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同学应该知道吗?

老大带来Y老师明年将转校的消息,像苏轼一样,派来派去,明年又要去居銮了。

有点鱼腥味。我暗想或是与管理层的冲突。Y老师在课上喜欢对学生讲一些课外话题,除了激励,也有些国家政治、校园政治,如学校捐款的管理。而跟学生谈及政治,是不允许的。管理层巡逻时会记老师的过。除此之外,性格耿直,也是大过。

另外一个教别科的年轻男老师,老大爱死了,常挂在嘴边。因为正式上课前,他会讲点社会新闻给同学听,好让他们从井底跳出来。这个年龄的学生,好像只对娱乐版和小道消息有兴趣,严肃的媒体报导,兴趣缺缺。有个大人简单提一提,小朋友跳不出井底,至少抬头瞄一下天空什么颜色。

有个老师轻松地带信息给他们,稍微解剖新闻的脉络,偶尔发表老师本身的立场,如“我从来不买报纸,不信主流媒体,我只读网络新闻”之类的气概,让这群幼齿突生仰慕之心。

今年最激情澎拜的当然是吉隆坡709大游行。那段日子,老大回来都会跟我或爸爸核对消息。

前几天,美国华尔街发生抗议游行“占领华尔街”,老大在电视看了新闻,问道:“为什么美国的警察没有阻止集会人士?我们的警察却殴打709的游行队伍?”

华尔街,现在是示威人士占据的地方。

他爸跟他说,在文明的国家,示威游行时,警察不但不阻止,还会维持秩序及疏通交通。抗议游行是民众在体制内表达心中不满的一个管道。

夜里在床上我再跟他解释为什么华尔街发生示威。讲到高薪富人所得与交税的不平等,美国经济放缓,失业问题严重,他就不再专心了。那些概念已经超出他的理解。

打从2008年,老幺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学生向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挥拳之后,到现在他还没忘记。当年老幺才二年级。最近他突然追问,林同学后来怎么样了?我说他去自首,警察抓他了,进监狱和罚款。

那林同学使用暴力的背后,是什么理由,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更无法跟孩子解释。看在老幺的眼里是什么?是挑战掌权者的勇气吧,他那么瘦,叶博士那么胖,对比是如此强烈。

老幺的道德课本介绍历来首相,每位有一个称号,胡先翁是团结之父、老马是现代化之父之类的。课本上推崇同学们要敬爱这些领袖们,感激他们为国家的贡献。可是老马退位之后,还是不甘寂寞,爱掀起千层浪,有的没的乱说话,分裂族群。

我在中学时,还不是把老马当偶像书写,尽力歌颂,呈上给国文老师交差。老马铁腕政策二十几年,是吧,国力有提升,但也造就了现在一箩筐的龌龊及憾事;何况为了维护家族利益,他可不怎么爱惜自己的名声,或国家的稳定。这些,该如何给小朋友讲?

同学们听到这些不考的,有点(十分)敏感的时事,反应有二。一是当耳边风,听了就算了,没有实际用途。二是激起心中的一股气,可能开始质疑长辈,就是校方最害怕的,也是想支配他们的人所担忧的,包括父母,孩子变得难搞、多事了。

世事复杂,这个年龄,应该懂多少,能不能从表面透彻内里?老师照手册教,爸妈也没有完全的答案,答案选边站,由不同的立场和性格左右。

然而,没有开始多听多看,如何突地在某个年岁就了解?总要有一个渐进过程,总要有个开始。单纯的,相信课本就安全了;会思考的,闹精神分裂,脑里的不能写在作业考卷上,所以同学学会了虚伪。

Y老师,苏轼写的《定风波》煞是恰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簔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算是鼓励。不过我更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到最后,信念才是指引一个人向前的灯塔。

3 comments:

  1. 其实孩子是会渐渐明白是非黑白的,尤其是在政府学校,一切不公都是那么的明显.大人的解释只不过是给了他们更明确的答案.

    ReplyDelete
  2. 从这种长期洗脑的教育体系出来的学生,多半要经过很长的过渡期,才恍然大悟~~~

    ReplyDelete
  3. 夫人,
    真的是“渐渐“才明白,我可是生了白发才看出点倪端。

    普普,
    哈啊哈。所谓国民教育。更多的是冷淡对之,或是抱着”能怎么样?”的态度。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