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的“传奇”

“百分之九十卖给开发中国家的武器,是由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所贩卖的。这些国家一直声称他们愿意推广和平,而法国和美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自称是人权和民主的泉源,这简直是猖狂的伪善。事实上,他们推广的是大规模的战争。

。。。。世界上最大的一家地雷制造商就是飞雅特(Fiat)的工厂。现在地雷全部是用塑胶做的, 真是奇迹般的进步!现在地雷没有任何金属元件,所以无法侦测。飞雅特公司的董事会和股东持有者对他们的产品应该会感到骄傲,因为战争结束后有那么多的妇女和儿童,会被他们所制造的地雷炸死。或许飞雅特可以进行下一笔生意:替幸存着制造义肢,这一定可以赚很多钱。

。。。。英国的皇家法令公司和美国IBM同样为这一批地雷制造零件。当然在法国也有许多工厂在制作武器。真可惜这些公司不能满足于只卖汽车、电脑等等。”

《僧侣与哲学家》里父子对谈之中,提及世界武器制造商的面目。(249页)

而戴安娜前王妃反地雷的形象如此感人,面容姣好的戴妃慰问黑肤色的缺腿小孩,标题打上抗议地雷运动。(安哥拉,1997)
可这样的扑光率和提醒,是不是杯水车薪?(取自daily mail.co.uk)

对于战争,大多数人类从来只有束手无策的机会。而照片中的女孩,又是如何在战争的伤害中自处呢?

有时在电脑荧幕前或电影院里喝可乐吃爆米花的我们,会不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面子书以外的世界,有时残酷得非我们可想象。

2004年9月10日发表的电影,《会飞的海龟》(取自豆瓣)
 
匪夷所思的世界,身为界外的大人,无法理解这个难民营里,同为大人的思路。几个别村的长者站在山坡上对小孩们呐喊:“喂,那我们境里的地雷怎么办?你几时派人来清理?”

身为孩子王的卫星宛如一个领导,指挥者数个残疾的小孩去做这个工作。邻村的领导又出声:“这些孩子可以用的吗?他们没一个是健全的,都少腿少手的。”

卫星打包票:“没有比他们更好的了,他们已经没剩什么可失去的。” 因为残疾,所以才更搏命,更勇敢,才可以拆更多地雷。

我以为孩子是“明天的希望”,是普遍性的,不论种族国境的。在这个战区的孩子却以拆活地雷,捡弹头挣钱过活。这群孩子中众多的畸形手脚和拐杖,如针扎进眼里,不忍久视。

悲剧以最不矫揉造作的形式徐徐道来。孩子们没有一丝的苦难悲容,即使撑着拐杖,依然满山坡飞快地奔驰,追逐他们天然的嬉戏乐趣。努力拆地雷换钱,食物有着落之后,工作的同事还是玩耍的同伴。生存之外的命题,谁理得着呢?

卫星以一个工头之势安排着难民小孩的生计,跟武器商贩论价,协助村里一切跟科技有关的活儿,如竖起卫星碟盘接受电视频道。然而他跟我们家里的15岁男孩一样,也会对美丽的女孩倾心。 然而啊,面容洁净的红衣女孩,带着无法稀释的抽离,眼神没有任何神采。

她背上的弟弟,原来是被兵士强暴后生的儿子,13、14岁的妈妈和2岁的宝宝。 小母亲皎洁的眼睛,永远不肯正视自己的瞎眼儿子。并且三番五次故意弄丢小宝宝,让他突然走失,希望他失踪,还自己和宝宝一个自由,一个未来。

扭曲的心态在小心脏里膨胀,后来,宝宝的小舅子,她有预感能力的无臂弟弟,预知美军将进攻,营里的人都走了,他们却还留着。小舅子坚持要带上宝宝一起离开,姐姐却反对。某个早晨小舅子梦里看到宝宝浸在河水里,姐姐临崖往下飞翔。

预知都是悲惨的,但也是真实的。在战区风暴眼中心的小朋友,如狂风中的芦苇草,不能自己。

Comments

  1. 是悲惨的,在悲惨中听天由命,在悲惨中束手无策,只有更悲惨......

    ReplyDelete
  2. 也期望他们不需受如此大的打击。可是事实证明, 往往是他们最受伤害。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