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请听我说




考试期间,神经质地埋头苦练《史瑞克4》的剧本,自得其乐。

我不高兴了。

老幺幽幽地开口,眼睛不看我。“为什么我做事好好、自己事情自己做、读书不好,都不可以的?”

我问他指什么好好?

他解释:“我会替你洗车、洗狗、抹窗。。。自己冲凉、吃饭、洗鞋(国语课nilai murni---berdikari)、在马路上扶阿嘛走路(baik hati)、、、、,考试成绩分数低就不能了?”

虽然乏善可陈,哦,好样的,这小鬼很乐观,能够给自己打气,建立自己的内在价值。后来我也没说什么“良性”的话,不一会他还是自己如常地开开心心了。

过去只有一次,也是因为成绩,我恶言相向,他静静地流下泪,仅仅的一次,接着好像倒头去睡。

他再三请我说说他是怎么出生的。我说他本来应该2001年,却迫不及待提早要出生。爸爸送我去大医院,入院手续还没办好,他就“啵”挤出来啦。爸爸离开没到一小时,倒回来产房,就看到多一个人儿了。

老幺最喜欢我讲的是这一段。我说幸亏他提早出来,因为他在我肚子里已经大便了,探出头时,满身是胎粪。如果迟一点才生,可能他会在子宫里把胎粪吸进肺里,那就麻烦大了。所以他自己也知道捡个适当的时间“面世”。

老幺听到自己和大便一起出来,哈哈笑,完全不觉得难受。还跟别人讲,得意扬扬。有时我生气他,侃他跟大便一起出生,他反而觉得自己很特别。这样的孩子,真有精神啊。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保持乐观到长大?

大将出版一本青少年的心事《爸妈,请听我说》,读着就心酸。父母与孩子,我们是怎么互相折磨对方啊?

傅承得先生是大将出版社的掌舵人,他请另两位老师一起点评得奖作品。读这本中学生的心声,大约可归纳入选的稿件来自成绩优秀的学生,否则也写不出这样感人的水准。其中不少家境相当富裕、父母是专业人士,对孩子的成绩压得很紧的,即都是为了孩子“好”的父母。瞧瞧这些中学生的控诉哀求,我真被他们惹得泪涟涟。可怜天下父母心,也可怜世间儿女苦。

傅大侠说:“补习班的存在,只能证明家庭和学校教育的失败;强逼孩子上才艺班,只是弥补个人成长时的缺憾。。。除非孩子自觉要加强,否则补习没有用;除非孩子乐在其中,否则才艺班只有痛苦。”---大侠受我一拜。

周金亮老师是音乐人,早期“我们的歌”、“动地吟”见识过他,忘了是释继程法师或他本人说过,他们一群(包含法师)年少时是甘榜里的不良少年。由于走过叱咤风云、头角峥嵘的岁月,不是庸懦乖乖牌,所以对少年们有更多的同理心。

然而我最钦佩的是林明志老师的点评,林老师是青少年辅导中心“安乐书窝”的院长,因为实际工作上的接触,所以他的话非常中肯、专业。许多少年大喊“我要自由”,觉得父母囚禁他们,折断他们的翅膀。对少年他说独立必须有能力,能力的累积是循序渐进,积沙成塔的,需要的是时间。而且,先用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好的表现,累积妈妈的信任与放手,才合情合理。少年大喊青春不留白,然而重点是在体验,不是享受

我们这群老的,总觉得孩子头脑不清不楚,不知人间险恶,担心是没有错的,结果成天跟小鬼吵架,用权威来压制躁动,末了被孩子冤枉霸权专制。别忘了给孩子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放手,偶尔让他从跌倒中学会教训,直到他在社会化过程中自己获取信心。我认为这份心思,每个父母都有,差别在于哪一个时间点。有些太担心,恶性循环,觉得交到另一个人手中(女婿)才放心。

所以我也想对林老师作揖,佩服。“安乐书窝”的点子很好,用闲书吸引逃学的少年聚在一处,让他们从书籍中潜移默化,改变心态,安抚动荡的灵魂。他是我很想学习的榜样。

取自当当网站--这两本则是中国少年的心事,读起来也是触目心惊的。同样的,最大的疙瘩还是在学业的共识没有达成。

Comments

  1. 与中国,台湾,新加坡比较,我国学生的压力相对还是小些,只是担心再这样下去,孩子只会变成读书机器,没有思想没有活力.

    ReplyDelete
  2. 夫人,虽然很多人嘴里都说担心孩子会失去自由的思想,但很多的我们还不是一样的用分数压迫他们啊。

    ReplyDelete
  3. 从中找一个平衡点,别太过分就好了。

    ReplyDelete
  4. 普普兄台,形势所趋,大家都极端起来。不然被讲没尽力。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