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再见的再见

安妮公主与阿姨

奇异果与临时妈妈

哎哟哟的长豆弟弟。

最深的不舍, 应该属于他。毕竟共处了一年, 有吵架更有欢乐, 想到不能再见, 再见二字仿佛千金重。

 
同学的祝福在路程, 我们的祝福, 肯不肯放在心里的一个角落? 像压在抽屉底的一张纸币, 默默守着, 什么时候, 完全没有预料时出现, 带来感动。

Comments

  1. 我只看到你的美。:)
    koon

    ReplyDelete
  2. 以前我們年代只能動筆交交筆友,跟這差得遠了。你兒子可要多珍惜這難得的友誼啊!

    對你寫安妮公主沒有印象,可能是我看漏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期望是这样,然而儿子太忙,反而是我跟这些洋人接触多。

      Delete
  3. 零阿姨的着装,有恰到好处的波西米亚风格,差一点就像齐豫了。。。长豆弟弟一定会把这记忆藏在他抽屉里。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真会说话。
      可是阿姨是配合晚宴的主题,穿的是旁遮比衣衫哪。

      Delete
  4. 再见长豆。这真是又长又短的一年。
    有缘我们会再见。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