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抱他

我很清楚地记得,他只有两个巴掌大,伏在我胸上找乳头;脾气坏得很,两秒钟内没吸到奶水,张开小小嘴巴大叫大嚷,深可见喉。


十二年后,我不能再抱他。看着他日渐成型的男性体格,第二性外形越来越明显;我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临睡之前,把嘴唇贴在他的额、颊、头发,印上十次二十次,索性假假被万能胶贴紧紧无法剥离。


他曾经红着眼眶说妈咪吻过之后,睡得比较安稳。命令他分房睡时,他曾经怎样地抗拒啊。怕,他说。


如今是多么混乱的阶段,生理心理,都是一团糟。

xxxxxxxxxxxxxxxxxxxxx


学校也好同学朋友也好,爸妈弟弟也好,为什么总是跟他过不去?为什么连天和太阳都要跟他过不去?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长那么胖、为什么读得要死还是考不理想、为什么等那么久还是买不到心仪的东西、为什么同学还是取笑他说的话、为什么爸爸没有耐性听他讲得疙疙瘩瘩的话、为什么弟弟还是不停地暗算他。。。。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强项?为什么学校只讲求这不能做、那会犯规?


为什么裤子常常汗湿?上半身可以穿背心,下半身有没有这类内衣隔离底裤和肉体?面对身体激烈的改变,忧虑几乎压垮他。班上的男生却老是讲到天不吐去,危言耸听,假扮专家,小声讲大声笑。


他想离家出走。


妈咪老是看不顺眼,谈两句就弹他,老伤他的心。他觉得自己有优点,一问却说不上来,哑口吐不出一个具体的例子。他就是知道自己好,别人通通不懂,什么虚的实的他自己相信自己就够了。啊,他好渴望能像大哥哥一样成为独立的人,妈咪会觉得他可靠,爸爸会在他的肩头拍拍赞许。他好想快点被如此对待,不是像现在那样,时时刻刻都做不对,为什么他的想法都被说是幼稚?


他不希望妈咪怒喝他去洗鞋子,即使她已经念叨了一星期。他一定会去洗,等嘛,等下一次没电视看的时候、等吃完手中的零食、等太阳再亮晃晃的时候、等。。。。反正等就是了。


妈咪常问他到底要靠什么维生?就是以后要干什么?她说不论从事什么工作,要成功一定得吃得起苦,没有侥幸。讲到他一听到这话题头脑马上关机。妈咪这样说当然是因为以为他吃不起苦。他会的,别小看他,哼!他不是常忍着不看戏,帮忙洗米煮饭吗?


然而很多时候,妈咪的期望等于失望。她很难被满足啊。问自己也不懂为什么老让妈咪失望,不就尽力了吗?老师说尽力就可以了。每次都尽力的,背了生字一遍,大概懂个七十巴仙就算尽力的。隔天考时折损二十巴仙,剩下五十巴仙懂得填,就不懂为什么派回来还要错个二十巴仙。老天就是没开眼啊。


总之他好想快点自立,不用依赖家里,不用看大人的脸色。好渴望自由。可是日常生活还是有爸妈替他处理比较好,妈咪不弄吃的,他就死了。爸爸不载他,他就瘸了。伸手没有零用钱,他就完了。


妈咪整天骂他没有责任感,乱讲。他哪会没有?只要他长大一点,哼,每个人就会对他另眼相待了。看妈咪还骂不骂?

xxxxxxxxxxxxxx


我不懂什么时候应该彻底撤去保护网。根据心理学家莱恩(Ronald O. Laing)和库珀(David Cooper),家庭在自我确立的过程会起到阻碍作用。当孩子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对他们在内在原动力推动下产生的行为进行责难,试图维护家庭群体(为了家族面子?),让孩子失去个体化进程中非常重要的内在原动力。


越来越多青年没有确立“自我同一性”(identity)就步入成年期,意指他们的青年期是“延缓偿付期延长”(extended moratorium,他们难于度过青年时期,只懂得关爱自我、无止境地追求膨胀的自我,思考问题时总自我为中心,不愿意承认失败。


面对青春期,儿子他正在慌乱,我何尝不是?老实说,我常常担心得夜里睡不好。

世博会的城市未来馆。他专注地看了彩色影片两遍,舍不得离去。看完后神情茫然,有点忧伤。我问是不是担心未来的世界需要很多很多的知识,担心自己无法掌握?他点头。

Comments

  1. 当孩子渐渐长大,不管愿不愿意,都要学习放手。但看看现今变了样的社会,难免又忧心重重!

    ReplyDelete
  2. 妈咪的忧虑是有理智的,只是即使熟读各类心理学的书籍,如果孩子的那扇门沒打开也是没用的.试试在两人独处时,以闲聊,不刻意的方式勾起话题,再以不说教方式诱导,也许可以多了解孩子一点.

