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9, 2011

我有一个梦


马丁路德金有一个人人生而平等的梦。我也有一个梦,私己得很,还要靠别人来完成,不是我自己去做,所以名副其实为“梦”。

我梦想儿子还没中学毕业之前,由他们爸爸驾辆车带着,环绕半岛一周。

到上海观看世博会前夕,由先生的表哥嫂招待晚餐。表哥从新加坡腾升到上海,当国际保险公司副总裁,全家都搬去了。听他说太太孩子们都适应得很好。

这个表哥念中六时,搭便车绕半岛,他个性很强,等不得人,所以决定独自悠游,勇敢得很。到乡村需要免费住宿,他把《模范学生》奖状拿出来疏通,总也万无一失。先生听了叫道:“怎么当时我没用这招?”听得我乐了。

我先生大一假期时,也效仿表哥不花钱搭便车绕半岛,不过有学弟结伴,多个胆儿。途上碰到很多有趣的故事,先生特地弄了一本厚厚的相簿记录起来。后来没能走完一圈回到家乡,留点小遗憾,因为最后一站之前,被我打岔了。我在吉隆坡出了点小事,对着电话哭,先生只好提前结束来找我。我那时真是幼稚。

先生总是以善待人,及先信任对方的善,我相信源自年少时接受过很多人的帮助。绕半岛时,不同种族的大马人都帮过他了,其中有警察、罗里司机、小贩、、、市井小民反而多。

在饭局上我问上海表哥:“那你让儿子们尝试去hitch-hike吗?”他马上答:“没有,没有,现在我们心疼了,舍不得。”桌上的老人们连忙同意,是咯,现在这样很危险。。。。他三个儿子都念上海的国际学校,是未来的世界公民了。

我却心鼓鼓地希望儿子们有这样的“成年礼”。不过,他俩很呆,我也是怕会出乱子,然而爸爸肯带着的话,就完美了。重要的是,沿途父子仨相濡以沫,父亲传承社会经验给儿子。

为什么需要出走呢?平时家居生活中不能学习吗?

出走,离开舒适环境,去面对顺境和逆境,观察体会、适应解决,或许可以启发儿子的思考,开阔他们的心胸。走在自己的国土上,看的是城市以外的生活,离开的是刻板的偏见,从假象中见识真实。我觉得老大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偏见了。

老幺听了喊:“妈咪你也要跟!”不,我不去。在妈妈缺席的情况,让他们学习打理行李、收拾、安排餐点,还有直接跟爸爸交流,交换想法,爸爸也不能惯性的转头只参考我的意见。当然三个男人,租房简单也便宜得多。最好是住那种小镇上简陋的老旅馆,风扇咿咿呀呀转,木楼梯咯咯响,蚊子嗡嗡绕耳飞,体验一下。别想住冷气泳池的大酒店,当然呢还有借助朋友的家。

就是那种guys 之间的father and sons的旅程。咱们还不够吴祥辉的水准,有能力陪儿子走中国大陆,那就先从自己家甘榜开始。就如非洲土人爸爸带儿子第一次去沙漠狩猎,出门时儿子跟在后头,脚步惊慌虚空;回来时即使肩上没有背着猎物,儿子的脚步却比较稳健了。

先生听了哦哦带过,顾左右而言他。这个老婆顶天真的,想隔岸观火,就一张嘴巴。要休假好几个星期?还有他的背痛怎么办?

所以我预先几年的时间来慢慢,慢慢等他良心发现。

请问,我们还能牵他们的手多久?

10 comments:

  1. 我儿子20岁那年在美国越州骑脚车走了二千多里,五个星期我在这里担惊受怕,他没有告诉我的是他差点被龙卷风卷走,被黑人勒索,在荒山野嶺中露营.....,后来知道了,还是冒冷汗.独自背包,其实并不安全,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

    ReplyDelete
  2. 我也想這麽走一囘啊。

    ReplyDelete
  3. 夫人,骑单车两千公里,你儿子帅呆酷毙了。

    玫瑰,这阵子怎地消失了?你赶快策划行程吧,以后没时间了。如果你打算骑单车,我会送你。。。一个水壶。

    ReplyDelete
  4. 我一直痴痴的等,想甩掉他们的手很久了!:)

    ReplyDelete
  5. 亲爱的M姨,

    如果3个男人出游,3个艳遇,各有所获。。。身在新山的M姨,怎么办才好呢?

    阿包


    P/S:酒家的诨号是M姨所取,总该有点混帐思维吧?!

    ReplyDelete
  6. maileng,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ReplyDelete
  7. 普普,到底说出心底话了喔!男人很不可靠哟。

    亲爱的阿包,如果他们仨遇上艳遇,那我可要替那三个瞎眼的姑娘哀吊。您看两个乳臭和一个腰力不好的阿伯,有什么幸福呢?

    cindy,同上。

    ReplyDelete
  8. maileng姨,话可不能这么说,幸不幸福可不是看阿伯的腰力,最主要的是他的财力,君不见白阿伯娶了个美娇娘。不过你倒让我思考他的腰力是否还好。

    如果他们三出游了那你孤独一人做什么好?

    ReplyDelete
  9. 小桥,
    总是要放飞的吧。对阿伯呢我就向古学习,找个贞操袋,钥匙我拿着。
    剩下我自己正好去改头换面,变美娇娘来吓他们。

    ReplyDelete
  10. 我喜欢你那最后一句:变美娇娘!举脚支持!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