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7, 2010

鲍贝小姐



不知怎地想起她。若干年前在大报上看到她写的营养知识,那是最后所有关于她的消息。她在行内搞起来了。


鲍贝小姐来的时候很难不引起注意。她比大家慢报到,或许是次轮入学的原因。整班已经就绪的同学眼睁睁看着多来一个竞争者,何况又是那么特出的外形,背后一时窃窃私语。


鲍贝小姐的父亲是一个医师,她完全继承父亲的外貌,圆圆滚滚大臀部,鼻孔朝天满脸青春痘,难得总是眉开眼笑,十分开朗。跟她同个城来的好朋友说,她妈妈是城内超级美女,她爸追得辛苦,可是他的基因却压倒太太的基因,发挥在女儿身上。


鲍贝住到我的宿舍村,她不会华语,但是很喜欢参与我们一众讲华语的同学。老实说她找不到要好的死党,总是独来独往,捧着笔记赶课室。宿舍里的男生很爱作弄她,背后老讥笑她的模样。


鲍贝长得矮,不到五尺,一双腿粗粗壮壮;但是那时流行迷你裙,女同学都穿,鲍贝永远同样的膝上四寸的短裙,短布刚好遮她的臀部而已。她如此不吝啬露肉,马来男生在她背后用手比拟她抖动的八月十五。她却完全不知或是完全无动于衷,还是成天见到熟人咪咪笑,反而更招惹难听的讪笑。


我不懂鲍贝背着大家时会不会暗自哭泣,我没见过她沮丧的模样。宿舍里的女同学善意赞她穿长裤好看,希望减少她穿迷你裙的频率。后来她开始交换裤子和裙子穿,但是来去还是那两件短的。我相信她因为身材局限,没有备很多衣服。


既然鲍贝的功课不是很突出,时间过去系里的同学就不再注意她,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岂知鲍贝还是有她的杀手锏。第三年时开始以成绩分科,最热门的科系仅留两三个非土族的位子,那些成绩好的拼了命去念,只有努力现在才能保障未来生活无忧。


成绩发布后,考前几名的同学抢得治疗营养师位子,其他的只有望之兴叹。没想到鲍贝也拿到这个专科。传闻她去找科系的大大头求情,是她父亲教的。不管怎么样,鲍贝念到相比起来前途最好的科了。

闻得鲍贝这一举,接着我身边的同学也有样学样,找上大大头上诉,要换去验光科、营养科等,位子只限少数非土族的含金科。却因为太多人如法炮制,一一碰上钉子,脸青鼻肿而退。这样的事只能暗地偷来,见光就没了。


离开总校之后就没鲍贝的消息。鲍贝不按规则的插队行为,我是不以为然,然而败者为寇。排除成绩,我们输她攀附关系的经营与胆量。在职场上这是平步青云之需,当然那是我后来才痛苦地明白的。


不过还是迎新周的时候,鲍贝已经给胆怯的我们上一堂课。某些自以为是的学长爱找小学妹来问很尴尬的问题:“你有性经验了吗?”通常被抓到的女生感到羞辱无言以对,从耳根红到脖子,眼窝含泪。惹得学长乐开怀。


鲍贝却啐道:“这是我跟我男朋友之间的事,关你屁事!”


无能的我好久后才学会这胆色。

1 comment:

  1. 果真是强者。鲍贝后来转跑道, 成功考获医学学位, 了了当医生的心愿。而且还当上某组织的领导。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