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1, 2014

只好提早回去

新山区的学生交换计划顾问通知我,披萨提早被遣送回意大利,着实吓我一跳。

披萨是意大利来的女孩,跟长豆差不多岁数,高中生。跟长豆不一样的是,她来自比较拥挤的城市,长豆的家乡仅有500人,很单纯朴素。披萨住的区,则三千多人口,跟新山比较,也是小儿科。

披萨是来了半年之后才转到新山的。她在雪兰莪住过半年,换了三户家庭,有些是马来家庭。据老师告知的理由是,寄宿家庭不提供她上教堂的机会。意大利人,多数是天主教徒,定期上教堂很重要。

与披萨首遇,我带几位交换生去吃印度煎饼。在煎饼店里,不过一个普通的问候,披萨的眼眶就红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委屈溢于言表。说道,她没法子,已经回不去雪兰莪,必须搬出来,今后就留在这里了。

面对如此沮丧的年轻脸孔,难免同情,她的寄宿家庭到底怎么对待她呀?

当初老师托我替她找接待家庭,我联络了数位同辈的朋友,大家都没有兴趣。老师自己费一番功夫,幸亏找到古来的一个华裔家庭,肯收留披萨。

这个家庭的爸爸妈妈都很忙,有自己的事业,不过家里有两个姐妹,足以陪伴披萨。披萨到15岁妹妹的中学就读,一起上下课,倒很方便。
家---罗大佑唱---我眼泪归去的方向。
后来有几个聚会,披萨的脸孔开朗起来了,跟初见十分不同。而养母之间的whatsapp群,披萨的养母留言不多,都是鼓舞的言语,反而是我忍不住爱抱怨。

现在组织必须提早遣送她回家,其实离大家的归期也不远,只差个把多月,是谁一刻也不能忍了呢?

提早回国算是失败的交换计划,问题出在学生。因为,组织通常会先尝试给学生换不同的寄宿家庭,换个环境,希望事情会改善,换了数次,没有家庭接受得了的话,代表学生确实有纪律问题,接待国家无法处理,只好请他回去。马来西亚这方得根据寄宿家庭的投诉,写扎实的呈堂证据,才能把学生送回去。因为对输出学生的国家来说,可不是光彩的事,这些学生算是国家的小外交官。

披萨提早回国十分出乎我意料之外。 长豆说,当他们一伙在刁蛮岛沙滩感性夜谈时,披萨披露在意大利的妈妈对她十分失望,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落至如此境地?家人对自己失望,西方的孩子觉得好像世界末日,大家都嫌她,遗弃她了。

老师却亲眼目睹,披萨与妈妈影像连线时,对亲母抓狂叫喊,失去长幼的秩序。这一切,他人都被蒙在鼓里。披萨到处跟同侪说她的委屈,她的养母却只字不提发生过的麻烦。

学生入住寄养家庭,把我们唤着爸爸妈妈,难道他们企想自己像贵宾,叫寄养家庭事事以他为尊么?每个家中有自己的规则与文化,既然寄养家庭分文不收,这是义举,不是生意,学生至少该尊守寄宿家庭的纪律要求吧。即使付费下榻酒店,也有请你遵守的规矩。

披萨跟其他学生提起她住过的家庭,每户都歧视她,每次都是赶她走, 每次都是亏待她。这次是古来家里的姐妹排斥她,诬告她。当她发脾气用三字经吵架的时候,是情有可原的。

其实自从披萨搬来新山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激,跟手足起冲突。连累顾问老师三番五次,跑去处理披萨在寄宿家庭的尴尬,好说歹说,请她不要再冲动,重复给机会。接着的日子,披萨依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一样的倔强固执。

直到最后,养父母受不了家里的和谐失衡,请她离开。老师也缴械投降,既然披萨无法配合寄宿家庭的要求,她再也找不到新的家庭收容披萨,只好索性请她回国。八个月里换四个家庭,虽然每户家庭组员不同,但都碰到同样的问题, 披萨不能跟手足好好相处,常起冲突,扭转事实,不受管教,撒谎成习。如果寄宿生喜爱撒谎,基本上已失诚信,根本无法长久相处。谁愿意家里住一个无法信任的外人呢?

四个接待披萨的家庭,热心被糟蹋了,对他们也是不小的打击。情非得已,若不是养父母耐心已耗尽,披萨无需落得如此下场。几次同样的下场,披萨却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

交换学生的压力其实很大,可是这也是他们所期待的挑战,走出舒适圈,尽量适应新环境,因为对个人成长得益匪浅。如果自尊太强,容不得他人批评,那就任何地方也去不了。

初遇楚楚可怜,原来盲点这么大。披萨的志愿是妇产科、从事外交或维持世界和平的工作,看来她得用心加把劲。

替代家人,不仅投缘而已,还有其他的吧?何况不是小孩了。

4 comments:

  1. 本来只是文化差异的交流,但是是非非的事,更加磨人。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日久见人心,如果只是相处一两个星期,双方还可以礼尚往来。日子多起来,就瞧各人的休养了。
      少年毕竟还很嫩,需要教诲。

      Delete
  2. 何不收来做童养媳?

    BAO

    ReplyDelete
  3. maileng-maileng.blogspot.comMay 24, 2014 at 4:57 PM

    阿包真是异想天开。就怕养不起呢。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