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2, 2014

时髦回归传统后

人类的愚昧,几乎不言而喻。

看看近代曾经发生的恐惧,不过30年前的事,历历在目,难道我们还要重蹈覆辙?我们的天真真是无可救药。

录影 http://www.tudou.com/listplay/FP8OrsOUmcs/FLWqu7QFD08.html#
(无法链接,只好请亲自上谷歌点击)


取自verycd.com

《百年叱咤风云录》27集原教旨主义
(取自维基百科)世俗国家(兰色)与伊斯兰国家(红色)---何处是我们转红色的模范?转变是升华还是恶化?


《僧侣与哲学家》节录:
哲学家:‘世俗’意味着所教导的一切是中性的,不被任何教条所支配,不论是宗教性的或政治性的。但这不应该排除道德的训练,从尊重法律、尊重他人、尊重社会公约,以及正确应用自由做起---简而言之,就是孟德斯鸠所称的共和国美德,这一切反而更被需要。

僧侣:好的教育应该让儿童在学校学习各种不同的宗教和哲学观点---为何不连不可知论(agnostic)的物质主义一起教呢?可以让学生自己决定愿不愿意上这种课。这样儿童起码有机会了解开的是什么课。何必等到十六岁才开始上跟哲学有关的课程?在那之前,他们对基本的人类价值并没有得到启发。
        。。。。。。。。。。。。。。。。。。。。

哲学家:这些乌托邦思想中,最主要的就是社会主义,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直到二十世纪末期,马克思主义还是凌驾着政治思想领域。从这个观点而论,哲学的伦理功能转向另外一个目标,就是从零开始重新建立一个完全正义的社会。。。。从革命家构思出他们认为完美的社会模式开始,他们就认定自己有权利把这种模式强制在他人身上,必要的话,他们也有权利消灭任何反抗的人

。。。。这些体系都有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对善的追寻,建立‘新人类’。这必须透过革命的社会转化,透过权力的运作,是从乌托邦里进化的结果。。。。。为了要创造一种新的人类,为了要消灭过去,建立一个绝对正义的社会,第一件事就是要毁灭所有活着的人类,因为他们多多少少被过去的社会所腐化。(例子:柬埔塞的波布,红色高棉时代)

僧侣:。。。这种类型的乌托邦不是根据人性特质的发展而建立。它们的问题是,就算它们主张平等主义---好比说财产的共享---人们很快就可以找到方法绕开这些理想,而掌权者也很容易就会把权力转移成压迫和利用自己‘同志’的工具。

哲学家:。。。。这些乌托邦式的政治制度,在实践上是失败的。它们的失败,以及道德扫地,就是二十世纪最主要的事件,也就是我认为西方文明在非科学领域上的失败。社会改革的原意,是要取代道德改革,但结果却制造出了一场灾难。


神权主义也是另一个乌托邦,想靠神权政治改造这个社会,后果如何?我们需要以身试法?

2 comments:

  1. 相信神权主义下存在的乌托邦,必为数不少,在崇高宗教的原则笼罩下,只能俯首赞许,不能仰首违背。

    ReplyDelete
    Replies
    1. maileng-maileng.blogspot.comMay 14, 2014 at 8:49 PM

      胆敢对伊刑法呛声的穆斯林实在太少了。只能说国家的宗教教育太成功了, 成功塑造新一代默守成规, 不敢质疑权威的穆斯林。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