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 2010

我们不能倒退

纽约自由女神脚下Ellis Island Immigration Museum。世界移民历史,很大部分的人民在世界各地移动,移民是人类的常态。(点击可放大照片)
带着幼小等候进入新土地的犹太人。在这里他们发誓用血和泪,开拓新世界,并保障自己不会挨饿。
而我,身为一个华裔移民后代,在大马这个国家住了几十年之后,至今难道还是只有远眺着女神背影的遗憾?

林肯先生,这是奇怪的国家

林肯先生,站在您面前,我觉得自己好渺小。在您的足下,我像一个小女孩,心中是满满的谦卑。先生,您是让您的国民,甚至全世界的人仰望敬慕的对象。我想问您一个小小的问题,林肯先生,在我剩下的这半辈子中,有没有希望碰到您的重生?或者您可以为我的小小又混乱的国家指条明路吗?先生,您的答案莫非是等待?还要等多久呢?


有人说您发起的美国内战,为的是统一国家,非解放黑奴那么崇高,而且战争耗财劳民,死伤无数,对您需重论功过。历史不能重写,如果没有如此激进,减短了等待的时间,美国的黑奴终究还是会被释放的吧?以什么方式?要花多久的时间?或者您不会终止于被暗杀?


现在您的国家首府里的黑人居民甚至占大多数,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踪迹。而且还有许多有色人种源源不断地过来,有些甚至还不会说英语。林肯先生,这真是很奇怪的国家,包容度那么宽阔。站在公共场所的角落,细心倾听,至少会听出四种语言,从四面八方传来。从穿警察制服的非裔,开门经营礼品店的亚裔,打扮入时的欧裔白领,还有通着电话的印裔计程车司机。


刻板印象中的美国白人的踪迹甚至被比下去。先生,这真是个奇怪的国家。叫人眼花缭乱,惊喜不断,肤色多彩,层次丰富。当你开口问一个服务你的人从那里来,可能不仅是从佛落里达或费城,而是更远的经纬线,巴基斯坦来的。而且刚来不久,老婆孩子还在家乡等他申请移民。他们来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躲避饥荒,战争,政治斗争,宗教迫害,种族歧视,或者性别爱恋自主,最大的期许是“自由”,任何方面的。林肯先生,我想问您,在您为黑奴奋斗的时代,您有没有预料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嘿,您的后人青出于兰。


可是这也是让人讨厌的国家,处处明文鼓励小费打赏,为什么老板付的薪水不足以满足员工,使到打赏变相剥削了顾客享受服务的乐趣。我受的教育是用心服务,是对自己的尊重,不是为了额外的金钱施舍。整个社会的风气以不打赏为耻,客人被同侪压力影响,所以外国人特别是华人,被标签为最小气的民族,甚至公开地当面拿来耻笑,有些人忘了很多华人已经很好的驾驭英语。一早醒来,就不断地赏钱给接触的人,替你叫计程车的门员,计程车司机,吃早餐的咖啡店,每辆转换的市内旅游巴士导游和司机,吃午餐和晚餐的餐厅,帮你提行李的服务员。。。如果你动作慢了,他们甚至会直接出口要求,不然就在你左右徘徊不走。不知该脸红的人是自己还是对方。


我想起住在芙蓉的一个亲戚,是个阔太太。过年时请我们吃饭,她带我们到华人饭店去,一到场地,她马上熟练的从手提袋里抽出红包塞给每个趋前的服务员,他们都带上阿谀奉承的脸孔,派钱的亲戚则享受着一种地位至上的快乐。还有一次我到富隆港去玩,住在政府公务员度假别墅,管理员做事慢吞吞,有个人从荷包抽出几十元给她,房间马上就收拾干净了。林肯先生,街上不时有站在路肩的健壮男人,见人经过就低声喃喃,“Care to share 50 cents for a cup of tea ?”,这样依此类推会过分吗?


在华盛顿的最后一天,我走过市内的一条礼品街,见到许多中学生在一间毫不起眼的建筑门前排队,忍不住好奇问队伍前头的一位老黑人。老黑人态度恭敬地解释他们正从对面的剧院过来,等着进去看林肯先生您在剧院被枪杀后,临终的屋子。他歉恭的态度让我禁不住再三道谢。注重历史,保留纪念馆,没有偏差选择注释发生过的事件,让学生亲临学习,是教育的一部分。这些纪念馆不是建来给观光客“到此一游”或炫耀国家文化的。


我记得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美国电影,戏里一位黑人母亲捉住孩子的手,说:“只要你的手侧仍然看得出一条线,分出手心和手背,就没有和白人平等的希望。”孩子私下拼命用肥皂时常洗手,想把自己的肤色洗白。至今您的后人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其中经过的悠悠岁月,都不是白白度过的。国家方向一致,全民认同,才能事半功倍。对这个伟大的意义,又让我眉头深锁,深感无力。什么时候,是的,什么时候才是我自己国家的时候。我的国家的国旗和英雄纪念碑甚至跟您的国家如出一辙。


放长远来看,世界上每一地的人类一直都在移民,自古以来,没有间断过,什么理由可以义正词严的号称他是这土地的主人,不容不同种族的人挑战他的特权呢?在美国国家纪念碑下面的书店里,一个父亲对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娃娃解释书里的国会大厦和民主制度。小娃娃只有两岁那样大,面对爸爸的口水左顾右盼,除非是神童,否则她会明白吗?然而可敬的是爸爸的态度。教育,才是根本的答案。


林肯先生,我仰望您的面容,发现您的眼睛很像中国的孙中山先生,充满悲悯。WHAT A CO-INCIDENCE


(突然为马来西亚感到气愤,把从前写的游记重贴)



4 comments:

  1. 我国常常自喻为多元种族和平共处的典范国家,可那仅是一张薄得不能再薄的纸皮。但我还是抱着希望,希望从前各种肤色一起庆祝开斋、新年、屠妖节的日子能再度莅临。

    ReplyDelete
  2. M姨是那个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名句的秋瑾阿姨的化身来的。。。天雷钩动地火的爱国情操让日月失色,让雄赳赳的“1个马来西亚”面临早泄尴尬。。。

    阿包我两个月前在书店看到一本林肯的书,书名叫做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其封面与背面的设计,让阿包看得心惊胆跳。。。(看这边:http://www.amazon.com/Abraham-Lincoln-Vampire-Seth-Grahame-Smith/dp/0446563080/ref=sr_1_10?ie=UTF8&s=books&qid=1275633933&sr=8-10)

    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images/0446563080/sr=8-10/qid=1275633933/ref=dp_otherviews_0?ie=UTF8&s=books&img=0&qid=1275633933&sr=8-10


    http://www.amazon.com/gp/customer-media/product-gallery/0446563080/ref=cm_ciu_pdp_images_0?ie=UTF8&index=0

    ReplyDelete
  3. 范老师,这时又急又气,恨铁不成钢啊。

    阿包读了书吗?讲什么的?

    ReplyDelete
  4. 忘记讲,阿包讲话天花乱坠,去骗女孩可以,阿姨人间烟火尝多了LKK,不会上当。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