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5, 2011

华盛顿的计程车司机

华盛顿火车站。

2009年在华盛顿短短数天,我只乘过两次计程车。一次是黑夜里从旅馆到火车站(或相反方向,忘了),司机接过钱后,朗声问道:“你给的小费只有这些吗?”我先生还讲了keep the change。然而那个change很少。

我们错愕了一下,不知他是玩笑还是生气。我们一时忘了美国处处都要小费,而且通常给15%之多。除了纳入账单的服务税,大马很少地方还需另给现金小费啊,真是谢天谢地。

在码头的街头表演者。凉风飕飕中弹跳力十足的热舞,觉得他们不错就赏点钱。


另一次碰到的司机也是非裔,不同与常在电视、电影见到的当地黑人,他瘦小而且没有剃头,说话有一点口音,也许才来美国不久。(我去的两个地方,华盛顿和纽约,碰见的非裔都很高大。)

我们共有四个人,一个印裔,古纳,和三个华人,打算乘火车到纽约做一日游,天还没亮就出门了。

这个司机问了坐他旁边的古纳:“你们从哪国来?”他的声音很轻。古纳告诉他之后,还想提一提新加坡免得他无头绪,他居然晓得,说:“在东南亚?你们是穆斯林国?”

我先生抢答,“伊斯兰是国教,但是非穆斯林是自由选择宗教的。你从哪里来呢?”

司机答Ethiopia,我先生愣一下,想不起落在世界那一角。我低声用华语提醒他,是赤道国,非洲国家吧。我们四人之间交谈的时候,就用英语。不过天色黑黑的,大家很静。

后来司机又轻声问身边的古纳:“你是印裔?”想必听见我和先生之间非英语的交谈,他又问古纳:“你会说native language吗?”古纳尴尬地笑说父母还会,到他就不会了。

然后,从斜后面的角度,我刚刚好就瞧见了司机先生一抹很意味深远的微笑。后来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一个司机会问这样深刻的问题?他看起来不简单,是难民身份、饱学之士做兼职吗?或者是我多心。

后来古纳随便给了他一点钱做小费,问他可以吗?司机摇个头做无所谓的样子。

真人不露相。

5 comments:

  1. 我喜欢真人不露相这一句!v

    ReplyDelete
  2. 听说纽约的很多出租车司机都是有文学博士抬头的。

    ReplyDelete
  3. 小桥,
    总结啊总结。

    施乐遥,
    啊?考到博士当出租车司机?像bar tender,卧虎藏龙啊?

    ReplyDelete
  4. 偶然看到你的博客, 因为我就住华盛顿, 感觉挺亲切的, 这里80%的出租车司机都是Ethiopia的,而且都已经来美国很多年了, 这点我也觉得有点神奇.

    ReplyDelete
    Replies
    1. 匿名,欢迎来自华盛顿的声音。
      原来如此,是外劳之类的承包吗?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