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鞋与同学

许知远在《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书里,收集一篇关于拖鞋的文章。他写大学校园与拖鞋的关系,说道:“愚蠢的人无法理解拖鞋对于大学的重要性,更不会欣赏那种动人的声响(拖鞋蹭地的声音)。”

一下子把我的大学回忆全提出来了。

我不清楚,现在的大学生还可不可以在校园内穿拖鞋趴趴走?

在我的年代,即使上身穿着得体的长袖衬衫和西裤,脚上吊儿郎当汲着,要掉不掉的,还是自由无比的人字拖,而且是最廉价的蓝白日本拖。不知由谁开始如此冲突的穿着,从时装的角度来看,实在恐怖。当时的男生还没流行及膝裤,基本上不算热带风,而是半束缚半舒服的体制混合自由派。

女生也还没流行短裤,非穆斯林最大的尺度,是迷你裙。即使穿着飘逸的过膝裙,随风摇曳,脚上蹭的也是厕所拖鞋。 那个时候,我们多么前卫,深明最高学府所代表的自由思想,精神上登峰造极,跟社会普遍上刚从赤脚进步到以鞋保护脚底(当然从拖鞋开始,不可能马上就是皮鞋!),其实意义上是互通有余的。而且,露脚指完完全全是地道本土的传统风俗!

当然,这不是全貌。大部分的“读书仔”道貌岸然,上课时候还是正经八百地一双球鞋。大家闺女则平底布鞋或合成包鞋,误踏水洼没干透,味道简直杀人以无形。

许知远说拖鞋在大学生之间流行,是一种情意结。然而,我觉得那时我们的大学生爱拖鞋,最大的原因是穷,第二是懒惰,第三才是随性。

念书念得几乎断气,才考进知名大学,却在校园内日夜露出脚趾,不遮掩没有修饰的指甲和脚毛,难怪大学管理层要生气。我踏入社会不久,就听说我国北大生不准穿短裤,工大生需要扎领带了。

大学生的思想水平够不够世界级,那跟大学里,有没有足够的自由空间有关系。自由空间跟法令当然有关。思考能去到多远,当然跟行政的蛮横有关。一双拖鞋亮相的机会,足以曝露学生的脑袋囚在多大的笼子里。

这个话题,太多人讲过,再说没意思。倒是有一件小事,比较有意思。

今年六月假期,我的老同学办了聚会,大家从各地返家,集聚在乐浪岛度过美好的三天两夜。很多同学都是单身赴会,只有几位带上家人,包括我,一家四口全跟来了。

只身来的同学,没有另一半瞪着,有喝或没喝几杯酒水,没一下子就人来疯。好不容易跟老同学碰面,很多很多是几十年前分开后,这才见上一面,额外感慨激动。我们从一年级开始就同校的呀!哈比人在我身边,如强力灯泡,没什么人有兴趣趋前跟我叙旧,或邀舞。

第二天早上有节目,乘船到不远的海洋公园浮潜,大部分的同学都来了。既然是一伙的,我们下了船,就集聚一起,把衣服拖鞋随身物共置在几张沙滩桌上。想当然乎,没人是赤脚来的。

近午傲阳几乎晒融肌肤的时候,船长召唤大家回去。我们从海里回到沙滩,打算在公共浴室冲洗一下,然后收拾回船。四人的拖鞋都放一块,哈比人却发现他的那双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所能想到的地方,它们就是凭空消失。

酷阳下,滚烫的沙滩、码头、甲板和泊油路, 没有鞋撑底,哈比人如跳蚤,艰辛又狼狈地,才回到房间。

这变成一个无头案。鞋子跟同学们的一起放,小偷不偷别人的,就偷这一双,由甲州一家酒店送的廉价旧拖鞋。 难道有人提早就留意我老公脚上的拖鞋,想跟他开个玩笑?

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呢?是冲着我来的么?那些很大胆的女生不会挑我来玩,因为我跟她们不太合拍,而且要玩也该偷我的。

幕幕往事重现,不禁失笑。年少轻狂,我没干过亏心事,没害过同学,除了。。。高中时期,同班同学幼稚又刻骨的情愫吧。 真相随浪花消失南中国海,没有浮出的一天了。我只能暗地里独自莞尔。
爸爸的拖鞋神奇地消失了。

Comments

  1. 车里都有准备一双拖鞋,出去走走让脚下虚荣后,上了车就让脚下在拖鞋解脱。

    ReplyDelete
  2. 把姨丈推给那个穿得最少,最会爹,最sexy的那个,M姨不就可以招蜂引蝶了咯!

    有米有猜想过,是姨丈把电话号码写在拖鞋底下,在刻意留给那个女生的?

    表打偶,阿包鸡到阿包坏。。。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的女同学之中真的有个会穿比基尼的嘢!至少几个穿很紧的热裤,看了会流鼻血!会坐在男同学的大腿上逼捐!
      我望尘莫及,几千公里那么远。。。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