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9, 2012

揍人是俺的方式


 
不,我不是说我们劳苦功高的人民保姆,也不是说我小时候,老在街上溜达的疯子。据说那男人在二战时候疯的,不穿上衣,戴顶日本帽,穿迷彩裤,还有高筒靴呢。我甚至看过他手里有把巴冷刀(吓死人)。皮肤晒得古铜色,嘴里喃喃,不知说什么。喜欢怒瞪来人,我们做小孩的,一见他就闪,家狗一嗅到他就狂吠。我家后面的一个马来妇女收留他,让出间小屋给他住,害得我们得忍受他日日经过家门。

这个巫裔疯子,恶意外露,可从没听过他真打人。

接下来我讲的是一个fiction,可别太认真。
 韩剧《宫》剧照


每次听闻密斯特进gong去,我们在办公室里总要为她担心。想象密斯特驾着她的笨蛋傻瓜停在富丽堂皇的gong大门,跟守卫打交道,我又忍不住好笑。进到gong里的车子,有那么烂过的吗?

喔,我们当然不是做见不得人的工作,不,不是脚底按摩,而是拿针筒去扎人。

说来话长,悠悠也横跨好几年光阴。本来是提示医生的活儿,他不知怎么攀上gong 里的人,做他们小毛病和体检的医师。我想八成是酒吧里建立的契机。提示医生洋派得很,会夹band唱歌。

提示医师喜欢把gong主人的样本送给我们做,或许因为我们规模小,嘴巴密,当然也可能我们的功夫较可靠吧。(失误会要命啊!)

密斯特从来就是可依赖的人,她做事全力以赴,勇气可嘉,交际手腕八面玲珑,让人如沐春风。提示医师患癌死后,轮到弟弟佐医师接手。佐医师是个老滑头,他不敢自己扎针,却逼密斯特从我们处安排人进gong去取样本。

佐医师不仅滑头,也凶神恶相,给大家很大压力。密斯特问过我去不去,我本来技术不错,来新山之后升管理层,没有日日锻炼,久了难免生疏,未免不保险。扎普通人两次还好,扎gong里的人两次,除了挨巴掌,搞不好害死我们通通列入黑名单。

后来密斯特自己去了。每次我都担心她带着红肿的脸颊回来,可是她真是有一套,每回都轻松愉快地回实验室。佐医师更理所当然,每次有需要,就来电命令密斯特去。

除了gong里的主人,接着密斯特也去扎gong里的少主。她回来分享那尊贵的如何跟她谈天,他叹道:“看来别喝那么多酒比较好。”听起来特别搞笑。爸爸是老虎,儿子是偶尔撒娇的小老虎。

密斯特有一种吸引人对她倾诉心事的魅力,男人特别喜欢跟她聊他们的弱点。也许是因为她常拿针扎人,很多人觉得她带着一种南丁格尔的气质。密斯特善解人意,幸而不是尤物,否则下落堪疑。

gong主人多病,前一两年过世,小老虎扶正。老主人气势强悍,公开打过某教练(唉,某年的头条新闻,细节都忘光了),甚至更厉害的,高球棒揍X一个球童(M医生就此乘机搞起权利斗争。。。)。。(尽在不言中)那是陈年旧事了。

gong主可没忘了继承父亲的优点。之前有没有揍过什么人,没有让见报,公众就不知。这次几个倒霉的洋人在某小岛碰见他,受邀一起喝酒,据说不懂礼貌冒犯了他,下场是被揍得脑震荡。人家的爪牙很厉害,省下主人的力气,甭亲自打得手疼。

外国人吖,他可没忌讳。霸气媲美楚霸王。

扶正之后的三把火,会不会更胡乱烧,殃及无辜?像密斯特这样高风险的工作,实在令人担心。幸亏佐医生早早也患癌仙去了,诊所易主,密斯特不用再进gong里去。天佑我也。
 

6 comments:

  1. 噢噢,千万别对号入座,我只是说一个fiction啊!

    ReplyDelete
  2. 宫里人穿的衣服都是好看的,除了小孩觉得不好看。我是说韩剧“宫”的剧照。。。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嗯嗯。蛮好看的,我觉得,我那时好喜欢第二男主角。后来发现现实中第一男主角涉毒,整个人显掉。

      Delete
  3. 你的“宫”又有续集咯……
    不过很佩服有人敢挑战。
    不错!不错!

    ReplyDelete
  4. 方才乾隆下江南,劳师动众的,还是不甘寂寞啊。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