺素敏感)、高‘躲避伤害’(血清素敏感)及低‘寻求新鲜感’(多巴胺迟钝)。第二类型的酒鬼遗传到的神经系统是高‘寻求新鲜感’、低‘躲避伤害’和低‘报酬依赖度’。

柯罗宁格却无法用扎实的实验数据证明这个生化基础的理论。不过至少他证明了遗传因素造就一部分的酒鬼。如果这个理论成立,科学家可以发展药物协助个别的酒鬼更有效地戒酒。

另外,这三种神经传导物质的人格特质理论,可以套在我们身边的人身上,从而观察他们的特质、行为及与他人合作的配合度。

难怪有些小孩不怕处罚,有些小孩却对赞赏完全不买账,有些则必须靠他自己醒悟才会改过。难怪有些人,任你耗尽所有,仍无法把他从恶习中唤醒。

参考:《基因圣战》第十二章‘酒瓶内的基因’

4 comments:

  1. 问题不在于酒,在于人。人是所有问题的根本~:)

    ReplyDelete
  2. 普普,
    是呀。如果明白自己有劣根,就别碰了。

    ReplyDelete
  3.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明白,而是控制不住。

    ReplyDelete
  4. 小桥,
    恶习所以无法克服,因为成事不在人?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