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1

念劍橋的亲戚


2009年在中国有《哈佛女孩刘亦婷》事件,掀起了风潮,举国上下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都买刘父刘母写的书,搬碗照煮,希望复制人中龙凤。刘亦婷是中国学生,从小家里重点培养,高中后考进哈佛,光宗耀祖,也成了中国小孩的偶像。

在书局看到新书《不分东西》,作者闾丘露薇说起这事,提起另一个考进哈佛的状元,毕业后留在纽约的商界,成为众多庸庸碌碌上班族的一员。是的,收入的丰盈是保证的。作者的意思是明显的,除了进入高收入阶级,状元们还可以做什么吗?(不然枉费大家如此高度炒作?)

如果青年是优秀的,我们对他们的期待更多些。我们期望他们能推己及人,改善身边的社会,做有担当的领袖。如果优秀生止于独善其身,不屑兼善天下;知识分子不屑仗义执言,对社会怪相噤声,上下阶层一起沉沦,优秀生的生活环境也会退化的。因为现代实在没有鲁宾孙生存的环境了---当然他们可能首选是另一个居住环境更美好的社会。

我有个亲戚的儿子,从小到大没考过第二名。中五会考刷完全部A,申请到不知是剑桥或牛津。这样聪慧的年轻人,偏偏很好运的,虽然家境富有,然而他轻轻松松得到国家奖学金,赴英国留学去也。完全甭查证家庭收入有没有低于若干。

他家有钱,父亲把房子建得嚣张,甚至被公正党列入党报,与一间平民铁皮屋相提并论,谓之“巫统的朋党之豪华房子vs城市里普通人家的房子”。他父亲白手起家,身家大跃进是拜与巫统大卡合作承包政府计划开始。都说了,最好赚的钱是政府的钱(特别是我国哪),相比起来女人的钱太小卡了。

听说我家亲戚快毕业了,还没毕业已经在新加坡找到工作,他念工程的。然后国家的奖学金是送的,他不需履行任何回国服务的合约。这样的人中龙凤当然可以自由身,择善而居,找对他本身最好的环境,累积自身的弹夹子。听者不知该有何感受?是羡慕还是生气?或认命?

不过也有可能我们国家实在没有他所研究的高端技术,所以没有他提供服务的机会,不是他不肯回国。这常是我国败给新加坡的大大因素。

那我们可不可以期望小伙子会像潘俭伟?领新加坡奖学金到牛津念书,回来新加坡设立商务咨询公司,上市后卖掉回马加入行动党,献身大马政治,挤进国会做国阵的眼中钉之一。



。。。。厄,本质上很不一样,我真是傻B

4 comments:

  1. 潘俭伟是我喜欢的政治人物!!没有第二个了,聪明能干有理想也替我们实现理想,虽然很难。。。。

    ReplyDelete
  2. 回不回国,他们是理直气壮的,国家的问题,不是他们的问题。

    ReplyDelete
  3. 非一凡,他是令人瞩目的,希望他常常顺利。

    普普,有些人啊,就是走狗屎运,投对胎,选对路。留在新加坡也好,万一大马局势有变,他家不再呼风唤雨,他们还有去路。

    ReplyDelete
  4. 有钱人继续有钱,穷人继续挨穷就是这样。
    我的贷款还清了,还好;我妹妹还在抗着;我哥哥……不懂开始还了没。
    就叫你们吃饭不要叠盘子咯……不久欠债篓篓咯……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