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0, 2011

如何投票?

我的意思不是指技术上的,而是如何做选择?

跟师范大二的外甥女提快到来的砂州选举,她有好几位砂州同学,虽然还没到投票年龄,不过我好奇她们会投哪一方?

外甥女一脸茫然:“我们不是只能投国阵么?”

她的意思,当教师的是公务员,公务员不就应该支持当政政府,即国阵。可以有其他选择吗?

我愣住。是吧,潜规则是这样的。公务员不能做反政府的事,但投票也只能投执政党?当头棒喝的是,从我自己大专时代到今,年轻人的思维,特别是政府体系学院的学生,好像没什么长进哦。温温顺顺地领了学位,安安分分地考高分,合合作作地支持政府,政府乃权威也,听话吧。

问题是政府不等于当政的党派。潜规则不等于法律。

我念头一转,告诉她关于她外公(即我家翁)的故事。老人家常常把到退休无法升职做校长的原因,怪罪于表明反对国阵的立场,因为督学、校长们都是马华份子,所以他被排斥。老人家是公开地反国阵的,他心口一致,说话不遮遮掩掩,同事亲属上司下属,通通都知道。不过他不肯为了小恩小德,虚与委蛇,违背自己的言与行。

普遍上,公务员的认知是这样,不过,投票不是保密的吗?公务员投票过后,害怕被秋后算账吗?还是甭等算账,先自我阉割?公务员之间有很大的白色恐惧吗?决定升迁的大权牢牢地扣住公务员钩选票的手吗?

最后小女生有没有从我们无意识的谈话中吸取什么道理?没有,我的话不是前后矛盾吗?我似乎再加强她的印象,不支持执政党,就很难从竞争中脱颖而出,得到好处,如留学奖学金、本科后的深造、升迁加薪的机会、回家乡上班的空缺等等等。我没有给她一个简单的答案,是或否。

搞不好,她母亲会抗议我“教坏”小孩。身为教育界成员,姑姑总是欲言即止,不碰敏感课题。

下一届国家大选,小女生应该遇不到,所以还有几年的时间让她慢慢思考,这些事,真要她自己去碰撞,衡量,平均,思考;只要她能从大人(包括父母、祖辈、长辈、教官、学长、亲朋戚友。。。)众说纷纭的意见中,理出自己的想法,从听话转成不听话,已是长足的进步。

突然没有其他时间更希望《我的宪法》运动能普及大马各个角落。两三个人推不动,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就可以撼动了。

10 comments:

  1. 从这件事,我们看到了公平口号底下的阴谋,潜意识的认知多可怕!

    ReplyDelete
  2. 來,讓表舅舅洗洗她們的腦袋

    ReplyDelete
  3. 哈~~~我们这边还真的是闹哄哄的……
    刚才原本要去听个公开演说的,但是交通堵塞到几公里外,没去成。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呐!可是昨天看到一篇报导,老实说,我觉得那是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maileng姨,你不问问我投谁?

    ReplyDelete
  4. 唉哟哟~~~M姨好像没投过票叻~~~投票几时有秘密过?官员们一边念出,一边检查身份证号码时,另一官员就即时在选票票根上,写上了身份证号码。

    回去时,把两个号码输入电脑,嘿嘿。。。


    阿包

    ReplyDelete
  5. 没有秘密的咩?就算在白色恐惧的潜意识底下,也要自我作主的投下神圣的一票。。。我光明正大拿某党的车马费,投的却是另一个党,年年如此,还没有人敢拿着枪指着我说:不能给你,我们知道你投给谁!

    ReplyDelete
  6. 亲爱的阿包,
    阿包想讲什么呢?
    1.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先顾好自己?
    2.阿包是既得利益者,保持原状政府最好?反正习惯了,反正你有另外出路?
    3.阿包在美国修过法律、哲学,对美国的民主理解通透,现在想跟年轻的选民说什么?难道是国情不同吗?
    4.其实现任政府有什么不好?不是马照跑吗?
    5.阿包会怎样教小包?

    ReplyDelete
  7. 夫人,比起公务员,我们勾票的时候,轻松多了。

    表舅舅首次光临,来不及备好红地毯。您没给过我红包,扯平呗。
    题外话,原来很多西海岸私家医院的专科倾向公正党的,安尼哦。

    小桥,我当然很想瞄瞄你的选择,但还是不要晒票吧。首相打算长住到投票日,把白毛主持的矛头抢过来叻。怕老伯伯碍事哦。

    普普,呵呵,我们小市民,地位卑微啦。

    ReplyDelete
  8. 可怜老伯伯,被公开威逼下位,但不懂会不会讲爽。
    惨的是有些地区派个黄毛丫头撼大树,不懂能掉下几片叶子,倒是先让手握茉莉花的人头疼,选不选好。

    ReplyDelete
  9. M姨连珠发炮,让阿包使劲左右闪避,扭到了腰。。。M姨要赔偿!


    1.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先顾好自己?

    阿包:唉~~~一言难进呐。。。(请让阿包去敲木鱼先。。。)


    2.阿包是既得利益者,保持原状政府最好?反正习惯了,反正你有另外出路?

    阿包:阿包哪是既得利益者?冤枉啊,M姨大人!阿包的另外出路是叫做“黄泉路”。


    3.阿包在美国修过法律、哲学,对美国的民主理解通透,现在想跟年轻的选民说什么?难道是国情不同吗?

    阿包:阿包的法律、哲学是用来唬人的。“民主”不是社经发展,幸福指数的万灵丹,却是操弄中上层民情的特效药。


    4.其实现任政府有什么不好?不是马照跑吗?

    阿包:现任政府不好,不给我生存空间,害到阿包整天要跑去上海卖笑。


    5.阿包会怎样教小包?

    阿包:阿包会教小包要学林肯,不要学林肯智去打人家的鼻子!

    ReplyDelete
  10. 小桥,突然记得一首诗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现在他很惨,但他A钱的时候,可是完全不眨眼。

    阿包,就知道你会以几招散手,四两拨千斤。好啦,如果我打算寄撒龙霸膏药给你贴后腰,你也不肯告诉我姓名地址,所以算了。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