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 2010

在別人的國度

昨天刊登(01.06.2010星洲日報副刊)


苏黎世火车站里的胖天使



苏黎世最大的商业街尾端是火车站,我们步行至那儿集合,后回旅店。街很大,人潮如织。已经入夜,街灯和店门富丽堂皇,这里集合世上最繁华的景色和最摩登的路人。太阳下山后,空气却冷得令人发抖。

推开火车站玻璃门一阵暖流迎面而来,甚是安慰。但被更多赶路的人急迫的神情吓到,此地真不合适我们一行目标完全歧异的观光客。

白种人如潮水一样四面涌来,你不能光站在路中间,一定会挡了某人的方向。如果想停下脚步跟同伴聊几句,只能移到靠墙边或死角,之前领队三番四次提醒过,我用心记住了。当同行用完自动梯,迎面见到团友走来,大家就着自动梯前停下,兴奋地问候对方起来。小地方来的我们一时又忘记了领队的叮咛。

当大家转头望去背后时,已见一张被阻挡而微怒的脸孔。特别是我们一群人又刚刚好挡住了一半的自动梯出口。

当地人除了纪念品店,不欢迎观光客是有理由的。

特别是东方来的游客,不了解当地已经培养起来井然有序的文化习惯。像在街上步行要靠左或右,给对面来的人空间经过,不能随意走之字。更不能随性在街上驻步看风景,你得走近商店橱窗才停步,否则走在你后面的人可能就撞上了。像让路割车一样,想慢慢走,请往店边靠,让出通道。即使在公园散步,也是不能随性而走,需要留意不要阻挡慢跑人的路。

在自己国家被汽车吓怕了,过马路时看左看右又看左,被撞断一条腿的恐惧深埋潜意识。结果停在苏黎世的繁忙街口,我等车过,车等我过,双方都莫名其妙地浪费时间。经过两天才明白,这里路人是王,车子不敢撞过来,大可神气地长驱直走逼它停下让路。大概不小心车撞了人的话,被重罚的一定是司机。

在欧洲行走,心底不由自主有点像小学生忐忑的心情,深怕不经意的某个动作冒犯了当地的惯例。想想莫非是因为人家经济科学文化政治都比我们乡巴里地方强,所以站到人家土地上,气势莫名矮了一截。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一直回到吉隆坡国际机场还是认为瑞士、欧洲人太龟毛了,重重明的暗的规矩绑死人,特别是惯于无拘无束的大马人。可是没多久我就对自己的想法保留起来。

因为在自动输送带上推行李车,防不迭走在前面的华人阿叔突然在输送带结束的地方,停步检查自己的行李,而移动中的输送带正把我向他的背后撞去。如果我没有把车用力一拐,让自己和行李翻到,肯定把阿叔的脊椎撞个正着,搞不好要送院。

还好我没有受伤,只是刮破一点皮。而那位阿叔,直起身若无其事地走了,完全不知道可能发生的意外。一转身,背后发生什么事,很多时候我们完全迟钝。住在大马,我们对周遭环境的迟钝,其实真的应该反省。

5 comments:

  1. 人家平日多步行,我们这些以车代步的大马人当然不知道自己挡了人家的路.就是排队这回事,很多国人也不懂.

    ReplyDelete
  2. 这是M姨的大作?M姨荣登作家行列了。。。

    恭喜恭喜,稿费多少?几时拿来请阿包吃?

    ReplyDelete
  3. 人家懂得基本的礼貌,那是需要时间培养出来的.我们比较"青菜",不拘小节,那是所谓的人情味!:)

    ReplyDelete
  4. 原来这是leng姨的大作~!
    哈哈,读了,有注意到是新山的作者,却没联想到是leng姨~
    倒是读到另外一篇,是同一天刊登的,《那颗受伤的心》.

    ReplyDelete
  5. 薰衣草夫人、普普:我想,我们不能老是停在不拘小节,既然社会日渐进步,那么大家该学习多照应身边四周的人。

    阿包、爱萍:你们如此笑话我,教我脸红。我可是碰过多少次壁啊!区区三脚猫功夫,不敢在班门前弄斧。~(@^_^@)~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