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9, 2011

可以不考历史吗?

我把林瑞源先生写的一篇关于民主历史演进的文章塞进老大的历史课本。他们上过了欧美历史,学到美国独立经过,后来也学了法国革命。林瑞源的文章讲的是比历史事件更深一点的观想,也是我希望老大读历史时,能够从表面的字眼延伸出去的思考。

去年老大学中国封建制度、世袭权位、科举制度,我也是复印了自己上的远距离课程教材给他,关于科举制度的利弊功过的一小段落。当然目的是希望他除了死背教科书上的细节,能够从旁了解原来学校教的东西和生活没有脱节。

特别是讲到以上的内容,我忍不住七情上脸大批评一番。原来读历史可以很投入。

对小薇来说,可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我说小薇:“你死了,SPM会考历史不及格你就不能拿文凭啦。”她坦诚从来不复习历史,历史从没及格过,国中历史课教的东西太闷了。不过,巫统大会越俎代庖的决定,除了国文,历史一定要及格才能领文凭,是从2012年开始,“我刚好skip过。”小薇得意地说。

小薇羡慕地对她妈说:“如果校里教的历史像表弟学的,我一定及格。”

新纪元学院马来西亚历史研究中心主任廖文辉先生,提出政府的历史教科书,引起很多争执,与董教总编的历史课本(即老大读的版本),有很大的区别。这样说吧,政府编写的历史,微观本土,难脱“顺化”国民的嫌疑。独中的历史课本则注重世界观,一开始就教世界各地发生的事,马来西亚的历史当然还是有教的,只是篇幅比国中课本少很多。

由于先生本身对历史的兴趣,给老大复习历史时,听他讲课可真精彩的。所以老大读历史,其实很有趣,只要考试的方式不要问得那么细碎,同学一定会喜欢----所以老大的历史考试分数依然半死不活。如果只学历史而不考,岂不是唐朝盛世?---老大一定这么想。

我上国民大学第一年,被迫修一学期的回教文明,校方规定不管宗教肤色,全部学生都要考。我去上了两堂课,不知所云,讲师嘴里吐出又长又别扭的阿拉伯名字,一连串,听得我脑筋打结。后来就翘课,考试时怎办?同学之间流传复印的历年考题就变我们的课本,不吐骨头全吞下。因为完全是火星文,背得冒汗胃疼便袐,幸而险险通过。

当时的国民大学是政治产物,意识形态很重,马来民族主义当道,校方当然要“给颜色”看。非巫裔或非穆斯林,都忍辱偷生,先配合你的规则玩游戏,考到文凭后理你都傻。

现在回头看,当初没有好好学回教文明,实在是走宝。只是当时的氛围,还有老师的气焰,同侪压力和影响,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想现在儿子读国文、小薇念历史,也是同样的感受。老师的教法、课本编排、心理的包袱、考试压力、失败的打击,让他们恨死了,压根儿提不起兴趣。

我想啊,如果小薇勇敢地跟校方提出不报考历史,因为反正她即使及格,也不可能考A,我们整个开放的华社,注重青年的人权自由,鼓励他们跟权威抗争,真应该做她后盾。就像那群决定不考华文的国民型中学生所受的支持一样。小薇希望成绩单里不要出现F,跟优秀生不希望SPM成绩单出现A+以外的成绩,等级不同但道理一样。

分别的是被扣的帽子,不爱国或不爱华教,那顶比较华丽而已。柿子还是选软的吃比较好,我看小薇就算了。

8 comments:

  1. 历史,
    需要读的咩?(殴)

    ReplyDelete
  2. 现在的历史课本都经过"修饰","美化",完全符合某族群的梦想,如果对这些历史深信不疑,那未来也不期待下下一代了解自己的根了.悲!

    ReplyDelete
  3. 阿进,那你历史考得如何?

    夫人,官方教科书的力量深远,所以我们要争取改变制度,制度能做的太有效了。

    ReplyDelete
  4. 我是交白卷主义者!(于是被人拖到角落去殴打)

    ReplyDelete
  5. 好耶,阿进,交白卷主义也去到日本混到名堂。

    ReplyDelete
  6. 说到历史,就忍不住要谈谈我考历史的历史了。
    话说我的历史科成绩一直以来都是最差的,进了考堂看了题目就坐着发呆,想说反正也不会,交白卷算了!(真的是这样打算的……)可是看到成绩比我差的同学都在认真作答,实在不甘心,于是也就随便答一答,就完全靠逻辑思维作答,怎知还给我考个kredit的成绩回来,虽然还是最差的一科,但是很庆幸没有交白卷。这一科考卷的字体也应该是最整齐端正的,因为不赶时间慢慢写嘛……不知道是不是因端正字体而得分。:-P

    ReplyDelete
  7. 小桥,说得好像我第一次考普通试卷,真的瞎掰。结果没你好运,肥佬了。第二年赌气重考,居然拿B,完全没准备的。好混。

    ReplyDelete
  8. malaysia boleh!是这样讲吗?哈!
    见惯不怪了,中文程度好的人考个锄头回来,平平庸庸的却考取好成绩,能够说什么?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