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8, 2010

咖啡店遐思




我总是带孩子一起来吃饭,如果没有他们,只身单影的我不太习惯。这间咖啡店只在我家后面,面向大路。本来是一间我常来的马来食店,我带老大来吃印度面包,味道不错。后来边吃边听收账员碰不到店主的懊恼,我们连续光临至店面换成华人经营的咖啡店。

基本的装修没有变化,桌椅改了,灯光还是不够,当然墙上的伊斯兰教教诲取下了。一开始店的一半出租小说和连续剧,店里跑来跑去的女人一副很干练的样子。我很早就光顾,多为着习惯和方便解决午餐。刚开始没什么人,有附近店家的女售货员来归还影片。

比起其他的连锁咖啡店,这里的价钱还可以,又比小贩集聚处干净,女老板身手伶俐、面面俱圆,妥当安排手下和客人,感觉受落。虽然员工三五不时换人,我没看过她当众对员工发脾气;新手总会碍事笨拙的时候,她见缝插针忙中提点。这时的生意跟收档的马来店比,简直天和地,总是听她的鞋跟扣扣扣四处响,并轻声软语请顾客等她一会。

咖啡店少不了很屌很曳的男人,咬根烟点杯咖啡喝一个下午,还不时唤女老板来听他的伟论。我也常见到城里的政治名流呼三唤四坐满一桌,密谋敌情。如果没有几下散手,还真无法安抚场面。

我想这个女老板应该不同于其他咖啡店坐收银机后面的女人。她本来是开租书店的,然而咖啡餐点卖得太好,不得已扩张后把书和连续剧收掉了。既然如此,可见她爱读书。

我常在腋下夹本书进去喝杯奶茶,边等孩子慢里斯条磨磨蹭蹭吃干净。几次下来,她开始瞄我带了什么书,甚至先我之前发表对书本的评语。现在我多看翻译小说,她说她也在看,还建议要借我书。

我常纳闷到底她有什么时间读书?三个孩子,老大初三、老二和老幺跟我孩子同年。老大念古来宽中,四点半起身;她的老二考不进宽中,只好去笨珍独中,路程要两小时多,那么三点半起床。老幺念华小,五点半起床。她说自己从三点半开始,每小时起一次,然后六点多准备来开店。

为了囊刮更多生意,咖啡店开到傍晚七点。何况一个月只休息两天。我不得不惊叹于一个母亲的毅力。

特别是她说回家后,亲自教导孩子独中的华文科。我的妈,连初一的华文我都觉得不简单,时间那么紧凑之下,她还可以碾扁自己,挤出最后的油膏。好想送她一件超人的衣服。

带了几次同样书上门之后,我换新书的时候,见她眼光依恋地看着书本的封面。那时我就不好意思起来。只是不知她常年累月地如此打转,能撑到什么时候?我们动不动喊累,好像太侨情了。

5 comments:

  1. 很多人都以“忙”替自己的惰性找借口,看完你这篇,不能动不动就喊累啦!没时间啦!忙啦!:)

    ReplyDelete
  2. 对了!登嘉楼很难申请酒吧执照的,龙运也没有酒吧,但有挂羊头卖狗肉的cafe!:)

    ReplyDelete
  3. 人有无限的力量及意志力,有时候连自己也不知道!哈哈!

    ReplyDelete
  4. 哎呀,我是感同身受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