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0, 2010

丢脸

百般无聊地等待人龙一寸一寸地缩短


我正专心偷偷用眼角看立我前面的两位年轻帅哥,忽然听见其一说:“哎,怎么插队起来了?”一口漂亮的翘舌音入耳,却没有在我脑中解码。然后就听见排更前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保安,有人插队!有人插队!”


唯一的保安听不懂我们东南亚的华语腔,大概年纪也生嫩,没马上反应。一票十多人从被人为扯掉规划队伍的伸缩绳空隙之间冲到帅哥的前面去,我们就被挤到更后面,意味方才排了一小时的努力,折损三成。


那时我们正等着进万科馆,上海世博会中等热门馆,虽然运气很坏的时候,仍会在馆外排上两三小时,当然比英国、德国、美国、俄国、航空馆等容易排到。


在背搭胸,曲曲折折至少十个弯的人龙排队,长期站着,向前移动的速度如龟爬,真是非常十分不好玩的事情。何况身边有些聪明人带上小凳子可坐,我则嫉妒到脚麻痹、背痛腰酸,附近的口气若隐若现;中国人的口,跟洋人的口,没喝水是一样臭。


整个会场出现的洋人很少。即使如此,还是很多关于不文明的批评。插队就是最明显的。


因为保安没有即刻奔来抢救,我老公生气了,大叫大嚷。我愣完了,一股气伸手把扯掉的腰绳拉回装好,拦着一位硬硬要横过来的妇人,她摇摆着臀腰的力度几乎让我手中的绳子松落。气上心头,我反而更大力推掉她。这人的脸皮真够厚了。


挤过来的十多个人装无辜地向前移,对身后的骂声充耳不闻。其实骂得厉害的是我和老公。我老公嚷道:“没有素质!没有礼貌!不公平!”我可狠了,我叫道:“丢脸!在外国人面前丢自家的脸,做什么东道国?”讲他没素质,他可能不明白,丢脸则让其他中国人感受了。


礼仪之邦的贵人让我这个蛮夷之落的鲁妇教训了。


然后我背后就有男声说:“什么大惊小怪,平常事呗!”岂有此理,就是默许的大众一再让这样的恶霸横行。我早该骂:“妈妈没教好,脸皮跟脚底一样厚!”把他妈一拼骂去。


保安来的时候,问了老公谁插队,未免太迟了。老公指他前面一叠人说:“通通都是!”保安走到前面随便轻声问一位男的,当然不置可否,当地的社会环境培养出厚脸皮为生存之道。结果他只好悻悻然回去本来站岗的地方。


当我们排到馆门口的时候,听到守门小姐与保安找台阶,说那么多人,怎么看得到?顾得了?罢了,如此态度,我们只好闭嘴叹倒霉兼------找到机会提神,因为骂了人,才从萎靡中振作,忘了排长龙导致的极致厌烦。


其实随着那个不要脸的投机男人插队的,相信还有一些排他后面的大马人,因为她们站我前面用大马福建话说着:“哆,lusala做莫还跟着过来?”另一笑着回话道:“gua看别人走gua马是跟咯!”犯错之后众目睽睽之下,要挺身承认并回到原点,需要更大的勇气。中国人没有,我们也不一定时常具备。


所以当我骂人丢脸发泄完怒气后,就打算不再提了。

7 comments:

  1. 很多人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不然就“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很欣赏你和你老公在人家的地头不平则鸣!

    ReplyDelete
  2. 亲爱的M姨:

    设想一下,如果您能携带一头鼬鼠,您指令该鼬鼠翘起大大的尾巴,然后放个绕梁三日的香屁,那是何等的乐事?

    阿包在上海10余年的台商客户,同桌吃饭时,几乎都在骂中国人,让阿包相当不以为然。

    去年,知名避孕套商根据调查指数说,马来西亚人对性事属于“闷骚型”。其实阿包觉得,何止是性事,举凡见光的事,皆是“闷骚型”,里表不一。

    阿包

    ReplyDelete
  3. 普普兄台,我也是捡软的吃,因为没有语言隔阂,并且当局已经表态做好东道主人的行为。有次在咔嗒机场转机,同一辆机场巴士上看到面前一个阿拉伯大叔轻薄一位女印尼外劳,我除了瞪着什么也没干。-_-#

    阿包,还是带着阿包去排队最好。堂堂一百公斤魁梧气派,任谁也不敢插队你前面。
    不懂阿包是不是转个弯来骂我表里不一。囧

    ReplyDelete
  4. 非也,非也!阿包岂敢骂M姨?!
    阿包思维混乱,脑筋麻痹,心生烦操,词不达意,衍生误解,盼希见谅。

    ReplyDelete
  5. 在那里排队,真的可排出一肚子气;再怎么有涵养的人也会变得沒有涵养!

    ReplyDelete
  6. 阿包果真靠口才吃饭,哄人也是满嘴油亮亮。

    薰衣草夫人,你在那儿的经验好玩吗?其实如果跟商会或媒体团或什么大卡的,可以免除排队的痛苦。我们平民百姓就无便了。

    ReplyDelete
  7. 唉,在中国,这种场面免不了。
    有一年在扬州过他们的五一长假黄金周,打算入夜游船看江边灯饰,可是人太多,且不排队,只往前挤,然后呼喝后边的人别挤,过后打架了...结果我放弃了,回酒店睡觉。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