    ReplyDelete
  3. 夫人走在我前头,普普跟在我后头,很高兴你们对这个帖子留言。以上是我尝试模拟现代少年人的想法写的,何其不幸,我儿子也是其中之一。
    我同意夫人的意见,读再多的育儿指导,很多都是隔袜瘙痒,因为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每个家庭关系都是不同个体与环境的激荡。
    因为襁褓时期跌得鼻青脸肿,我常在书里尝试寻找解惑。
    昨天才跟当国中教师的姑姑谈,她说现今的少年都是这种模样,没有动力,推一步走一步,即使前面班也有很多。是目前的普遍现象。
    可是我想啊,虽然这是平常值,难道代表合理么?如果大人觉得不对了,不该采取行动给予环境、刺激他动动如死水的脑筋?我不要求孩子听话,我期望他不要沉默以对,而是对大人的指示提出质疑,需要的话辩驳,想出自己的道理。
    我比较毛躁,无法唉叹无奈然后坐以待毙。我看到了问题的根本,就不能不开诚布公找方法尝试解决一下。
    一路走来,儿子已有数次跟我心灵的对话,我欲把他当更成熟的生命来看待,即使他还无法捡用真正代表心情的字汇,他还是十分幼稚愚昧,我希望他明白我现在不是为了哄他,应酬他,我是很认真地跟他谈他切身的事。而且我不想掩饰我的情感,独吞失落。
    以后事情的改变不仅是从上而下来的权威决定,而是他也有份造成的后果。很清楚的,他必须学会担当、负责。
    溺爱孩子是我最后才会做的事。
    就因为是自己的,所以心才会像在石米板拖扯,皮破血流。也许神经大条一点,不知觉中孩子自己会爆长,父母则不用焦虑忐忑。
    可我不想继续给他太平天国似的庇护,能到何年何日呢?

    ReplyDelete
  4. 妈咪老是看不顺眼,谈两句就弹他,老伤他的心。他觉得自己有优点,一问却说不上来,哑口吐不出一个具体的例子。他就是知道自己好,别人通通不懂,什么虚的实的他自己相信自己就够了。啊,他好渴望能像大哥哥一样成为独立的人,妈咪会觉得他可靠,爸爸会在他的肩头拍拍赞许。他好想快点被如此对待,不是像现在那样,时时刻刻都做不对,为什么他的想法都被说是幼稚?

    我觉得以上这段是每个在成长中的人所面对的问题,不管他是在少年时期也好,青年时期也好,总之就是想证明给别人看,自己是有用的,也许这是找寻自我价值的必经之路。用错了方式,别人就会说自己叛逆,不长进。大人真难讨好。
    玫瑰还在这条路上跌跌撞撞的前进着。

    我问是不是担心未来的世界需要很多很多的知识,担心自己无法掌握?他点头。

    那阿姨可以放心了,至少孩子还有危机意识,总好过那些空罐子,不知自己脑袋里空空,还总是自鸣得意。
    总有一天,这种危机意识会推动着孩子往前走,到你根本想不到的境界去。

    ReplyDelete
  5. 阿包有时在想,当小包步入少年时,是否可以跟他一起看穿着清凉的美女照,甚至裸照。当然的先决条件是,太座不在现场。

    9岁产子事件,阿包跟太座商量,是否可以借机传达些什么给小包。可是太座害怕弄巧反挫,而反对。几天后,太座在一晚宴上,跟堂妹谈起,不经意被小包听到。太座知失言,快快回避,反而小包转过头来问阿包。。。

    ReplyDelete
  6. 啊哈,玫瑰和我的代沟“塔桥”成功叻!你说出了我心中的意思。
    关于他的危机意思,我可不怎么认为,至今还是令人气馁。

    p.s.玫瑰不就已是成人了吗?虽然还没有收入,但你已有影响别人的力量。

    ReplyDelete
  7. 阿包,那个九岁怀孕的事,新闻着墨不多,想不透为什么被压制?
    有时候,失去功能的家庭所造成的破坏,真的超出我们平凡父母所能想象的。如果她从一二岁开始就被性侵犯,那么月经几时开始和偷食禁果实在不需太直接的关系。
    我们听到的个案大都是被虐而死,不然就是女孩十多岁后才挺身揭发,那些很年幼,没造成死亡的呢?

    小包想知道的是什么?
    当你陪他看艳照时,可传达同学们的躯体不是东西,不能占为己有。就像小包不会喜欢某叔叔亵玩他自己的身体一样。
    这个,我也在努力启发他们当中。

    ReplyDelete
  8. 当我儿进入中五时,因着他坚持自己的理想而起了革命,我是又气又怒.冷静下来之后,数次沟通,才有了共同的决定.庆幸当初试着了解他的想法,也让他知道父母的忧虑.很多事情,身为父母的必须引导,毕竟孩子未必把事情看得透彻,待步上轨道,才能渐渐放手.
    青少年往住自以为自己思想成熟,可是又未能自己解决问题,这时父母便需多费心.孩子都是这样的,自己先别慌,给自己耐性,多些给孩子信心与鼓励.这-套,我儿22岁了,我还在用.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